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縣W書記到底能有多忙?

泛泛的歸納起來大概有兩項,一是無休無止的會議。會議一般是彙報和聽彙報;調研和被調研,這就存在個對上和對下的關係。

再就是無休無止的應酬。這些應酬大部分則是工作需要,哪怕郭小洲現在在景華一言九鼎嗎,但一些他不想參加的應酬也推不掉。

比如這次,農業部下來一個調研組,來西海省調研財政涉農資金整合工作。

農業部調研組一行原定在武江,廣漢,順山等六個比較有代表性的農村調研。但不知為什麼,調研組組長代象維忽然對西海省農業廳提出要去景華縣看看。

按常規,這種臨時改變是有違規定的。中央下來的調研組,調研地,到訪地,陪同人員,都需要提前至少半個月前定好的,甚至包括一日三餐,具體由哪些人陪同吃飯,在哪裡吃,吃的規格與檔次等,都有規矩。

但代司長既然提出來了,省裡也隻能臨時增加行程。於是,省裡通知市裡,農業廳通知市縣農業局。

這樣規格的調研組,夏進勳自然要通知郭小洲。按規矩,需要景華黨政領導人齊齊陪同。至少要一起出現一次,以表示自己的態度。

郭小洲哪怕平時對這類調研檢查團的應酬活動能推則推。但這個調研組帶隊領導是農業部財務司副司長代象維,涉及到農業補貼和農業扶持款等方麵的支援,他這個書記怎麼也得陪同。否則,人家財務司到時把下撥的專項農業資金隨便卡一卡,就足以讓景華急得焦頭亂額。

所以,郭小洲帶著韓雅芳急忙趕回景華。

時間正好,他的車輛在景華高速介麵處與夏進勳等黨政領導人的車輛彙合。

在出口處,他們迎接了調研組一行,除了代象維等農業廳領導,還有西海省省農業廳副廳長陳大委,廳巡視員黃元,雲河副市長陶南以及農業局領導等人陪同。

七八輛轎車,一行二十餘人。郭小洲和夏進勳等景華黨政班子一一寒暄問好。

代象維是個標準的京派乾部,一口京口片子,外形儒雅,風度極佳。不知道是不是郭小洲敏感,他察覺代象維和他握手的時間特彆長,而且態度非常和藹,冇有大部委領導習慣性的傲慢。

他更注意到,代象維和夏進勳隻是客氣的點頭握手。更讓他疑惑的是,調研組一行中有兩名成員居然冇有向他介紹職務,隻是介紹了姓名。

“這位是邱明晨。”

“這位是米之皓。”

郭小洲和他們握手時,心中有點疑惑。前邊的調研組成員都作了具體介紹,比如,“這位是農業部財務司三農辦xx主任”等。

等到他和陶南握手時,郭小洲注意到,陶南好像比以前蒼老了十幾歲,看上去憔悴,冇有精神氣。和他握手時,難得把姿態擺得非常低,伸出雙手,長時間相握,笑著說:“郭書記,我們剛在武江看了你的新聞釋出會,應對有序,舌戰群媒,非常好,非常好……”

郭小洲微微一愣,他本來想到了陶南不會給他好臉色的。幾次被他擠兌,打臉。威望直降,據說在雲河現在說話也不利落了。

郭小洲雖然不待見他,但表麵上的功夫依然做得很足,很客氣的說:“都是專案組全體成員的工作,我隻是代表他們發言。”

陶南看著他,似乎還想說什麼,但後麵的人過來了,他低聲說了句,“有時間一起坐坐。”這無疑是正式向他認輸低頭了。

郭小洲卻笑而不語。按道理他是應該要賞臉的,但陶南這個人,他是準備得罪到底的。

中午的招待宴安排在景華賓館二號樓,規格很高,菜的檔次是按接待省部級領導的標準定的,唯一的缺陷是少了酒水。上桌的是四五種果汁飲料。

冇有酒,就少了敬酒這一程式。總不能拿著一杯果汁敬來敬去吧。

飯後,按慣例召開一個小範圍的座談會。

這個座談會郭小洲和夏進勳都由出席。

座談會後,由夏進勳陪同調研組一行赴鄉鎮調研。

郭小洲總算鬆了口氣,正打算回縣委辦,忽然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他猶豫片刻,接通,“你好……”

“郭書記你好,我是邱明晨。”

郭小洲微微一愣,“我是郭小洲。”

“我在景華賓館八零五號房,郭書記有時間的話,我們見個麵。”

郭小洲覺得突兀,農業部調研組的一名神秘成員忽然約他見麵?邱明晨冇有跟隊去農村調研?

身在官場,最怕就是認識莫名其妙的人,陷入莫名其妙的事,被莫名其妙的人纏上,然後莫名其妙就倒了黴。

特彆這個身份神秘的明晨,忽然約他見麵。他當然不想見這種不知所謂的麵。見麵有兩個基本前提,見麵的目的明確,雙方的身份明晰。

所以,他很含蓄的說,“不好意思,我下午……”

邱明晨不給他推辭的機會,在話筒裡輕聲說了一句話,“石常明委托我向你問好。”

郭小洲眼眸一亮,立刻說:“我馬上到。”

在敲響五零八號房的時候,他還一直在想,會不會石常明要邱明晨給他帶什麼話。但是稍後他有自己否定了。從隱秘性安全性上講,找人帶話遠冇有直接聯絡更安全方便。

敲開門,邱明晨微笑著請他進來。關上門,這才自我介紹著伸出手,“中組部地乾局乾部三處處長邱明晨。”

郭小洲忍不住驚訝的表情,但依然很熱烈的和他握手,“邱處!歡迎!歡迎!”

邱明晨淡淡一笑,伸手請郭小洲坐下。開門見山道:“我和石常明同誌是黨校同學,多次聽他談到你。”

“那是石哥抬舉。慚愧!”

“我這次來,其實是打前站的。”

郭小洲聞弦知意,心裡猜測,這是要提升的節奏?可是,他在景華擔任書記還不到一年。再說,真要提拔,也輪不到最高組部部門出麵,他的級別隻夠市組織部門談話。

如果真有提拔這回事,石常明也應該提前知會他。

一時間,郭小洲有些迷糊。

邱明晨用帶著羨慕的眼神看著這個年輕的縣W書記。自打郭小洲進入中組部梯隊觀察名單以來,他就詳細瞭解過郭小洲。對於這樣一個格外受上天眷顧的年輕人,他隻有羨慕和嫉妒。

特彆是這一次,郭小洲在上石豐綠色生態經濟園上的出色表現,獲得了高層幾位領導的賞識。特彆是在內參上有了兩位大佬圈點後,中組部裡立刻有了提拔他的聲音。發出這個聲音的人是常務副部長,也是部長的有力人選。

可以說,郭小洲是沾了政治的光,這位副部長髮聲提拔郭小洲,無非是藉以向兩位大佬示好。否則,根據提拔程式,處級的郭小洲那會進入部級領導的法眼。

“是這樣的,前段時間,環保部向組織部門提出要新鮮血液,宋力俠部長還直接點名要你去環保部。”邱明晨笑著說,“我們組織部門就是你們的孃家,是替你們服務的。宋部長點名你去環保部環境監測司,擬任副司長。我先來打個前站,和你溝通溝通。如果你願意,我回去向領導彙報,然後可以啟動調動機製。”

郭小洲驚喜交加。

環保部環境監測司副司長,那就是副廳級。而且這個司在環保部位高權重,是項目環評的第一道關卡。而且他的履曆中正差了部委工作的環節。再加上宋力俠的看重,三五年內,他上正廳不在話下。

到那時,他才三十三四歲。華夏最年輕的正廳領導之一。

可是,為什麼石常明冇有事先和他打招呼呢?

郭小洲猛然驚醒。以他和石常明的關係,是好事,石常明於情於理都不會瞞他。石常明沉默,隻能意味著一種情況。

石常明和耿辦的領導不希望他進部委。至少,不要那麼快。

而且他還真捨不得離開雲河,離開景華,離開上石豐。

何去何從?

他選擇進部委,級彆可以快速提升。至少,追趕熊文濤的步伐更快了。而且,還很輕易的越過廳級大門。

廳級大門往往意味著仕途的長度和寬度。

?邱明晨馬並冇在意郭小洲沉思的表情,在他想來,這樣的跨越冇有人不會接受。不到三十歲的副廳啊!既完善了履曆又提上了高度。以郭小洲的受關注度,在環保部熬上一兩年,再下派,妥妥的一個地市級市長,甚至是書記都有可能。邱明晨還以為郭小洲不好意思立刻答應,他笑著說:“你是石常明的朋友,那麼也是我的朋友,我先恭喜你……”

郭小洲不等他說完,聲音乾脆說,“不好意思,讓邱處長失望了。我還是想在基層做點事情。而且手頭還有幾項工作未完結……”

邱明晨大吃一驚,“你拒絕進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