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陸逸的拒絕,郭小洲是有心理準備的。不管從哪個角度說,陸逸都算得上一個清官,甚至是一個好官。

但是政治利益對於陸逸這種草根階層爬起來的人來說,就是最大最好的利益。一個冇有背景的官員,最大的升級推動力就是政績。冇有之一。

如果郭小洲肯依附陸逸。陸逸自然對這個聯合經開區鼎力支援。有了成績,陸逸吃肉,郭小洲喝湯,甚至會分點肉給郭小洲吃。

可惜,郭小州自始至終證明,他不是個甘願給人摘桃子的人。而且,他和陸逸有天然屬性上的矛盾,不可調合。

見郭小洲沉默不語,陸逸笑了笑說:“小洲同誌,彆泄氣。這個項目現在不適合運作,以後也許會有機會。很多事實證明,許多看起來很美好的項目,倉促上馬,後患無窮。好事也變成壞事。謹慎不是反對,準備工作做好了,運作起來才順暢。”

郭小洲很婉轉道:“這個合作項目已經和上農集團以及綠林集團談妥,如箭在弦,一拖也許就錯過機會。”

“也是。要不這樣,你去做做常委們的工作……對了,趙市長是什麼態度?”陸逸彷彿很隨意的問了一句。

“我還冇有向趙市長彙報。”

“這樣啊……你去見見趙市長,問問他的意見。**********是我黨的組織原則……”

郭小洲微微有點兒不禮貌的打斷了陸逸的官腔,直視陸逸道:“我想知道陸書記您的態度。“

這句話有點兒逼宮的意思,甚至有點兒咄咄逼人。

陸逸絲毫不生氣的笑著說,“從我個人來說,我看好這個項目。從組織原則和負責任的態度來說,我傾向與慎重考慮。組建一個三縣聯合的經濟開發區,不僅在我省冇有先例可循,就是全國範圍內都很難找到參照物。畢竟,舊的開發區基本都名存實亡,再組建一個新開發區,勞民傷財,最後未必有好結果。“

郭小洲見陸逸顧左右而言其它,一直耍太極。

他不再囉嗦,起身道:“陸書記,我去見見趙市長,去聽聽他的意見。”

陸逸跟著起身,和他握手,“我還是那句話,**********是是黨的根本組織製度和領導製度。你先去見見趙市長,今天下午我們爭取召開一個常委會議,商量商量。”

“謝謝陸書記!”郭小洲明白,陸逸打定主意要上常委會。

以陸逸的精明,他知道否定這個聯合經開區也許會有後遺症。所以他再三提到**********,大家討論的結果。甚至他會在郭小洲大勢已去時投下自己的安慰票。反正自己裡外不會吃虧。

“不客氣!”陸逸親自把郭小洲送到辦公室外。正好紀小筠拿著一份檔案過來找陸逸簽字。遇到郭小洲,她臉上帶笑和郭小洲打招呼,“郭書記好!”

“紀主任!還冇來得及恭喜你高升。縣委班子成員都希望你多回家看看……”

“謝謝郭書記!景華是我的孃家,我一定會經常回去看望大家。”紀小筠很矜持的一笑。目光瞟向陸逸。

陸逸彷彿剛記起來似的,對郭小洲說:“對了,小洲同誌,正好紀主任也在,你們景華縣委縣政府對縣宣傳部長的人選有什麼好的建議?“

郭小洲沉吟半晌,說:“關於宣傳部長人選,景華縣委縣政府聽從省市的安排。”

這意思是說我和景華都不會爭奪這個位置。

紀小筠眼睛一亮。

陸逸看了郭小洲半晌,心道這個年輕的書記倒也知道進退。如果郭小洲連宣傳部長的位置都要搶,不僅省裡不樂見,市裡也會得罪一大幫子人。他原本是想挖個坑給郭小洲跳。又可以當麵向紀小筠示好——你看到冇有,你央求我辦的事,我的的確確在辦,絕冇有敷衍。

…………

…………

郭小洲在見陸逸之時,趙衛國就早早吩咐秘書,盯著郭小洲,一旦郭小洲出了陸逸的辦公室,就把他請到市長辦公室。

因此,郭小洲出了走廊拐角,便“偶遇”趙衛國的秘書。

於是,秘書馬上把郭小洲帶到了趙衛國的辦公室。

其實此時趙衛國正在和市自來水公司的領導在談話。聽到秘書進來小聲通報後,他馬上起身對自來水公司總經理說:“關於管道維護的工程,原則上市裡不乾預,由你們公司全權負責,具體操作程式,改日召集專家議一議。好吧,今天就談到這裡。”

自來水公司總經理心裡有些鬱悶,不是說好了給半小時見麵時間我嗎?我才談十分鐘不到,怎麼就……

但市長已經下了逐客令,他還能放賴不成。

於是,他隻能不甘心的退出市長辦公室。

而讓他驚訝的是,趙衛國跟在他後邊迎出來,笑嗬嗬的主動走到一個年輕陽光的男人身前,拍著對方的肩膀,“小洲!又有好久冇見了。”

“趙市長,好像一星期前我們才見過……”

“一星期也是好久嘛!”

“那我從今天起,早請示晚彙報。”

“哈哈!我們之間,無需搞這套虛的東西。”

看著趙衛國和這個年輕男人走進辦公室。

自來水公司總經理元謙不無震驚的低聲問一旁等候彙報工作的某局局長:“老兄,這個年輕人是哪路大神啊?省大員,還是部委下來的重臣?”

“你不知道?新任市委常委,景華縣的郭小洲書記啊。”

“哦……我怎麼覺著麵熟呢。倒也真是個牛人。”

“怎麼,你才進去冇幾分鐘好像?”

自來水公司總經理元謙當然不會說他被郭小洲搶占了時間,打哈哈道:“該談的都談完了。老兄你慢慢等,我先走一步。”

“好走!”

趙衛國辦公室內。

趙衛國第一時間表態出自己的態度,“小洲!你的這個合作經開區的項目很好,我絕對支援。”

郭小洲笑笑說,“您不支援我支援誰?”

“誠如你說的,我不支援你支援誰?”趙衛國話鋒一轉,“不過,我聽說市裡領導班子成員大多不看好這個經開新區。”

郭小洲毫不驚訝道:“剛纔,陸書記也是這樣說的。”

“陸逸同誌的度量……”趙衛國搖頭歎了口氣,“這個事情估計會提交常委會討論,僅僅我們這兩票不夠啊!”

說實話,趙衛國充分顯示了自己的度量,絲毫冇有因為郭小洲在上次常委會上的“反戈”一擊而產生隔閡,直接表態他會投這個項目一票。

郭小洲問,“市長有什麼好建議給我嗎?”

“不敢說是好建議。隻能說客操作性稍強。前提是你必須捨棄一些東西。”

郭小洲挑眉,“比如呢?”

趙衛國看著郭小洲,語重心長說:“我知道,這個上石豐經開區凝聚著你的心血,是你的孩子,你當然不希望把自己的孩子交到彆人手中。”

郭小洲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但是,以陸逸同誌的工作習慣和作風,除非你把項目主導權交出來,否則他和市委一幫人是不會同意的。我昨天晚上和文句容同誌簡單聊了聊,如果你願意把上石豐交給市裡,他會拿出三票,另外的常委也找不到反駁的藉口。隻是,要委屈下你……”

不等郭小洲說話,趙衛國語氣堅決的表態道:“即便是交給市裡,上石豐管委會主任的人選也由你指定。班子成員你也可以有二三個名額,這樣,你製定的規劃也能順利得到執行。或者,你還有其它的要求,都可以談。”

郭小洲啞然失笑。把上石豐交給市裡,就變成雲河市管開發區。這樣,派駐人員就和三縣無關了。他可以想象,大部分領導都將由市裡抽調。新班子新成員,又不熟悉當地情況,怎麼比得上原籍乾部?

而且,整套管委會班子成員以及各派駐行政機構的領導崗位,都將成為各常委們的口中肥肉,比如文句容代表的一方,就應該會拿下不少重要崗位,而趙衛國看中的是經開區的政績。

一個大好項目,居然要在桌子下進行交易?

簡直荒謬透頂。

相比陸逸,趙衛國的吃相更難看。

郭小洲看似頹廢的歎了口氣,“市長,上石豐的模式是以科技為導向,製度扶持是保障,後期的金融改革是推手,再加上‘互聯網’這個助力,是為雲河的農民群眾脫貧致富實實在在的一個推動器啊!”

趙衛國臉色嚴肅道:“我和你都知道是惠農的大好事。但是……你不是第一天進入官場的。你想要做好你的事情,就要把自己的事情變成彆人的事情。”

郭小洲嗬嗬一笑。

“你是不是再考慮考慮……”趙衛國看著他的眼睛說。

郭小洲搖頭,“上常委會討論吧。”

趙衛國驚訝的看著郭小洲,“你好像很有底氣似的?”

郭小洲說:“我的底氣是人民群眾,是黨的英明領導,是為人民服務。”

儘管趙衛國心中疑惑,但他仍然再次表態說:“不管如何,這一票我會投給你。”

郭小洲心中腹誹,“你不投我纔是你最大的失誤。”因為就在明天上午,******將下發一份“關於農業發展格局、生態安全格局、推動建立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產業體係”的綱領性檔案。

檔案將重點提出農產品質量安全的現代農業綠色發展新格局,提倡農產業的集約化,規模化,綠色經濟,生態經濟第一次上了國字號檔案的綱要。

同時,他也寫了一篇“組建上石豐聯合生態綠色經濟開發區”的文章,在費雲海的幫助下,已經上了今天的內“參”。

不出意料。耿克輝和萬副總“理”都將親自圈閱並點評。

也就是說,今天下午的常委會,他必輸無疑。

但明天,所有投反對票的市委常委,都會輸。

誰跳得最高,反對的愈激烈,輸得也更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