不管對郭小洲還是宮加力來說,這的確是個好訊息。

三天前,康大油田某油田區塊合作項目無聲無息的展開招標活動。原本隻有京力能源投資公司一家競標,但突然間殺出了一家開來能源集團。

開來能源的這個突然襲擊對於冇有資金,冇有技術人員,冇有團隊,在與康大油田“合作”前冇有任何經營活動的一個空殼公司,無疑是摧毀性的打擊。

相比京力能源,開來能源集團是西山省的實力企業,經營範圍橫跨能源煤炭化工產業,既有資金,也有相關技術團隊,而且開來投標的條件也比在香港註冊的京力能源高出許多。

按正常程式,理應是開來能源中標。

但是,康大油田卻擅自修改了資質稽覈條件,事後以開來能源的資質審查報告不合格為由,取消了開來能源的中標資格,京力則以候補身份中標。最終違規取得了康大油田某區塊的合作開發權。

這本是郭小洲和宮加力意料之中的結果。

他們唯一不知道的是,康大油田和鐘翔會使出怎麼樣的暗盤招數。一旦對方出了招,就等於獵物墜入陷阱。

宮加力早就帶著一個行動組進行了周密的部署,在中標結果出爐後三天,經濟犯罪調查局立即出手,逮捕了康大油田一位副總,一位總工程師,外加評標委員會一名主任。

根據宮加力透漏出來的資訊。這次評標和暗箱操作將挖掘出大批蛀蟲,同時,也對鐵板一塊的Z石油發出經偵總局最有力的聲音。宮加力的名字將傳遍華夏高層。

不管鐘翔最後的結果如何,他如果操作“得當”,也許隻受點小牽連;如果操作“不當”,連自己都會陷進去。

當然,宮加力新官上任這一炮,不僅意味著他在經濟犯罪調查局的地位穩當,並且擁有話語權。同時也展現了他的勇敢和謀略,在高層領導心中留下烙印。如果再有什麼需要攻堅的大案要案,宮加力在Z石油的突破獎為他加分。

還有個優勢,是上官奇所在的開來能源集團和甘涼海外的明理集團打開了油田開發的缺口,在未來的能源開釋出局中,寫下了濃筆重墨的色彩。

有了這個合作項目。至少郭小洲不欠甘家。甚至和甘涼帶給景華的六千萬美金農貿大單相抵消。

得知這個訊息後,郭小洲馬上給鐘小京撥打電話,讓他關注下鐘翔這幾天的動靜。不管鐘翔手段多麼乾淨,或多或少都會受牽連。如果鐘小京在這樣的優勢下,還不知道怎麼戰勝鐘翔,那麼郭小洲就真不需要一個這樣“無能”的“合作夥伴”。

在前往老師家的路上,上官奇和魏格生連續打來電話。

甚至還有甘涼的一個電話,他在電話裡親自表態,甘理文隨時都可以前往景華考察並簽署一份農貿合同。

郭小洲告訴甘涼,景華方麵將在這個月底召開一個“上石豐綠色生態經濟園區投資推介會暨項目簽約儀式“。

甘涼心領神會,表示接到邀請明理集團就可以動身赴景華。

電話完畢,車也到了程力帆的家門。

郭小洲讓司機池大海先送韓雅芳回景華,他會在明天早上自己趕回來。

韓雅芳和池大海幫郭小洲拿出行李後,便開車離開。

郭小洲帶著曲矛和周潔雯送給程老的禮物,敲開了程家大門。

…………

…………

在郭小洲心底,他這輩子最感激的就是程力帆。

可以說,程力帆把他當成兒子般給予無私的愛。他的幾個師兄之所以在這個現實的社會裡對他這樣好。全拜托他關門弟子的身份。更重要的是,程力帆對幾位高官弟子無慾無求,偶爾一點小禮物他可以收下,禮物重了全部退回,還得批評一通。

這樣下來,弟子們對老師無以回報。

最終的回報全落實在郭小洲身上,誰讓他是老師的最愛呢。況且,老師明裡暗裡也同意他們的做法。

有一次,羅運升很直白的說,老師如果再年輕十年,依舊是那個講原則的倔老頭,就絕對不會同意師兄幾個給予他這個師弟資源的幫助。因為老師老了,人一老,心就容易軟。

他內疚的是,他一年到頭,前來看望老師的次數極少。要麼順路,要麼有事相求。

陪老師吃了碗麪湯後,郭小洲告辭離開,搭乘一輛計程車去了某個茶室。

成剛早他一步坐在茶室內,看到他,笑著伸手,示意他坐下。然後親自為他倒了一杯雞湯般色彩的紅茶,“我聽你嫂子說要讓雲飛擔任縣委辦主任?”

郭小洲先喝了口茶,笑著說:“代理。“

成剛肅容道:“他的性格不合適擔任辦公室領導工作。”

“冇人天生合適這個位置。”

成剛笑著搖頭,“你不會還要把他推進縣委常委序列吧?”對這個小舅子,他的看法已經根深蒂固。

郭小洲見成剛很認真,不再開玩笑,解釋道:“正因為他的性格比較散漫,協調能力需要加強,細緻的工作能力也欠缺,所以我才把他放在這個位置上磨一磨。如果他能堅持三個月,我就下放他去基層,考慮給他個鎮長或者書記乾乾。”

成剛恍然大悟,又挑了挑眉頭,“鎮長已經是拔高了,書記,他還得修煉幾年。”

“剛哥你多長時間冇見過雲飛了?”

“好像春節後就冇見過……”

郭小洲笑著說:“士彆三日當刮目相待!現在的他不是以前的徐雲飛了。”

“是嗎?”成剛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轉移了話題,“你送來的申請成立上石豐經濟開發區的報告好像送錯了人……我既不分管農業,也不分管開發區。”

郭小洲壓低聲音道:“我建議您拿下農業項目。”

成剛盯著郭小洲的眼睛,“農業項目是陳副省長分管的……”

“我聽說陳副省長對交通和通訊非常感興趣。“

成剛眉頭再挑,作為非常務副省長,他的分管工作有交通、通訊、內貿、質量監督、藥品監督、安全生產工作。在六名副省長中,分管的工作和權利靠後,其中稍微拿得出手的就是交通和通訊。如果去掉這兩個分管工作,他的權利將更加削弱。

不過他相信郭小洲不會無緣無故開這樣的玩笑。

“你的意思是我和陳副省長置換分管項目?”

郭小洲點點頭,“如果能換農口和國土兩項,您就賺了。就算換不來國土,換環保和工商管理也不錯。”

成剛淡淡一笑,“你以為省政府是你家開的,分管工作想換就換?”

郭小洲嘿嘿一笑,“我話是說了,您將來要是後悔,可彆怪我冇提醒您。”

成剛眯起眼睛,“哦!有什麼內幕?”

郭小洲說:“黨的十X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g中y關於製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明確提出了構建四個格局的發展理念——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構建科學合理的城市化格局、農業發展格局、生態安全格局、自然岸線格局,推動建立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產業體係。”

成剛也不急,他等著郭小洲繼續說。

“在這四個格局中,農業發展格局起著基礎性的決定作用。西海又是傳統的農業大省。最重要的是,國務Y將在西海建立一個綠色生態園區示範基地……”

成剛頓時坐直身體,“你確定?”

郭小洲點頭,“上石豐綠色生態經濟園區的報告已經獲得******的論證通過,檔案最遲這個月底下達。而且是全國唯一的試點基地。”

成剛有點兒吃驚,他遠比普通人瞭解農業對這個國家的影響,同時,作為年輕的副省級領導,他的成績和分管工作絕對掛鉤。而當前,交通和通訊固然是火爆行業,但是最容易出問題的行業。也就是說,他在這兩個分管工作中出了成績,理所當然,不會加分太多。眾所周知,這個時代,很少有領導在農業工作上出成績。一旦出了大成績,遠比JDP貢獻還大。

成剛感歎道:“與發達國家甚至發達省份相比,我省的農業落後太多。一是機械化程度低,二是良種化程度低,三是集約化管理程度低……”

“這都不算問題,造成我國我省農業落後的根本原因就是農業生產技術及農業管理技術差。”郭小洲說,“一旦解決農業生產技術和管理技術的問題,西海省農業將得到飛速發展。”

成剛盯著郭小洲的眼睛,“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困難。”

郭小洲笑著說:“我這次去上亥,和上亥農產集團達成戰略合作夥伴關係,該集團具有覆蓋全國主要城市的銷售渠道優勢,對接著大量熟悉市場的農產品經銷商。他們不僅全方位開放銷售平台。還將和綠林集團和經濟園區三方合作,從土地、種植、流通、銷售全產業鏈無縫控製,打造從綠色食品基地到食品安全城市的綠色產銷鏈,有望在我國綠色安全食品領域引領一次“革命”。“

成剛臉現驚容。

“同時,美洲明理集團將帶來一筆六千萬美元的農貿大單,時間跨度暫為五年,而且,上石豐將會與東南亞各大著名調味品食品商家合作,組建綠色生態生產園區……”

郭小洲闡述著他的規劃藍圖。

成剛的臉色不斷變化。

郭小洲知道他動心了,“周其昌省長那邊我去做工作。隻要您能和陳副省長達成置換協議。其實,這個置換對於您們兩位大領導,是雙贏之舉。陳省長的年齡需要短期政績,而交通和通訊恰好是快速出成績的工作。農口方麵則著眼於長遠……”

成剛能走到今天的位置上,腦袋裡不是冇有東西的,他很快有了決斷,“我可以試試看。還有,你這份申請報告,似乎要雲河市審批同意。我問過雲河分管農口和經濟園區工作的領導,他們說,冇有接到申請?”

郭小洲笑著眨眨眼睛,調皮的說:“這幾天會發出申請。我想借這個機會釣釣魚。”

成剛舉起手指,衝他指指點點道:“你小子又想陰人。”

郭小洲一本正經道:“我這個有名無實的市委常委,要想獲得應有的發言權,就靠這個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