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過的飛快。

郭小洲再次醒來時,已是他到陸安的第二十一天。

這三個星期裡,他做了他該做的事,也做了他“不該做”的事。

由詹邵文主持的環保督查辦試點已經在省政府和省環保廳的高度關注下,如火如荼的展開。首當其衝的是福鼎高科化工園區,除了東城有機矽已經全線勒令停產外,還有四家化工企業遭到停產和處罰。

類似這樣的處罰,福鼎工業園以前也曾遭遇過好幾次,但無非是走個過場。風頭一過,該乾嘛乾嘛。但是這次完全不一樣,不僅省環保廳有廳級巡視員親自到陸安督陣,詹邵文還安排專班長駐福鼎工業園。

一時間,弄得福鼎工業園和福林鎮叫苦不迭,人心惶惶。一些企業更是通過媒體放風,說福鼎工業園遭遇打擊會一蹶不振,而且會影響陸安今年的財政稅收等等。

所謂人有人路,蝦有蝦路,在一小撮企業主的“努力”下,省內一小部分媒體都把箭頭對準新上任的縣長郭小洲,說他不顧現實,不顧大局,隻為新官放火,打擊異己。甚至鼓譟人大代表在明年的人大會期間選掉他。

而縣委書記歐朝陽隻是不會火上澆油,但他也肯定不會幫襯。

郭小洲一時間有些進入“千夫所指”的境況。

也就在他陷入來到陸安後第一次“政治危機“時,明輝叉車廠升級和轉產新能源汽車的新聞一夜間甚囂塵上。給唱衰陸安經濟的人們當頭棒喝,也給人心惶惶的陸安人們帶來一劑強心針。

省報,時報,省電視台,市縣電視台輪番進行新聞轟炸。

八月三十號,陸安明輝集團新能源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掛牌成立。明輝集團首任董事長段忠在新聞釋出會上發表了激情洋溢的演講。他公開披露明輝叉車廠將不會消亡,而是將投入重金進行產品換代升級,研發智慧化叉車。同時,明輝集團旗下的新能源汽車公司將投資八十個億,成立一個研發中心和兩個汽車生產基地。

新能源汽車股份公司的總註冊成本為三十億元人民幣,其中明輝集團代表省國資委控股51%,西海省的幾大商業巨頭分彆持有剩餘的10%;10%;7。5%;5%;5%;5%和6。5%的股份。

新晉副省長成剛代表省委省政府應邀前來陸安,併發表了講話。

首先,他肯定了陸安縣委縣政府,國資局,招商局的卓越成就。將明輝新能源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定義為明輝集團進行體製、機製改革創新的一塊試驗田和特區。經過縣領導一係列的大手筆運作之後,明輝新能源汽車獲得了充足的資金和先進的技術支援。

他指的這個縣領導,毫無疑問就是陸安縣長郭小洲。

同時,他也高調的肯定了新能源汽車對消除霧霾,減少廢氣排放的作用。對消除城市擁堵,消除人們錯誤的消費模式,有巨大的推動力。

掛牌儀式上,順山市市委書記,市長,陸安縣委書記,縣長,齊齊出席,盛況空前!

第二天,西海省的全部媒體幾乎同時給郭小洲大唱讚歌。以前的那股弱小的不和諧聲音齊齊熄滅。

郭小洲在陸安政壇首次擁有了強大力量。

此時,他已是名聲在外。縱然歐朝陽再想打阻擊,也要再三掂量後果。

藉著這股春風,郭小洲接連在兩個星期內開通了縣長熱線和行業熱線。影響力一時飆升。聲望直逼歐朝陽,福鼎工業園的騷動被徹底壓製了下來,但盧鋒和謝君耀的案子卻一拖再拖,陷入困局。

盧鋒的犯罪事實已經很清楚,隨時都可以移交法院,但盧鋒的案子卻牽扯了陸安的一些重要人物,比如財政局局長肖國華,金龍地產的李金龍,盧鋒非常聰明的一個人承擔了所有的罪名,以至於,無法對肖國華和李金龍定罪。

更讓齊大保懷疑的是,在盧鋒——肖國華——李金龍的身後,應該還隱藏著一個重要人物。這個人很有可能是縣委縣政府的高級領導。

盧鋒不開口,肖國華和李金龍背後的人拚命給他使勁,加上王藝的搖旗呐喊,一時間,陸安公檢法方麵承受了非常大的壓力。

謝君耀的審訊也陷入難關。作為一名曾經的公安工作者,謝君耀相當頑固。

他的案子停滯不前,李潤髮死亡案無法結案,林森辛勤等人的案子無法解凍。

也間接導致林巧菊和辛福的心總懸在半空。

郭小洲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明輝集團的身上,另外的一部分精力則投入到縣長熱線和行業熱線的開播中。

不過他冇有想到,有一個不速之客突然降臨陸安。

這個人是省長周其昌的公子周瑾。

郭小洲單獨把周瑾迎到了陸安賓館的某間套房。

兩人坐定,周瑾的第一句話是:“姓龍的要倒黴了。”

郭小洲好奇道:“怎麼要倒黴?”

周瑾嘿嘿一笑,“今天省審計廳進駐龍嘉毅在西海公司的總部查賬,據我得到的訊息,他們公司電腦的賬目有貓膩。下午已經拷走了財務人員電腦裡所有的東西,很快就會查到證據。”

“他得罪了你,的確倒黴!”郭小洲笑了笑,給他倒了一杯水。

周瑾歎了口氣,“其實也傷不到他的元氣。但不教訓教訓他,我心裡不爽。”

郭小洲笑而不語。周瑾以前是什麼樣的人,他不清楚,但是現在的周瑾,隨這父親的地位上升,已經處於一種突變的境況中,朝什麼方向變,誰都不能預計。

“郭哥!我這次來陸安,其實有事情要拜托你。”周瑾笑嘻嘻說:“聽說陸安明輝新能源汽車有意在西海省範圍內開拓兩個基地?”

“對,有這個打算。”

“基地不在陸安。”

郭小洲點頭,“陸安的格局太小。暫時隻把總部設在這裡。”

“有冇有考慮武江。”

“武江?”郭小洲問,“你有好的選址推薦?”

周瑾笑著說,“我一個朋友在武江刁岔湖征了塊地,正適合你們拿來做生產基地。”

郭小洲其實非常反感衙內插手政府事務,況且明輝新能源汽車的決策已經脫離了縣政府。但是他又不能直接拒絕,畢竟,他在這個項目上有相當大的建議權。

“我可以推薦明輝集團去實地考察。如果地塊合適,何樂而不為呢。”

周瑾當即大笑著伸手,“我就知道郭哥這人夠意思。”

郭小洲認真的說:“我隻有建議權,冇有拍板權。”

周瑾信心十足道:“剩下的事情就給我完成。如果武江市政府方麵給予政策優惠,明輝傻了纔不來。”

郭小洲很想問一聲,“你爸爸知道嗎?”但話到嘴邊又縮了回去。問了又如何?

他不再想說什麼,對於省長公子忽然跑到陸安來揩油的事情,他的確冇有心理準備。但是他知道怎麼做,如果冇違反原則的前提下,他不介意周瑾喝點湯。如果一旦有違原則,他就得想辦法逼退周瑾。

但是要找個不得罪周瑾的方法,還需要動動腦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