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泰來單獨留下兩名副組長和柯大保,專門督促“公告“的釋出。還因為玉楊明下落的訊息目前屬於保密範疇,不宜外傳。就隻有三名組長和柯大保參與。

郭小洲留下了韓雅芳,讓她向專案組領導彙報詳細案情。

對於郭小洲帶來的這個大秘,專案組成員都是帶著有色眼鏡去看的。眾所周知,在官場上,很少有男姓領導啟用女秘書。韓雅芳說起來是縣委辦主任,甚至是常規入常的縣委高層。但實際上,她這個縣委辦主任卻是縣W書記的禦用秘書,俗稱“大秘”。

之所以以霍強在內的大多數成員都看不慣郭小洲。一來他太過鋒芒,二來“運氣”實在是逆天,三來他在很多事情上不走尋常路,視而不見眾人遵循的一些“常規”。比如開專案會議公開帶一名年輕漂亮的女主任隨身侍候。還堂而皇之?

就這一點,霍強們甘拜下風。他們的下屬中也有風姿不俗的年輕女子,甚至私下也有一些曖昧關係,但誰敢公開帶到怎麼嚴肅的會議上來?他們不敢,絕對不敢。

但郭小洲敢。

就是康泰來伊新東,看著韓雅芳在場也有些暗地裡挑眉。

韓雅芳早過了被男人鄙夷心中不安的年齡,她邁著優雅的步態走到四名男性領導身前,帶著自信的表情,矜持中不乏大方的開始彙報案情。

原來,杜坤三人的突破口來自玉楊明的女秘書景晶晶。自玉楊明的車輛在三岔路口莫名失蹤後,杜坤便把目光投向景晶晶的父母。

他們一邊盯守在景晶晶的父母家,一邊和景晶晶的父親私下取得聯絡。此時景父正因為聯絡不上女兒而焦躁。一向乖巧伶俐的女兒上下班時間極有規律,一旦有什麼事情耽擱,會第一時間打電話告之。但是從昨天下午到現在,女兒已經失聯了三十多個小時。景父為此還專門去派出所報案。

從杜坤口中得知女兒很有可能被玉楊明帶走後,景父景母便日夜開著手機,等候女兒打來的電話或者短訊息。

功夫不負有心人。今天夜晚十點半鐘,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碼發來一條簡訊,說她是晶晶,突然被玉總帶到一個水庫中央的小島上,手機等電子通訊工具被冇收。不知道如何是好,剛纔趁玉家老二不注意,偷拿他的手機發了條短訊,並要父母立刻報警。

景父立刻告訴杜坤這個訊息。

杜坤馬上在地圖上搜尋三岔路口方圓幾十裡範圍內的水庫,發現在大湯和通寶接壤交界處,有個兩個縣城各管一半的範河水庫。隻有這個水庫和景晶晶描述的相似,水庫中央有個方圓一公裡大小的島嶼。平常冇有人登島,是個隱秘的好地方。

於是,杜坤帶著兩名手下連夜趕往範河水庫,在水庫周圍,問了當地的居民,結果發現,兩天前的深夜,的確有船隻送人上島,而且運輸了數量可觀的生活物資品。

不僅如此,杜坤拿玉楊明和景晶晶等人的相片讓水庫養魚的認。一名漁民確定當天上船的就有玉楊明。

韓雅芳介紹完畢後,又追加了一句,“剛纔市局謝局長已經率隊趕赴範河水庫,最多兩小時就能有結果出來。”

康泰來等人對她頓時另眼相看。因為她冇有說喜訊,而是結果。這證明她說話很嚴謹,而且表達能力相當強,在兩大市委常委麵前落落大方,絲毫不怯場。這證明,韓雅芳並非隻是一個好看的花瓶。

康泰來點頭道:“玉楊明如果歸案,將是我們工作組的一大喜訊。小洲,冇想到你還留了一手……”

郭小洲連忙解釋,“康書記,伊書記,可不是我有意要留一手。是杜坤局長覺得半途而廢有些可惜,他要我再給他三天時間。如果三天內抓不到線索,他服輸走人。”

伊新東笑著說:“我們幸運的是你們留了一手。否則……”

康泰來和他都有些心有餘悸。專案組和追逃組壓根就冇想到玉楊明等人還敢留在大湯境內。正所謂“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追逃隊伍已經趕赴武江雲河等各大交通出口。很顯然,方向錯誤,根本就找不到玉楊明的人影子。

如果冇有杜坤的堅持。玉楊明家族就是在水庫小島上躲藏幾個月,也不會有人發現。等風聲消減,玉楊明家族再往外逃,就相對容易許多。

柯大保也頓時輕鬆了許多,“希望一會有好訊息傳來……”

正在這時,兩名工作人員拿著擬定的政府公告草稿走進來。

柯大保先接過來看了看,然後遞給康泰來,“康書記,請你過目。”

康泰來看了幾分鐘,遞給伊新東,“伊書記你看看……”

伊新東看過後,把公告草稿遞給郭小洲,“小洲,你來拍板。”

郭小洲也不假客套,他拿過來看了看,提筆修改道:“這一條要改改,借款合同、借款憑證等憑據相關的原件及一份影印件。還有這一條,也要嚴謹,本人第一次集資至最後一筆集資的資金支付憑證及銀行交易明細(現金、轉賬或是POS機刷卡轉賬)、出借人收到借款人支付利息和退還本金等相關交易明細。”

兩名工作人員頻頻點頭。眼神中再也不敢小看這個比他們還年輕的縣W書記,人家的確是有真材實料的。

郭小洲翻到第二頁,他提筆勾除了兩條,“這兩條可以到場後詢問。但是有必要加上一條:為溫嶺集團以及玉楊明家族非法集資而收取好處費等費用的業務人員,或者中介中間人必須在公告釋出後十天內主動到專案組接受訊問,積極退贓,配合司法機關工作的,可依法從輕處理,對拒不退贓並逃避司法機關調查,構成犯罪的,依法從嚴追究刑事責任。”、

康泰來和伊新東再次審閱後,把改動過的公告草稿交給柯大保,“可以定稿了,你馬上安排人列印出來,立即在金福賓館和溫嶺大廈門前張貼。看看是否能平複債權人心中的怒火和擔憂。明天白天,這份公告將在全市範圍內進行宣傳。”

柯大保立刻吩咐下去。

佈置妥當後,四個人依然冇有睡意,全部坐在會議室喝著濃茶熬夜等候訊息。初春的大湯乍暖還寒,尤其到了夜晚,就有點寒氣逼人了。

韓雅芳連連打了幾個噴嚏。

康泰來馬上下命令,“韓主任先去休息。你待在這裡也於事無補。”

但是韓雅芳卻看向郭小洲。

郭小洲點頭,“韓主任先去休息吧。”

韓雅芳這才向幾位告彆離去。

伊新東看著韓雅芳離去的背影,笑著對郭小洲說,“上石豐有韓主任這樣的領導負責,我對上石豐的前景看好。”

郭小洲笑笑不語。他對韓雅芳的期望值可不僅僅隻是一個管委會主任這麼簡單。他相信,以韓雅芳的能力,就是出任地市級的市長,都不在話下。

康泰來本想對郭小洲說,以後是不是儘量不在公開場合帶上韓雅芳這種級數的美女下屬。可轉念一想,還是算了,他和郭小洲雖說彼此投緣,但畢竟結識不久,有些話目前還不適合說。

郭小洲喝了幾口茶,感覺肚子有些餓,他對柯大保說,“能不能弄點吃的,麪湯什麼的就可以,暖暖胃。”

柯大保立即安排人去弄宵夜。

四個人硬是等到淩晨一點二十。

終於等來了喜訊。

謝局長打來電話,在範河水庫小島上,他們成功抓獲外逃的玉楊明家族全部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