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河市委辦公室新上任的副主任紀小筠上班第一件事情,就是提前等候在陸逸辦公室門前。

幾分鐘後,陸逸帶著秘書胡明出現在走廊裡。

“陸書記早!胡處早!”紀小筠笑盈盈的向兩人問好。

陸逸笑著點點頭,“紀主任剛上任,工作方麵還適應吧。”

“有領導的栽培和幾位主任的幫助,基本不需要磨合,可以很快上手。”紀小筠很殷勤且自然地替陸逸脫掉身上的薄呢大衣,跟著陸逸走進辦公室。

陸逸很敏感的發現了紀小筠根本冇提市委秘書長鹹楊的名字,而是稱領導的栽培和幾位主任的幫助。這是個極其聰明的女人。對於聰明女人,可以欣賞,可以使用,但方法要適當,否則,就容易聰明反被聰明誤了。

這一次紀小筠從景華調到市委辦,並不是郭小洲容不下她,而是經過新聞事件後,章慕華篡改檔案年齡的事情曝光,已經被一擼到底。紀小筠呢,和章慕華一樣,同樣落了個賣主求榮的臭名聲。即使郭小洲冇想趕她走,她也無法在縣委大樓裡和郭小洲以及汪自遙照麵。

實際上,是景華容不下她。

在連續去雲河拜見了********陸逸後,市委一紙調令終於出爐。她如願以償的“平調”到了市委辦公室,擔任市委辦排名第三的副主任。

趁陸逸走進辦公室的間隙,秘書胡明小聲對紀小筠說了句,“紀主任早!”

自打紀小筠在景華賓館塞給他一張麵額三千的購物卡後,他們之間的關係便刹那間建立起來。

紀小筠剛到任,給予她幫助最多的就是這個市委一秘。兩人私下裡都以“姐弟”相稱。

紀小筠很善於利用自身優勢,她能看出胡明眼睛裡躲躲藏藏的“**”,對於像她這樣身居重要領導位置的女人,縱然算不得年輕漂亮,但她的身材保持得不錯,臉蛋也冇有多少歲月的刻痕。她是端莊和風騷的兩級。端莊是人人得以看見的;風騷則是私密範圍內的小點綴,是成熟女人的專屬。一般人自然見不到。

風騷與風情、豐韻有關。小女生也許可以風流,但風騷卻是成熟女性修煉多年後散發出的一種酒香。模仿不來,學習不像,這需要時間。花是易謝的,隻有像她這樣豐碩的果實,纔有讓人慢慢品嚐的**。

胡明去年成婚,妻子小他四歲,是市委黨校的藝體教師,是個八五後的小女生,習慣伸出手讓他牽引並依賴他。而紀小筠這種成熟女性更懂得伸出手,她在進辦公室的瞬間,動作自然的輕拍胡明衣肩上的灰塵。動作簡單,但一氣嗬成。讓胡明充分感受“姐姐”般的關懷。

這令胡明的感覺“非常美好”。

三人進入辦公室,胡明先是給兩位領導奉上早茶,然後象征性的打掃下衛生。其實********辦公室的衛生要求是極高的,每天下班後,會有專人清理打掃,早上上班前,市委辦會有專人提前檢查衛生情況。

胡明不過是拿起白淨的乾抹布在澄亮的辦公桌上抹一遍,然後開始向陸逸彙報今天的工作日程安排。

陸逸聽過日程安排,會適當提出一些增減要求,有些人他這次不見,有些會議安排另外的副書記出席等等。

等胡明彙報完畢,紀小筠拿著一份檔案遞給陸逸,“陸書記,這是昨天收到的一份申請報告,關於景華大湯和通寶三縣合併經開區,並組成一個跨縣域的綠色生態經濟園區的申請報告。”

陸逸接過檔案,並冇有翻看。他昨天下午在下麵的區縣調研,但這份申請檔案還是及時送到了他手中,在開會期間,他一直在翻閱這份申請檔案。

說實話,他倒是看好這個新興經濟開發區,但涉及到三縣合作,就會產生諸多問題和後遺症,比如,誰主導,誰出力多,怎麼分割利潤等等,職能部門的架構亦會產生一大批中層乾部,這已經不是一個唐僧肉的問題,而是一籮筐唐僧。那麼即使這個經濟開區項目看好,但後續扯皮麻煩足以折騰死這個看似前景良好的項目。

他當時就產生一個念頭,把這個上石豐經開區收歸到市裡。這無疑是一勞永逸解決三縣合作產生問題的辦法。同時,這也將是極大的政績,一個漂亮而又能產生重要影響的政績。

隻不過,郭小洲把馬和馬鞍都配齊全了,奔跑的草場也有了,他就這樣堂而皇之騎走?以郭小洲的“尿性”,會答應嗎?

如果換彆的縣領導,他也許還能做做工作,示好,許諾甚至給予一定的交換,大湯和通寶縣本身就冇有出多少力,不會抗拒他這個********的命令。

但郭小洲,擁腳趾頭想就知道不可能。

“趙市長是什麼意見。”他抬頭看向紀小筠。

“趙市長暫時冇有表態,他讓先呈送給您批示……”

“哦……”陸逸楊了揚眉,他能從中看到巨大的政治前景,趙衛國冇理由看不到。作為郭小洲的同盟,趙衛國不表態就很令人玩味了。

趙衛國不表態的後續手段有三點:一是他已經和郭小洲取得了一致,他隻是想後發製人;二是趙衛國想先瞭解他的態度,然後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表態;三是趙衛國和他產生了同樣的想法,作為主管全市經濟工作的市長,冇理由不覬覦上石豐這樣千載難逢的創新經濟園區,特彆是對農村經濟的提振和影響力,甚至能在共和國曆史上留下重筆。

“紀主任是什麼意見?”陸逸輕描淡寫問。

紀小筠一邊觀察陸逸的表情,一邊微笑著說:“我覺得這個經濟合作開發區的跨度有點兒大,知易行難……”

“哦!紀主任的意思是不予批覆?”

“但這個項目真的很好,放棄有點兒可惜。”

陸逸沉下臉說:“紀小筠同誌,你講的都是些空話。”

紀小筠是第一次感受到陸逸的官威,她有點兒措手不及,支支吾吾:“這個,這個……我……”

陸逸不疾不徐道:“紀主任!我希望我麵前的工作人員,能在我麵前敞開心扉,暢所欲言,不要遮遮掩掩,說話雲照霧掩的。”

陸逸陡然變臉,讓紀小筠頓生“伴君如伴虎”之感,心裡異常緊張。她不敢再玩弄官場上常見的“和稀泥”的套路,鼓足勇氣說:“我看好這個合作經開區,但不應該交給下麵的縣主導。”

陸逸見紀小筠表明瞭態度,證明自己剛纔那一番敲打很奏效,他這才笑著說:“有冇有什麼具體措施?”

紀小筠腦子轉得很快,她很快判斷出陸逸的態度。她覺得自己不能再躲躲藏藏了,應該替陸逸說出他想說卻不方便說的心裡話。

她立刻說:“我瞭解郭小洲書記,市裡要把上石豐收上來,他百分百不會答應,而且會鬨得不可開交。我認為,要讓他妥協,隻有一個辦法,駁回成立上石豐合作經開區的申請。然後逼使他作出讓步……”

陸逸表情上絲毫看不出什麼,“嗯!紀主任不妨先和鹹主任以及各常委溝通溝通,看看什麼時間合適,市裡召開一個常委會討論討論。”

話都說到這個程度,紀小筠和陸逸都已心如明鏡。

紀小筠鬆了一口氣,她知道,她在陸逸麵前的第一關總算熬過去了。她很清楚,她目前還算不上陸逸的心腹。陸逸之所以調她來市委辦,她之前還有些許的“小心思”,但通過幾天的工作接觸,她釋放出的一些暗示訊號,陸逸視而不見。

她頓時知道,陸逸不是胡明,不會對她有什麼實質性的想法。對於這個判斷,她有些失落。她自身最大的優勢不再,還能拿什麼“取悅”陸逸?但陸逸此刻毫不避諱地直接逼她表態,表明陸逸還是看重她的。這讓她再次集聚起一點信心。

所以紀小筠馬上說:“請書記放心,我會實心用事,做好本職工作。”

陸逸臉上洋溢起笑意,“還有個事情,景華縣宣傳部長的位子不能總那麼空著,需要找一個合適的接替人選。你有冇有推薦的人選?”

紀小筠立刻激動起來,也許她推薦的人選未必最後上位,但她畢竟有能力主導一名縣委常委的任命,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

“陸書記,我倒真有個推薦人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