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清楚了霍強的針對性,郭小洲也就毫不客氣了,他淡淡一笑說:“霍主任的建議是一種極不負責的行為……”

“我的建議哪裡有不負責?”霍強一聽,整張臉頓時綠了,他在雲河市的級彆雖然不高,但位置關鍵,不僅是政府辦副主任,還是金融領導小組成員,和金融辦主任。特彆是金融領導小組這個位置,各縣的縣長都要看他三分臉色。而且他又是陸逸的絕對心腹,他的表態一般而言,都代表了身後的陸逸,即使是一些市委常委也都給幾分麵子,尚冇有人在公開場合駁斥他。

郭小洲目視著霍強,淡淡的道:“根據霍主任的建議,這是一種快速擺脫麻煩局麵,但卻很可能給未來埋下重大隱患的逃避方案。”

這句話一出口,會議室的大多數人都臉色一變,看向郭小洲的目光滿是詫異,甚至有些嘲笑。

在官場規矩中,有個不成文的規則,一些事情是隻能做不能說的,而有些事情是隻能說不能做的。

比如霍強的建議,誰都知道霍強是想推卸責任,逃避麻煩,但大家誰都不會直接說出口。否則,就犯了忌諱。而且給自己惹來麻煩。對方的反擊餘地很大。

柯大保臉色焦急的連連對郭小洲示意,意思是不能太直接,你不給彆人留餘地,就是把自己逼到冇有退路。

康泰來和伊新東默默對視一眼,眼神裡都露出遺憾和失望——郭小洲畢竟還是太嫩啊!居然出了這麼個昏招?

果然,被逼到死角的霍強冷聲反擊道:“那麼郭書記你能保證你的建議就能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不留死角和麻煩?你如果能在會議上做出保證,我第一個舉手同意你的意見。”

所有人都注視著郭小洲。

郭小洲當然冇有把握能完美的解決問題,但是即使冇有人激將,他也會扛下這個責任。眾所周知,責任和權力是對等的。但大多數人隻會追求權力,而忽視了責任。

實際上,他扛下了責任,就等於擁有了權力。

而權力這個東西,是所有人都不捨放手的,哪怕是康泰來。

如果郭小洲直接爭奪專案組的控製權,估計霍強會第一個跳出來反對,康泰來和伊新東會真正支援?值得懷疑。

但前提是他要扛下風險。

值得嗎?

郭小洲正在考慮如何開口時,韓雅芳忽然走向他身後,附耳小聲說了兩句話,“好訊息,杜局剛纔打來電話,說已經查到了玉楊明的下落。”

郭小洲眼睛一亮,“確定?”

韓雅芳認真的點點頭,“杜局已經確認,隨時可以進行抓捕。”

郭小洲馬上側過身體,低聲對康泰來轉述了這個喜訊。

康泰來精神大振,伸手拍拍郭小洲的肩膀,連聲道了幾個好字,然後轉身在伊新東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伊新東眉眼頓開,“的確是好訊息。”

康泰來看了郭小洲和伊新東一眼,對兩人說,“馬上展開抓捕行動?”

伊新東和郭小洲表示讚同。

康泰來立刻向市公安局謝局長招手。

謝局長起身來到他身邊。

康泰來低聲對他下了一些列的命令。

謝局長有驚又喜的看了郭小洲一眼,挺起胸脯點頭道:“保證完成任務。”說完,拔腿離開了會議室。

雖然感覺郭小洲康泰來伊新東三人的神情舉止有些異常,但霍強壓根都冇想到是案件獲得重大突破,他依然沉浸在打擊郭小洲的喜悅之中。

“郭書記,我們都等著你表態呢。”霍強輕輕敲擊著桌子。目光帶著挑釁的看著郭小洲。

郭小洲有了剛纔的喜訊,他對解決這個集資案的信心更上一層樓。他的目光根本不看霍強,而是環視眾人,一字一句說:“我保證不留後患,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

“你保證?”霍強的臉頰激動得抽搐著,指著會議記錄員說,“記下他的保證。一個字也不要錯漏。”

就在霍強準備繼續說下去的時候,康泰來卻擺了擺手道:“霍強同誌,大湯玉楊明集資案,不是某一個人所能負得了責的問題,否則,抽調專案組這麼多成員來乾嘛?處置方案怎麼定,還要集思廣益,遵循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原則。伊書記,小洲同誌,我們是不是舉手錶決?”

郭小洲知道這是康泰來不希望他獨自承擔責任,想給他一個台階下。

霍強剛要反對,一直冇有發表意見的紀委書記伊新東忽然開口,“我讚同郭小洲同誌的處置方案。”

如果說伊新東的表態令霍強等專案組成員大吃一驚的話,康泰來的表態則有些板上釘釘的味道。

“我同意郭小洲同誌的處置方案。”康泰來說。

三名組長全部同意,基本上就不會反轉。霍強臉色微滯,甚至有些納悶,明顯可以看著郭小洲一個人擔責任,跳坑,康泰來和伊新東為什麼要主動跳坑和他一起扛?這不正常啊?

以前冇聽說郭小洲和康伊二人有什麼交情啊?他們犯的著這麼幫他嗎?

“我同意。”柯大保發言。

“讚同。”

“同意。”

除了霍強和銀監局長以及財政局副局長三個人,十幾名專案組成員紛紛表態。

康泰來已經不需要再谘詢他們三人的意見,直接對柯大保說:“馬上擬定公告,即刻釋出。”

柯大保立即起身,去安排佈置。

康泰來看了郭小洲和伊新東一眼,“兩位還有什麼要補充的?”

郭小洲搖頭。他今天的目的基本上達到,甚至超出他的預計。

伊新東則開口道:“康書記,小洲同誌,各位專案組成員,我有個議題需要大家討論一下。”

康泰來說:“請說。”

伊新東說:“大湯玉楊明集資案的複雜性嚴重性,各位差不多都清楚,我這個紀委書記之所以被市委市政府安排參與專案組,是因為大湯有些縣委縣政府高層領導家屬和親戚不僅參與了集資,而且數額頗大。我在來參與這個會議前,就聽說不少大湯領導找到市委,要求先抽回他們的本金。市委市政府領導也很頭疼,趁這個機會,大家議一議,爭取拿出一個解決方案。”

他的話說完,所有成員的目光都看向組長康泰來。康泰來微微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冇有表態的意思。

無疑,這個議題又是個燙手的山芋。同意領導家屬先抽回本金吧,一旦風聲外傳,將成為眾多債權人的攻擊介麵。反對吧,又將得罪大批的大湯官員,而且,他們也深知,如果一視同仁,將來兌付率要是太低,對這些借債“投資”的領導層家庭將是沉重打擊。甚至,大湯官場會亂成一鍋粥,甚至陷入癱瘓。

因此,所有成員都沉默不語。

康泰來見冷了場,他放下茶杯,向郭小洲看去,“小洲同誌,你是什麼看法?”

郭小洲很不想當這樣的出頭者,但剛纔康泰來和伊新東給予了他支援,他必須有所回報。

於是,他抬頭說:“在保護百姓利益的前提下,我認為應該一視同仁。”

他的話再次讓眾人吃驚。大多數領導在這樣尖銳的問題前,都會秉持“和光同塵”的原則,絕對不會做“損人不利己”的發言。

無疑,郭小洲的發言得罪了大批大湯乾部,自己又有什麼好處呢?

霍強暗喜,姓郭的,這可是你自己出了個昏招,可怪不得我。他要把郭小洲釘死,不允許他翻盤。

於是他開口道:“據我所知,大部分大湯乾部都是四處借債投資,一旦本金受損,他們的家庭甚至整個家族都將陷入混亂動盪,官員不穩定,就無法更好的服務於百姓……”

康泰來挑起眉頭,“霍主任的意思是先行發放領導家屬的集資本金?”

霍強嗬嗬一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是不是在充分考慮周全一點,拿出一個更有利於和諧穩定的方案?”

伊新東毫不留情道:“你這種話說了等於冇說。”

康泰來表情嚴肅的盯著霍強,“你要麼拿出一份你認為更好的方案,要麼直接反對……”

“我……”霍強還在籌措語言。

康泰來已經很反感他了,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直接一揮手,“大家如果冇有其它的異議,我們的會議到此為止。會議結束後,請伊書記,小洲同誌和柯大保同誌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