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忙完了專案組的任務,另一個重頭戲也即將開場。

上石豐綠色生態產業園區確定在六月十五號開園。介時,省領導成剛,市領導陸逸,趙衛國,省農業廳,省工商聯,景華,大湯,通寶三縣領導以及一些商界名流確定出席。

開園前的籌備工作也緊鑼密鼓的展開。

最忙碌的人自然是園區管委會主任韓雅芳。但是,郭小洲也冇有閒著。他要幫韓雅芳掃除一切障礙,比如園區的前期規劃,整頓,清理,以及機構的組建,人員調配等等。

經過各方磋商,上石豐經濟產業園區名義上為市級開發區架構,實際由雲河市授權景華大湯通寶三縣共治的原則。經濟園區管委會行政編製七十四人,其中:上石豐綠色生態經濟產業園區黨工委書記1名(由雲河市委常委兼任),園區管委會主任1名,園區黨委副書記、管委會副主任1名,園區管委會副主任四名,市紀委派出園區紀律檢查工作委員會書記1名;中層領導職數38名。後勤服務人員編製5名。

市公安局、市人力社保局、市國土資源局、市建設局、市規劃局、市市場監管局、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等部門對派駐在上石豐園區的機構,實行雙重領導和管理,業務管理由各派出局負責,日常管理由管委會負責,乾部任免由各派出單位黨委(黨組)提名,在征求園區區黨委意見後,由各派出單位黨委(黨組)任免。

在和大湯通寶縣的多次溝通後,韓雅芳牢牢守住了園區財政,公安,貿易發展局和國土四個部門。也就是說,以上四部門的領導必須獲得韓雅芳的認可。

實際上,市裡對上石豐是抱著“雞肋”的態度。明知道上石豐是個耀目的惠民工程,市裡當然想收權,但無奈郭小洲和三個縣的態度強烈,而且郭小洲頭上籠罩著高層光環,陸逸無法下手。

好吧,你們底下人自己玩吧。我們還不愛管了。

可是,鑒於高層的關注度,對於上石豐管委會提出的一係列“囂張”條件,陸逸們又無法視而不見。

於是,就出現了上石豐這樣難得一見的怪胎。名義上是市管經濟產業園區,派出機構也是市裡承擔,財政編製等等,但實際管理領導層卻不由市裡任命。這等於市裡出錢出人卻冇有任何回報。

憋屈!

更憋屈的是,上石豐管委會(實際上暫時就是三縣的領導)還要在派出機構領導任命上挑三揀四,看不中的不要(韓雅芳已經頂回了四五個部門一把手的任命),令市各局的頭頭腦腦們很是頭疼。

如果說這些問題市裡還能強忍,那麼在管委會黨委書記的人選上,市裡則毫不讓步。哪怕黨委書記隻是個兼職,甚至是個擺設,但市裡也需要這個擺設。

所以,纔在黨委書記的人選上設置了一個高級彆的職務門檻——市委常委。

雲河市為了這個頭罩光環的黨委書記,很早就開始了暗地裡角逐。市裡推出了三個有力的人選。

陸逸推出了副市長陶南。

文句容也想借上石豐的東風,他這個副書記也上了推薦名單。

第三個人選是常務副市長農家貴。

原本陶南的呼聲最高。原因無它,有陸逸的支援,以及陶南的分管工作契合。但是最近很多工作人員發現,陶南很少去陸逸的辦公室,這非常罕見。

後來有人傳出風聲,說陸逸在辦公室曾經大罵陶南,甚至摔了他心愛的飛馬鎮尺。第二天,陸逸的秘書胡明毫無征兆的外放市水利局,雖然擔任副局長,但是排名最後的局長,還冇有進黨組班子。

這等於明顯的放逐。

按一般規律,********的秘書外放,彆說下麵縣市的黨政主要領導,最低都要去財政稅務公安等關鍵直管局任排名靠前的副職。

去水利局,是完全的遭貶。

最令大家驚訝的是,上次常委會,陸逸居然提出陶南主動放棄競爭上石豐黨委書記一職。而陶南自己也點頭默認。

文句容和農家貴開始還疑神疑鬼,不知道陸逸玩的什麼花招。

但是,隨著陸逸明顯疏遠陶南,而陶南也越來越低調,越來越邊緣化,市領導終於明白,陸逸和陶南分道揚鑣了。

於是,這個名額隻剩下文句容和農家貴競爭。

說起來,這兩人各有優勢和劣勢。

文句容本身是搞黨務工作的,這是優勢,但劣勢是他不懂經濟。

而農家貴擅長經濟工作,市區的兩個經濟開發區都是他在主管。劣勢是,他這個常委副市長太忙碌,兼任上石豐黨委書記,根本冇有時間去管理。

市層麵上,陸逸保持不偏不倚的態度。

趙衛國支援農家貴。

文句容本身實力不差。

兩人似乎誰也不上風不下風。

這個名單陸逸也不拍板,他索性直接上報到省裡。讓他們去省裡爭。

省長周其昌看到雲河市送上來的報告,非常惱火的扔在桌上,“這個陸逸,搞什麼名堂?一個市級開發區的任免權都捅到省裡,他這個書記是吃乾飯的?”

趙長天笑著說:“陸逸也許想維繫平衡。”

“維繫平衡?誰也不得罪?不想得罪人的領導能是好領導嗎?”周其昌對陸逸這個丁毅手下的大將本身就不怎麼感冒。他本身是開拓型領導,欣賞的也是有膽識有魄力的乾部,類似陸逸這種平衡型穩定型乾部,是不看中的。

但省書記丁毅卻非常喜歡使用這類乾部。既不可能出漂亮成績,但也很難出問題的乾部。

趙長天建議道:“要不轉丁書記或者打回雲河……”

周其昌冷笑一聲,“長天,你這是推卸責任的做法。”

趙長天嗬嗬一笑,摸了摸腦袋,苦笑不語。

“既然他們要推卸責任,我就讓他們的想法全部落空。長天,雲河除了這兩名人選,就冇有其他人選了?”

趙長天一愣,很快反應過來,吐出三個字,“郭小洲?”

周其昌笑著說,“你先讓這小子來省裡見見我,他現在眼眶高啊,未必看得中這個位置。”

趙長天搖頭道:“上石豐是他一手創建的,他感激還來不及呢。”

周其昌表情神秘的笑了笑,有些事情趙長天不知道,但瞞不過他。前段時間,環保部領導點名要郭小洲,官升一級,還是關鍵要害部門,但郭小洲卻毅然拒絕。這傢夥心氣高著呢。

“我馬上給郭小洲去個電話,您明天晚上有兩小時的時間。”趙長天請示道。

周其昌點點頭,“你去安排。”

趙長天走出辦公室,拿起電話,撥通郭小洲的號碼,笑著說:“郭大書記,恭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