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最終冇有撥打單彪的電話。並且,他下午還撥通了陶南秘書何淼的電話,告訴他,晚上他臨時要趕往省城,無法和陶南完成見麵。

陶南收到秘書的訊息時,正在陪農業部調研組一行吃飯。

本來飯桌上的氣氛很是活躍,地方領導和部委領導之間相互恭維,一方說感謝招待,另一方說招待不週。

其中最活躍的人是陶南,他之前得到秘書的彙報,說郭小洲答應晚上九點和他見麵。到了他和郭小洲這個級彆的領導,私下見麵,往往意味著彼此都有達成和解的意願。

見麵不過是完善程式,表明各自態度。

但是,冇等他高興幾個小時,郭小洲居然反悔了。這讓他大為光火。以至於在酒桌上都掩飾不住鬱悶的心情。

一直談笑風生的陶南忽然鐵青著臉不說話了,飯就吃得有些悶。早早便散了席。

急急忙忙回到飯店的陶南第一時間把秘書召來問話。

秘書恭恭敬敬給陶南倒了一杯解酒的白開水,低聲把他和郭小洲之間的通話內容敘述了一遍。見陶南繃著臉不說話,秘書何淼大著膽子說:“陶市長,我認為您冇必要給郭小洲這個麵子,他這種不知天高地厚……”

“住口!”陶南突然把茶杯往桌子上狠狠一摜,想說什麼,嘴唇哆嗦半天,聲音忽然一啞,歎了口氣,道:“通知小張,我們馬上返回雲河。”

秘書戰戰兢兢提醒道:“按日程安排,您明天要繼續陪農業部調研組調研……”

陶南毫不猶豫說:“不用提醒我,你和市政府聯絡,換人過來。”

陶南現在再也冇心思在基層敷衍,他主動要求陪農業部調研組調研,無非是想藉機會和郭小洲見麵,爭取化解彼此之間的矛盾。

但是,郭小洲很明顯拒絕了他。這比前幾次打臉還要讓他疼痛,甚至是羞恥。

他怎麼還能杵在景華?他有什麼臉去麵對郭小洲?

他必須回去,他現在唯一能抱的大腿就是陸逸。

他要回去見陸逸,哪怕再委曲求全,也要獲取陸逸的支援。

…………

…………

京都。

耿克輝走出會議室,石常明趕緊迎上前,把耿克輝帶到一個盥洗室。

彆人不明白,他這個秘書最清楚,領導每天要麵對的會議和如山的公文,是多麼的辛苦。也許下麵的乾部有可能在會議上敷衍了事,但作為高級領導人,不僅要講禮儀,坐姿,笑容,還要認真傾聽,並且少不了發言。

這樣的會議每天都有數場之多,連軸轉。

石常明遞上溫熱的白毛巾。

耿克輝擦了把臉,把毛巾扔給石常明,似笑非笑道:“你好像有話說?”

石常明笑著說:“今天得到的訊息,郭小洲拒絕了環保部的建議。”

耿克輝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抬頭摁了摁額頭,片刻之後才道:“意外又不意外。他是個心裡清楚、做事也清楚的人,不像他這個年紀該有的表現。有大追求啊!”

石常明笑著說:“我在他這個年齡肯定不能做出和他同樣的選擇。”

耿克輝一邊步出盥洗室一邊說:“說到他的選擇,我更欣賞他在新聞釋出會上的表態。權力就是責任,責任就要擔當,用擔當的行動詮釋對黨的忠誠。這樣的話誰都會說,但冇有人敢立下軍令狀。常明。你一會和宣傳部門聯絡下,讓他們重點推廣推廣這樣有利於我黨乾部優良形象的事蹟。”

石常明難得見耿克輝如此高調的讚許一個人。他暗暗羨慕郭小洲,有了耿克輝的支援和關注,想不飛黃騰達也難。他暗暗考慮,對郭小洲,自己是不是再主動點?

…………

…………

農業部調研組離開景華後四天,羅治國帶著他的商業團隊來訪大湯。

郭小洲作為引薦人和專案組領導,他留在大湯參與全程考察並主持商業談判。

儘管他和羅治國是亦師亦友的關係,但各自站在各自的立場上,誰都不肯多退一步。

用羅治國的話說,友情歸友情,生意歸生意。他幫郭小洲是一回事,但涉及到商業原則,以及他得對廣漢農商行負責的態度。預示著這是一場艱苦卓絕的談判。

羅治國帶來的商業團隊專業性很強,談判中既契合了投資人關心的點,也覆蓋了大湯政府方麵的利益。應該說還是做出了一定的讓步。

作為雲河方的主持談判領導,郭小洲方麵的談判成員都是專案組成員以及大湯政府官員,他們也有自己不可逾越的原則底線。打馬虎眼都是高手,輪到拍板時,都往郭小洲身上推。實際上是政府談判組並不瞭解這個投資接盤商業操作的難度。隻是本著最原始的認知,羅治國一方肯定有利可圖。

但是,郭小洲個人並不能代表組織,他必須穩妥,他有自己的底線和原則。

這個底線就是投資人前期墊付溫嶺集團所欠的集資兌付款。

在墊付款項上,雙方相互討價還價,彼此強硬過,妥協過。

談判期間,還有個小插曲。大名鼎鼎的輝騰集團老闆武玉昆偕商業團隊前來大湯。也開始了同大湯縣政府的談判。

正是這個小插曲,促成了大湯縣政府和羅治國商業團隊協議的簽署。

本來,大湯方對羅治國一方麵提出的一些要求有些質疑。但聽取了輝騰武玉昆方麵的開發計劃和金融方案,誰給出的條件好壞,頓時有了高下之彆。

有了對比的強烈反差,大湯政府談判官員頓時有了自己的判斷。

於是,在一場足足進行了二十多天的拉鋸戰後,雙方終於達成了一份框架協議。

十五天後,廣漢農商行的六點七八億墊付款到賬。

郭小洲再次返回大湯,親自主導了兌付工程。

至此,他兌現了他對公眾的承諾。

報刊媒體再度熱炒了這個兌付事件。每天向景華新聞辦申請采訪郭小洲的電話絡繹不絕。

而當事人郭小洲采取一概婉拒的態度。出風頭固然好,但凡是有度。

完成了大湯專案組的兌付工作,餘下的事情就基本和他無關了。他在回到景華的第二天,就撥通了黃玉婉的電話。

從玉楊明集資案發,到完美解決。黃玉婉功不可冇。甚至是第一功臣。他必須謝謝她。

“小碗老闆,告訴你一個好訊息。玉楊明集資案集資款已經全部兌付。”、

黃玉婉在電話裡淡淡地笑了笑,“恭喜。”

“這個棘手的事件能這麼快解決,真是要謝謝你了。”

“謝謝我?我無功不受祿。我隻是介紹了武玉昆,但他……”

郭小洲打斷她的話,“我查了你發的那條簡訊號碼。知道是你。冇有你的及早提醒,玉楊明集資案會走到什麼程度,影響多大,後果多惡劣,簡直不敢想象。”

黃玉婉在電話裡沉默半晌,“我那隻是順水人情,關鍵還是你自身的努力。”

“還有武玉昆的引薦,冇有武總輝騰集團的參與競爭,大湯兩個項目的合約也不會那麼快完成簽約。所以,我一定要請你吃頓便飯,你看什麼時間有空?”

黃玉婉遲疑了一下,“我現在人在外地,還不知道什麼時間返回景華……”

郭小洲笑了笑,“時間不限,你什麼時間返回景華,給我來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