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郭小洲這番話並冇有任何作用。

餘水生絲毫冇有感激郭小洲的提醒,反而是一係列的惡語冷嘲。

不僅如此,他還當著陸逸的麵,電話對大湯公安局下令,命令他們阻止外來勢力乾涉溫嶺集團的正常工作,務必保護溫嶺集團員工的人身安全雲雲。

話裡行間,冠冕堂皇,實則是就是赤果果的“地方保護主義”。

郭小洲看向餘水生的目光中帶著憐憫和同情。他不知道,一旦揭開大湯溫嶺钜額集資的蓋子,這位年邁餘書記的心臟是不是能承受得了。

時間過得很快,馬上到了市委常委會召開的時間。

本來就註定不歡的見麵,更是因為餘水生的“拂袖而去”而令陸逸和郭小洲都很難堪。

郭小洲告辭,他走到冇人的走廊上,先給韓雅芳撥了個電話,告訴她他接到一條神秘簡訊的事情,並讓她查查這個號碼的主人。

然後他電聯單彪,說了溫嶺集團涉嫌高息吸納民間資金的事情,讓他安排雙國的人查查,訊息是否屬實。

接下來郭小洲來到市委常委小會議廳。

此時小會議室已經坐了四五個常委,大概由於今天討論議題很輕鬆的原因。常委們的神情並不嚴肅,也不沉悶。表情輕鬆的喝茶抽菸低聲閒聊。

看到郭小洲走進來,第一個發現他的組織部長葉擎宇微笑著點頭示意,算是打招呼。

統戰部長莊子福朝郭小洲淡淡一笑,便側頭和市委秘書長鹹楊聊著什麼。

常務副市長農家貴手裡翻閱著一份檔案,頭也冇抬。

紀委書記伊新東倒是很熱情的主動打招呼,“郭書記來了!”

“伊書記好!”郭小洲對這位周紅安的門生非常尊敬。

正在和伊新東閒聊的政法委書記康泰來則笑著站起身,衝郭小洲招手,“郭書記,中午實在抱歉!臨時有個接待任務,下午,我請客,你千萬彆推辭。”

“康書記請客,我受寵若驚,當然不會推辭。隻是我的酒量有限,怕陪不好康書記……”郭小洲笑容滿麵的和康泰來握手。

“你比我年輕,喝酒喝的就是身體,你可彆扮豬吃老虎哦郭書記!”康泰來的酒量在市委常委中首屈一指。

“哪敢!三個我也頂不住一個康書記。”郭小洲非常謙遜。對穀壽山一繫留下來的人,康泰來,包括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鹹楊,都是他有心結交的對象。

還有紀委書記伊新東。他和周紅安之間雖然冇有什麼特殊的關係,但他敬佩周紅安的為人,加上猛子幾個公子哥和周紅安的關係不差,他的潛意識裡已經把伊新東列為將來的“盟友”名單。

至於趙衛國,雖然談不上貌離神合,但大方向兩人暫時是一致的,彼此互惠互利,隻是,在關鍵時刻趙衛國不值得信任。總體來說,趙衛國是那種雨後送傘型的領導,不是雪中送炭型的。

至於文句容,他目前尚談不上瞭解。

常務副市長農家貴,表麵看和陸逸不是一路人,甚至恨之入骨,但官場上的事情,瞬息萬變,冇有永遠的朋友和敵人,隻有永恒的利益。

陶南那就更不屑說,他比陸逸還要仇視郭小洲。

郭小洲落座後,陶南和文句容先後進入會議室,以及宣傳部長敬¥弈和雲河軍分區政委丁世柄。

最後走進會議室的是雲河一二號人物陸逸和趙衛國。

從兩人走路的步履就能看出性格的不同。陸逸的腳步有力,而且步履的幅度控製得極有韻律,預示著他這個人做事深思熟慮,謹慎卻不保守;趙衛國則大步流星,抬頭挺胸,有種勇往無前的氣勢。

陸逸落座後,和身邊的趙衛國低聲交換了一下意見,抬頭環視眾人道:“同誌們,臨時召開這個常委會,是有件事需要大家討論研究一下。“

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拿起會議桌上的一份報告,說:“大家都收到景華大湯通寶三縣提交的聯合報告。這份報告充分的介紹了上石豐綠色生態經濟園區的組建前景和美好藍圖,具體的內容大家手頭都有,我就不另作重複了。”

雖然在坐的常委昨天就收到並看過這份報告,但陸逸的話音未落,十二名常委有七八名再次拿起報告翻閱。

陸逸看向郭小洲,“下麵,請郭小洲同誌具體介紹組建上石豐綠色生態園區的意義。”

郭小洲也不客套,他接過工作人員遞過來的擴音器,穩穩的擺放在自己麵前,朗聲道:“眾所周知,經濟開發區對城市發展最基本的貢獻就是要帶動經濟起飛,比如蘇東山昆市,在華夏百強縣中一貫是排在前幾位的,其眾多的開發區對其經濟總量貢獻比重很大。再以西南鄉寧縣為例,該縣以前是西南比較貧窮落後的縣,主要發展水稻種植及畜牧業。在走“興工強縣”的道路上,該縣先後建設發展了一個國家級經濟開發區和一個國家級產業基地、省級開發區。200X年,該縣在全國縣域經濟經濟排名中位於第233位;前年,該縣已進入全國百強縣,並排名第61位……”

“抱歉打斷一下。”隻見陶南乾咳一聲,一本正經道:“據我所知,景華大湯通寶已有的經濟開發區早已進入我省清理整頓名單,現在不僅不進行清理整頓,反而三家聯合?這是不是換湯不換藥,有糊弄對抗上級的嫌疑?”

陶南會跳出來早在郭小洲預料之中,他臉上依舊保持笑容,對陶南說:“據我所知,景華大湯通寶三縣的經濟開發區是過了初審名單的,是屬於保留開發區序列。按《清理整頓開發區的稽覈原則和標準》,對擬保留開發區存在的主要問題,要按規定及時進行整改。第一是對開發區存在的房地產開發部分,認真覈對房地產開發麪積,經過與各市人民政府協商,報請國家發展改革委予以覈減;第二是規範開發區命名,在國家發展改革委的指導下,各開發區嚴格按要求對開發區命名予以規範;第三是對相鄰開發區實施整合。上石經濟開發區的出台,正契合了檔案整頓和清理的要求。”

陶南嗬嗬冷笑,“據我所知,你的所謂過了初審隻是一種假象。按國家規定,對設立5年以上、入區企業少、開發麪積不足已批準規劃麵積20%的開發區應予以撤銷。”

這話一出口,在坐的常委大部分臉現異色。包括陸逸也臉色變得鐵青。前兩年進行的開發區清理整頓稽覈,許多城市都和景華大湯通寶一樣,因為冇有地域優勢和資源優勢,經開區的發展前途受阻,這也是眾多內陸和邊遠地區的寫照。真要嚴格按規定一刀切,西海的大部分開發區都會被關停撤銷。

雲河當年還是穀壽山主政時期,為保市內的幾個經開區,甚至成立了一個攻關辦公室,當時的具體指揮攻關的領導就是陸逸。

當時,陸逸為了說服省清理整頓小組,保留幾個縣城的開發區,可謂耗儘心血。省清理整頓工作小組最後給予了一個調整期限,這一拖,就是一年多。

這些話原本不應該出自陶南這樣的政治老手之口,拿雲河的矛去攻擊景華的盾?

陸逸暗想,陶南是不是被郭小洲氣瘋了,郭小洲隻要稍作挑逗,陶南便發瘋似的進行攻擊。雖然說他對陶南有過阻擊郭小洲的暗示,但陶南選擇的攻擊方式實在是令人不齒。

郭小洲淡淡一笑,楊起手中的檔案,“我相信我手中的初審檔案。當然,正因為我們存在的開發區有這樣那樣的發展問題,所以我們更要響應配合整頓工作,把我市相鄰的三縣開發區實施整合。”

陶南被反駁道啞口無言。不是他冇有反擊能力,而是他觀察到陸逸的臉色不對,而且他總不能指責郭小洲手上的檔案是雲河市造假攻關才保住的結果?況且一年多前,郭小洲根本不在雲河。但是他還有最毒辣的一招,本打算最後發力,現在被逼得不得不提前使出來。

“好,我們姑且不談開發區的保留問題,隻談一點,既然三縣的開發區實施合併,那麼開發區的級彆就相應要提高,不能再冠縣開發區的名,而是市級開發區。”

陶南話音剛落,陸逸臉上有了笑意,連趙衛國一表嚴肅的臉上,也摻雜著一絲興奮。這就是他想要的結果。隻有當郭小洲被逼得無路可走時,纔會把上石豐交給他,想當然,郭小洲便宜誰都不會便宜陸逸。那麼他就坐觀爭鬥就是。

郭小洲陷入沉默。

陶南得意的趁勝追擊,“如果上石豐開發園區交給市裡,這個開發區纔算名正言順,否則,一個縣級管轄的開發區,到底是景華主導還是大湯通寶?這個責權不明晰下來,將來你們整天扯皮拉筋,還用不用乾正事了?”

接著,他猶如石破驚天爆出殺手鐧,“而且,我在會議前剛接到大湯餘水生書記的電話,大湯縣委反對合併開發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