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玉婉來的突然,走得也快。

她陪著武玉昆在賓館坐了一小時,等郭小洲拿來大湯兩個文化主題公園和溫泉城項目各項資料後,她便告辭離開。

武玉昆自然跟著走了。

郭小洲挽留午餐未果,他把兩人送出賓館,目送車輛離開,然後掏出電話,聯絡羅治國。把大湯政府釋出公告以及玉楊明歸案的情況介紹了一遍。

羅治國很乾脆的說,專案組和大湯政府要縷清玉楊明集資的財務情況,至少需要一個星期的時間。他正好也需要時間說服廣漢農商行的董事會,同時也要做好前期項目調查分析工作。

兩人約定,一個星期後,正式在大湯碰頭。

剛放下電話,杜坤的電話打了進來。

郭小洲高調的表揚了他,杜坤很謙虛的說是他分內的事情,主要是冇有讓景華警方丟臉。

郭小洲本來以為杜坤等人抓獲了玉楊明,應該回到景華休息。但杜坤告訴他,他剛離開大湯縣公安局。從昨天淩晨到現在,一直在配合專案組方麵調查審訊玉楊明家族成員,今天上午審訊有了關鍵突破,他們三人才得以離開。

郭小洲一聽,立刻有了邀請他們吃個午餐的想法。

“你們現在人在哪兒?”

“剛出大湯公安局……”

“你們就在公安局大門等我,我馬上過來。”

“……好的。”

郭小洲掛斷電話,馬上撥打韓雅芳的電話,說他馬上驅車來金福賓館大門接她。他要趁為杜坤慶功的同時,帶韓雅芳和杜坤這兩員上石豐的大將去劃定園區現場看看。

五分鐘後,他在金福賓館樓下接了韓雅芳上車。

韓雅芳上車就神情古怪的看著郭小洲,“茶樓老闆娘人呢?”

“走了。”郭小洲說著對司機池大海說:“去大湯縣公安局。”

“走了?”韓雅芳語氣有些遲疑,“怎麼就走了呢?”

“哦!她幫忙引薦了一名潛在投資商。剛纔初步談了談。”

“接盤溫嶺集團工程?”

“好像如此。”

“談成了?”

郭小洲笑著搖頭,“哪那麼快。對方隻是拿走了項目資料。”

“應該留她吃頓飯啊,這忙前忙後的……”

郭小洲啼笑皆非,他往後靠在座椅上,不打算再解釋什麼。從內心,他是不看好這個武玉昆的,哪怕他的名氣大,輝騰置業的牌子如何響亮。因為從根本上,這樣的項目就不是輝騰置業的主業和經營方向。項目和項目之間有質的區彆,一線大城市和小縣城之間,又是天與地的區彆。

但羅治國和他的新星地產卻是從最基層的縣城甚至鄉鎮做起來的,縣級城市是新星地產的核心主業。況且羅治國擅長把複雜的事情簡單化,而且有打亂戰的經驗。當初能在大型國企白山礦山經濟開發區坐上一把交椅,莫不是血雨腥風裡殺出來的。

用郭小洲的話說,羅治國現如今是登上“三千大道”的人,鋼筋鐵骨,風雨不透,尋常的事情壓根就難不住他。

而且,他判斷武玉昆拿不下這兩個項目的基本原則,一是交情,二是操作能力。

因為,這兩個項目做好了,也很難賺什麼大錢,一旦做不好,虧損是必然的,甚至钜虧。羅治國答應出手,友情成分居多,否則,以羅治國現在的目標和主攻金融,是不大可能出手接盤的。

但是武玉昆就不一樣。他也許會給小碗麪子,但越是介入實際操作層麵,武玉昆退縮的可能就越大。

承擔的風險太大,和收益根本不成比例。

他閉上雙眼,車外的陽光投射在他的側臉上,秀氣卻不失俊朗的五官映照出陰影的立體輪廓。

韓雅芳從他的臉上,看到了一絲疲憊,還有一絲落寞。

她的心頓時有點兒發疼。彆人不瞭解他,說他在景華,甚至在雲河怎麼怎麼飛揚跋扈,手甚至伸到了鄰縣等等。

不瞭解他的人,都還以為他過著多麼奢華的生活。

實際上,自打去年甘子怡去京都生產後,一直到春節後的這半年中,他都過著孤家寡人的生活。為了避免閒話,他甚至拒絕了縣後勤派駐的年輕小保姆。除了開會,出差,忙工作,他在辦公室待的時間最多。

對於衣食住行方麵,他從來冇有過高的要求,乾淨衛生就是他的唯一標準。

這半年,她從未發現他有任何過界的行為。即便是他的身旁有個隨時都可以自薦枕蓆的女人。

車很快到了景華縣公安局大門。

但郭小洲卻響起了輕微的鼾聲。

“郭書記,到……”池大海剛開口。

“噓!”韓雅芳連忙豎指示意彆叫醒郭小洲。

但郭小洲還是很快醒了過來,睜開眼,搖搖頭,“呃!到了……韓主任,你下車去看看,杜坤他們在門口等,找到他們,讓他們的車跟上大海,一會去上石豐規劃區轉轉,那裡將是你們即將投入戰鬥的地方。”

韓雅芳猶豫半晌,本想勸郭小洲找個地方休息休息,但以她對他的瞭解,還是收口下車。

不一會,韓雅芳回到車上,“杜局的車跟在後邊。”

池大海馬上發動汽車。

二十分鐘後,池大海的車下了國道,來到一個小有規模的經濟開發區內。

“停車。”郭小洲第一個下車。

韓雅芳和另外一輛車上的杜坤毛明星賀三舉都從車上下來。

“郭書記!”

“郭書記好!我是縣經偵大隊副隊長毛明星。”

“郭書記好,我來自縣刑偵大隊,我叫賀三舉。”

郭小洲笑著和他們一一握手,“我代表縣委縣政府感謝你們,你們冇有給景華丟臉。同時,也表示對你們的慰問,你們辛苦了!”

“謝謝郭書記!”

“我們不辛苦。隻要能完成工作任務,我們比什麼都開心。”

毛明星和賀三舉是第一次和縣W書記握手,都有些緊張。

郭小洲笑指著杜坤,“杜大局長,強將手下無弱兵啊!”

杜坤嘿嘿一笑,“主要是您領導得好。”

郭小洲無語,“你這馬屁拍得可不算高明啊!老杜。”

杜坤訕笑,“我是實話實說。”

郭小洲打了個哈哈,轉移話題,看著不遠處的廠房,以及腳下的道路,“這裡就是大湯的石黃經濟開發區。”然後伸指指向東方,“過了這條國道五公裡,就是通寶縣的上亭經濟開發區。”

望著廠房雖多,但有些冷清的石黃經濟開發區,韓雅芳和杜坤的臉色有些嚴峻。他們倆可是郭小洲親自點的將,如何整合上石豐併成就輝煌,不僅是百姓的福祉,同時也意味著他們的仕途高度。

但目前看起來,任重道遠。

郭小洲似乎察覺到他們的心情,笑著說,“整合完畢的上石豐總占地麵積四十七平方公裡,將下轄十二個行政村,園區人口達四萬八千人。如果再加上未來的外來人口,總人口預計將突破七萬人。”

“這將是個什麼概念呢。上石豐不管是園區占地麵積還是總人口,都是省內市級開發區第一。甚至可以和兩個省級開發區媲美。韓主任,杜局長,你們肩負重擔啊!上石豐能不能一炮打響,將決定大湯景華通寶三縣未來十年的命運。”

韓雅芳認真道:“我會儘全部努力。”

杜坤也沉聲保證,“我將全力配合韓主任,對園區的運轉保駕護航。”

郭小洲微微點頭,目光看向毛明星賀三舉,忽然說,“韓主任,管委會政法綜治辦公室好像還缺一名主任,我建議,你從他們兩人中挑選一個,都是能打硬仗的人。”

毛明星和賀三舉齊齊一愣,他們不是對級彆敏感且老練的人。當時並冇有意識到,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升遷機會。

就他們目前的級彆來說,都是副科。

但是一個******試點的綠色生態經濟園區的綜治辦主任,起碼是正科。如果將來上石豐有了矚目的成績,提升了園區級彆後,他們的級彆會水漲船高。

這也是杜坤要賭一把的前提。因為能看得到未來的籌碼。

韓雅芳笑著說,“杜局長手下的兩個強將我都想要過來。”

杜坤連忙抗議,“韓主任,他們可是我預定了要帶過來的骨乾,你要一個我認了,兩個全要走,我將來展開工作靠誰?”

韓雅芳不肯讓步,“除了綜治辦,紀工委也缺得利乾將,將來的園區監察室,就涉及到園區基礎建設招標建設,驗收交付使用的全程監督控製……”

杜坤板起臉,使勁搖頭,“不行,我最多隻能讓出一人,這是我的底線。”

韓雅芳還想說話,郭小洲搶在她前頭說,“杜局有他的難處,園區全新的公安分局,他要組建要掌控要展開工作,總需要幾個得利乾將幫手。韓主任,其實我們縣委縣政府還應該有不少有能力有追求的年輕人,我建議你回去和組織部門以及共青團協商,擬定一份名單,再從中挑人,你看如何?”

韓雅芳還冇來得及開口,郭小洲的電話響起。

他一看號碼,馬上接通,隻是臉色越來越凝峻“康書記,玉楊明招了?什麼,缺口六個多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