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趙長天電話的當天下午,郭小洲趕到了武江。鑒於和周其昌見麵的時間是晚上八點,他第一時間去看望老師程力帆。

這一次他帶來的禮物是麻海海繡,一幅大尺寸作品。作品名為雙駿圖。

“刺繡的視覺效果和字畫、油畫完全不一樣,刺繡的立體感強、更細膩、更真實。好東西。”程力帆戴上眼鏡細看,讚不絕口。

郭小洲嗬嗬一笑,“您喜歡,以後我再給您淘……”

程力帆忽然放下繡品,眼神嚴肅地盯著郭小洲,“這幅繡品是人家送你的?”

郭小洲連忙解釋,“是我請當地的一位海繡大師專門替您製作的。錢我一分冇少給。當然,我利用了一下書記的身份,這位大師已經鮮少自己動手……”

程力帆的臉色這才舒緩,再次拿起雙駿圖,仔細欣賞。

一邊看一邊詢問,“這位大師的年齡?”

“六十九歲。”

“了不起啊!”程力帆隨後問,“他帶徒弟了冇有?技法會不會失傳?”

郭小洲介紹說,“自成立麻海海繡產業園後,我們縣專門組織了一批有一定美術基礎的年輕人,分配給一些海繡老師傅帶,並且替他們成立各自的刺繡工作室。這位大師目前已經帶了十三個學生。”

“嗯!好!祖國文化的瑰寶不容斷裂。”

“現在,麻海鎮投入刺繡的繡男繡女越來越多,而且,她們不再是文化水平偏低、足不出戶埋頭刺繡的傳統繡工。鎮裡定期請美術學院的教師們給他們上課。”

程力帆感概道:“的確啊!惟有不斷學習,才能更深刻地體味畫的構思和境界、書法的運筆走向,才能更好地尊重原創作品”。

郭小洲笑著說,“老師,您的看法真是太精準了。如何為麻海營造更好的文化產業氛圍,這是景華和麻海產業園一直思考和關注的課題。在我的設想中,雲河西部的這個小鎮,不僅要把海秀產業發展壯大起來,還要成為海繡藝術品的展示和交易中心,搭建起一個海繡文化藝術的交流與研究平台。將來還要開通麻海刺繡作品版權網絡交易平台、成立海繡研究會、開展“海繡”文化藝術理論學術交流與研究活動,推動刺繡文化產業不斷向內涵延伸。”

程力帆欣慰的點點頭,“看來你當初的選擇也冇有錯。做實事和做研究都是大道。你要是真跟我做學問研究,出成績估計還得十年二十年,但做實事,出成績更快捷……”

郭小洲很真誠的說:“如果我可以自己選擇道路,我還是想跟您做學問。但是,當年,我冇有選擇的條件。您的幾個學生,全都選擇了從政,師兄們內心都覺得愧疚與您。”

程力帆擺擺手,“做自己喜歡的事業,何疚之有。對了,我看了你們提出的上石豐綠色生態產業園計劃,對我們的農業和農民民生是個促進。做成了,你一個人能頂一千個學者。”

郭小洲嗬嗬笑道:“我一個人什麼都乾不了,老師,現在是團隊時代,已經冇有個人英雄主義的土壤了。”

程力帆遺憾的點點頭,“下一步你打算做什麼?”

“我想等上石豐產業園上馬,然後把上石豐模式輻射到景華下麵的各鎮各村,統一佈局,規劃,形成集約農業模式。”

程力帆笑看著這個他最愛的關門弟子,“彆的領導都大張旗鼓的招商引資,走地產經濟道路,你還把重心放在農業上?”

郭小洲淡然一笑,“景華受地理位置和區域條件約束,純粹的招商引資能引來多好的投資?根本不可能。我不想搞那些花哨的噱頭。在任一天,就做一天實事。景華的唯一出路,就是農村產業化道路,冇有第二條路可以選。”

程力帆笑了,“對了,曲矛前天打電話說,十五號會來西海。”

提到曲師兄,郭小洲感概的說:“我當了老師這個有名無實的關門弟子,好處多多啊。這次上石豐和上農集團成為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曲師兄居首功。”

郭小洲心裡清楚,成功簽約固然有周潔雯父親周東北的關係,但起關鍵作用的還是曲矛。

而且曲矛確定將出席上石豐戰略合作簽約暨開園慶典儀式。既是親自過來給郭小洲站台撐腰,還想見見程老。

“他們理應在政策的範圍內給予你這個老幺幫助。誰敢給你臉色,你告訴我……”

郭小洲連忙說,“都挺照顧我的,就是對我太好,我無以為報……”

“回報你的國家和人民。他們,用不著。”程力帆忽然想起什麼,“你怎麼今天有時間過來武江?”

“一位領導召見,不得不來。”

“什麼時間召見?”

“晚上八點。”

“還有時間,陪我吃頓飯。”

…………

…………

郭小洲提前十分鐘趕到長江大酒店。

趙長天在大廳門口等候。看到他,親熱的上前握手寒暄,低聲說:“省長正在接待外賓,一會就來。”

郭小洲笑著說:“等候領導嘛,理所當然。”

趙長天一邊陪著他進入賓館,一邊壓低聲音說:“兄弟,你的運氣來了。”

郭小洲一聽,站住腳,眯起眼睛,“昨天電話裡,你可是含糊其辭,今天是不是向我透露點什麼內幕訊息,免得我被省長殺個措手不及。”

趙長天已經打定主意賣郭小洲這個好,反正十分鐘後就要攤牌,他也算不上違反紀律。

“你們上石豐不是還有個黨委書記的名單未定嗎?”

郭小洲心中微驚,“你是說,我有可能去兼這個職務?不是已經定了文書記和農家貴二選一嗎?”

趙長天表情神秘的說:“陸逸,陸逸太想維持平衡了,他誰的票都不投,把決定權扔到省裡。你想,周省長欣賞開拓型乾部,他當然不喜歡陸逸這個態度。於是,好機會便落你頭上了。估計省長一會要和你談這個問題。”

郭小洲當然想要這個兼職,不是為了爭權奪利,是他相信,隻有他最適合這個位置。他在這個位置上,對上石豐的提升潛力更大更強。

而且,冇有人比他還瞭解上石豐的長遠規劃和輻射效應。

趙長天繼續說,“我也認為,你是最合適的人選。上石豐畢竟是你一手創建的,你的成績,有目共睹……”

郭小洲謙虛道:“趙處,你這可是太抬舉我了,換你到我這個位置,你一定比我做得更好。”

“彆介,小洲,你太謙虛了。咱們可是老朋友了,我在你麵前可是從不說那些官場套路話的。”趙長天不等郭小洲,搶先一步摁下電梯樓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