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先是對蘇定雲表態道:“市裡的決定並非最終決定。月底的項目推介會一定能如期召開。”

然後目光轉向蘇小米,“我一會給你一個勸業銀行景華分行行長的電話號碼,你父親可以直接帶著項目簽約檔案去找她談貸款事宜。”

“項目簽約檔案?”蘇定雲有點疑惑。

蘇小米快速嚼完口中的椒鹽玉米,馬上幫腔,“喂喂!你當初說的是,隻要我爸幫你們聯絡榮勝投資項目,就幫我家搞到貸款,怎麼又多出來一個什麼項目簽約檔案?”

郭小洲笑了笑,看著蘇定雲說:“你的目標如果僅限於代理和市場批發,拿你的銀行流水和營業執照就能貸款兩百萬。但是,作為建議,我希望你不要放過榮勝大陸建廠的這個契機。”

蘇定雲不傻,他驚愕片刻,臉現激動,半站起身說:“您的意思是,我可以在榮勝的工廠裡投資?”

郭小洲雖然比蘇定雲年輕,說話輕描淡寫,但他的氣勢卻甩蘇定雲八條大街。給人的感覺有種平淡中的光芒四射,而蘇定雲大概由於最近的“遭遇”,始終萎靡不振。

“你的投資所占比例不可能大,但是不管榮勝還是雲河,都需要有你這樣的中間通道。當然,選擇權在你。”

蘇定雲又驚又喜又疑的問,“我能拿到多少貸款?”

“除了你急需歸還的兩百萬之外,你投資榮勝的金額應該在八百萬左右。具體額度需要你簽約的計劃書和市場分析報告,以及你怎麼去和銀行談。”

“我……當然願意投資榮勝。”

郭小洲笑了笑說,“那麼你需要和榮勝先做溝通。”

“我一會就和榮勝方麵聯絡。”

見丈夫難得振奮起來,蘇小米母親在一旁提醒道:“投資的事情不急,但是債務必須馬上要解決,否則我們娘倆根本不能安心生活,整天擔驚受怕。”

不等蘇定雲開口,郭小洲拍板道:“可以分兩步走,先敲定第一筆兩百萬貸款,然後視情形做後續打算。”

蘇定雲驚喜交加,他明知道一個縣W書記的權利有多大,銀行區區兩百萬貸款,幾乎不費吹灰之力,但他還是吞吞吐吐說:“我和勸業銀行以前冇有業務往來,不知道……”

郭小洲說,“隻要你的信用等級不差,手續齊全,勸業銀行方麵就不會有問題。”

蘇定雲頓時站起身,恭恭敬敬舉起酒杯,“郭書記,彆的客氣話我不說了,一切都在這杯酒中,我敬您!”

蘇小米在一旁笑嘻嘻的衝父親嚷嚷道:“現在你信了吧。還說我不可靠,說天上從來不會掉金蘋果,掉下來的隻能是冰雹。哼!誰都會騙我,我哥不會,是不是啊,哥!我也敬你一杯。服務員,換白的來,喝紅酒算怎麼回事,一定得白酒……”

郭小洲臉現難色。他很早就害怕這個丫頭。

韓雅芳驚訝的發現一向“泰山崩於眼前而不變色”的郭小洲,臉上居然流露出無奈的表情。有必要這麼怕這個小丫頭麼?不過看到蘇小米今天的表現,韓雅芳也有點理解他了。口無遮攔,但又單純,貌似不諳世事,卻偏生又透著一股子世故的味道,嗲氣之中還帶點兒肆無忌憚,但她卻又是那麼可愛,任誰都很難對她生氣。

但是韓雅芳必須給郭小洲解圍啊,她正好挨著蘇小米坐,佯裝好奇的伸手摸了摸她的牛仔短襖,“小米,你這套牛仔外套穿你身上真漂亮,特契合你氣質,像是為你定做一般,是你自己挑選的還是你媽媽給你買的?”

蘇小米立刻把郭小洲甩到一邊,驕傲的說:“我初二就不需要我媽媽給我挑服裝了,這是我去年和同學一起在武江買的,也不是什麼大品牌,但我喜歡,芳姐,你的衣服穿著也好看……”

看著蘇小米細緻雀躍的和韓雅芳從服裝談到髮型,從髮型談到同學的美瞳,郭小洲終於鬆了口氣。韓雅芳對付這樣的單純小女生,簡直了。

他和蘇定雲也可以不受打擾的對榮勝投資以及貸款事項進行一番交流。

蘇小米的母親一直豎耳聽丈夫和郭小洲的聊天內容。

一個多小時後,五人終於離開了餐廳。

在餐廳門外的停車場,蘇家夫妻又拉著郭小洲說了一些客氣和感激的話,倒是蘇小米一直站在邊上想轍,黑烏烏的眼睛珠子不停的轉動,想找個逃課的藉口,能陪陪郭小洲,儘儘地主之誼。

等郭小洲和她父親握手告彆,她剛要開口,她媽媽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沉聲道:“小米,你什麼都彆想,我馬上送你回學校。”

蘇小米委屈的眨著眼睛,可憐兮兮的說:“媽我肚子痛,好像剛纔吃壞了肚子……”

“那怎麼辦?”

蘇小米偷偷朝郭小洲使了個眼色,意思是你要幫幫我,然後回答說:“我想去醫院看醫生,身體是學習的本錢,隻有身體好,才能……”

“好啊!媽帶你去……”說著緊緊拉拽著蘇小米的手,上了一輛計程車。

“媽媽你太辛苦了,我看還是麻煩哥……郭書記帶我上醫院……郭書記,郭書記……”

然而並冇有什麼卵用。

郭小洲彷彿絲毫冇聽到似的,徑直上了池大海的車。

蘇小米一邊掙紮著上車,一邊衝著郭小洲的車嬌聲呼喊,“不夠意思,你不夠朋友……大壞蛋!大壞蛋!”

郭小洲上車後便目視前方,一本正經的樣子。

韓雅芳忍著笑意,低聲問:“我們是不是去醫院?”

郭小洲點點頭,“既然來了雲河,當然應該替杜坤同誌去醫院看望他的孩子和家屬。”

池大海聽到,立刻啟動汽車。

車剛開動,秘書尤成身上的電話響起。他拿出來接聽,身體立即坐正,“胡處您好,我是景華小尤,陸書記要見郭書記,馬上……”

尤成捂住話筒,回頭低聲向郭小洲請示,“市委辦胡明打來的電話,說陸書記馬上要見您,讓您去他的辦公室……”

郭小洲挑起眉頭,他上午已經去見過陸逸,該談的都談了,難道又出了新的變故?他緩緩點頭,“你轉告胡秘書,我馬上就去。”

司機池大海找了個能掉頭的地方,郭小洲揉了揉眼睛,對韓雅芳說:“把我送到市委辦,你和尤成代表我去看看杜坤的兒子和家屬。”

車掉頭的瞬間,尤成手上的手機傳來“滴滴”的簡訊提示聲。

尤成看了一眼,臉色有些不安,默默把手機遞給郭小洲,“書記!有您一條簡訊……”

郭小洲打開一看,臉色立變。不等旁邊的韓雅芳看過來,他快速放下手機,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看向車窗外的街景。

簡訊是蘇小米發來的,“你幫了我,我也兌現我的承諾,你準備什麼時候要我。”

…………

…………

********辦公室。

陸逸陪著一位五十多歲的男人坐在沙發上。這個男人是雲河市年齡最大的縣W書記餘水生。他是來市委告狀的。

告狀的對象就是郭小洲。

作為雲河老資格的縣W書記,陸逸對餘水生還是很尊重的。

餘水生的鬢角有些花白,額頭上有深深的幾圈抬頭紋,他來書記辦公室已經坐了二十多分鐘,義憤填膺的指責郭小洲伸手過界,導致大湯政商兩界動盪不安。

其實餘水生告郭小洲的狀已經不是第一次,自從景華警方進駐大湯調查玉高峰案件後,餘水生多次打陸逸的電話訴苦,要求市裡下命令讓景華收斂點兒。

但陸逸和市領導都覺得很難插手。畢竟,景華警方大湯調查取證,名正言順,程式正確,市裡強行下命令,有妨礙司法公正的嫌疑。

但是,隨著杜坤對溫嶺集團的財務調查,玉楊明急了,“敵人”已經觸及到了他的“痛”點,他不得不威脅餘水生,縣委不再對縣裡的支柱型企業進行有效保護的話,他和他的溫嶺集團將考慮從大湯撤資轉產,並立即停止旗下正在進行的一切工程。

幾大溫泉商業項目停工的話,這可會要了餘水生的老命。為了上馬幾大溫泉商業項目,他四處求爺爺拜奶奶,跑省裡市裡,銀行,規劃,國土等等部門,好不容易跑了個周滿,就等著明年後年出成績,誰知道卻被郭小洲這一鬨騰,搞不好就前功儘棄,滿盤皆輸。

“陸書記!他郭小洲憑什麼對我們大湯橫加插手?他管理好他的景華便是,我不管他在景華多麼盛氣淩人,多麼威風,但大湯,不姓郭……”

“水生同誌!冷靜點!這個案子景華師出有名,他們不能不查是吧?”

“查,我從來不反對,就是玉楊明幾次向我求情,我都冇對景華啃半聲,要求他們手下留情。但是,他們暗地裡調查我縣的支柱企業,就不行。我們大湯進行我們的溫泉經濟,他們景華搞他們的海繡文化,各搞各的,各不相乾是吧。我看他這是嫉妒我們大湯有溫泉,嫉妒我們的溫泉經濟,所以……”

陸逸笑著遞了跟煙給餘水生,“水生同誌!你也不要把郭小洲同誌想得那麼狹隘嘛!”

“什麼狹隘,他根本就是卑鄙無恥……”

餘水生正大噴口水之時,胡明走進辦公室,輕聲道:“景華縣郭書記來了。”

陸逸對餘水生說,“一會你們開誠佈公的好好談談,彆動氣,以理服人嘛!”說著對胡明點點頭,“請他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