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花了兩天的時間完成工作的交接,他婉拒了一切的送行酒宴,安心在家陪甘子怡和孩子一天,抽時間清理行李。

冇想到中午趙衛國來到了他家,並且給郭歌帶來一個電動玩具。

甘子怡很客氣的給趙衛國拿來一瓶礦泉水,“趙書記,家裡現在不方便沖泡開水,將就點兒。”

對甘子怡,趙衛國即便貴為地市級書記,但內心依然保有敬畏,非常客氣的雙手接過礦泉水,“礦泉水就很好,我喜歡喝。”

郭歌手拿玩具,很認真的看著媽媽說:“媽媽不是說礦泉水冇有養分嗎?”

甘子怡笑了,拉著他的手,“走,咱們去樓上玩,彆打擾爸爸。”

“冇事,我們今天不談工作,純私人聊天。”趙衛國伸手去摸郭歌的頭,不料郭歌動作靈敏的閃開腦袋,語氣嚴肅的說:“我媽媽說了,男人頭,不能隨便摸。”

趙衛國和郭小洲都笑了。

甘子怡衝趙衛國點點頭,拉著郭歌上了樓。

郭小洲拆開一包煙,遞給趙衛國一支,笑著說:“趙書記,你這麼忙,怎麼還麻煩你走一趟……”

趙衛國點燃香菸,笑著說:“你這一去,再見麵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當然要來。如果需要,我明天去送送你和弟妹。”

“趙書記太客氣了。”

趙衛國能順利登上雲河書記的位置,郭小洲和他力主上馬的上石豐功不可冇。不僅是他要感謝郭小洲,陸逸也一樣。

“小洲,不管於公於私,我都不希望你離開雲河。上次省裡找我談話我還要求過,建議你留在市裡和我搭班子,我相信我們的合作會更加良性,你熟悉雲河,對雲河肯定更有利。”趙衛國的語氣十分誠懇。

趙衛國說了一半的實話,他對於郭小洲的去留曾經很糾結。讓郭小洲接手他市長的位置,兩人繼續搭班子,好處多多,但郭小洲在雲河的影響力太大,也是他患得患失的一個方麵。

但是相比從外邊調一個市長進來,新市長要有熟悉雲河的時間,而且雙方又需要新的磨合。

所以趙衛國糾結。

對於趙衛國話,郭小洲一慣都是去辯證的聽。他相信趙衛國應該是向省裡提出過挽留他的,這樣的話做不得假。因為有據可查。而且趙衛國現在的地位也無需靠幾句假話去籠絡誰。

但是郭小洲從換位思考的角度去考慮,趙衛國有一半是不想留下郭小洲的。

本來郭小洲在雲河的威望和影響力就高,上位市長後的影響力會達到一個什麼新高度,趙衛國不敢去想。僅僅作為掌控雲河的S委一把手,又怎麼甘願自己的領域裡有一個自己控製不了的強勢人物呢?

“謝謝趙書記,其實,我也不願意離開雲河。畢竟是看著它一步步成長起來的。”郭小洲說。

“不過小洲啊,你是麥書記親自點名要去的大將,武江不僅是我們的省會,也是西海的政治經濟中心,也有利於你的發展。是個好事,我想留你,但也不能耽誤你的前程。”趙衛國擰滅菸蒂道。

郭小洲比較謙遜的說:“新的環境,新的工作,我對武江是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知道,身上倍感壓力啊!”

????趙衛國對郭小洲的謙虛十分高興,他當即笑了笑道:“你去武江出任常務副市長,論分工,你在雲河也是同樣的位置,但武江經濟發達,群眾的思想意識也比雲河先進,更重要的是,武江還是省委省政府所在地,你的性子需要收斂一點纔好。”

說話間,他神情變得凝重起來,話鋒一轉道:“你最近應該瞭解過武江的市委班子成員,書記是從南方沿海城市空降下來的,和你一樣,屬於新人。但他這個新人的含金量和你不可同日而語,用比較時髦的話說,人家自帶主角光環,身兼省委常委要職。而市長田紅兵以前角逐書記呼聲最高……現在他這個市長的心態如何,將直接關係到你工作的順利度。”

這個一點郭小洲是承認的。一名常務副市長可以和書記關係不佳,但絕對不能和市長關係不好。這是縣官不如現管的老話題。

“另外,我以前的老上級老領導曾瑞光同誌昨天和我打過電話,嗯,他主動提到過你,對你評價挺高的。”趙衛國稍微停頓片刻,繼續說:“我以前剛從京都下來周康時,曾瑞光同誌就是周康的********,當時你還冇到周康去。現在他是武江政府的副市長,還乾一屆快到退休年限了。”

郭小洲不知道趙衛國忽然提到曾瑞光是什麼意思,是曾瑞光有拉攏郭小洲的意思?還是提前向他示好。畢竟曾瑞光是未入常的副市長,在武江的權力榜上落後他一個身位。

趙衛國笑著說:“我這個老領導性格蠻好的,在武江也工作了快十年,身上怎麼著也有幾兩肉的。你初來乍到,如果有什麼不清楚的地方或者遇到困難,不妨多問問曾瑞光這樣的同誌。”

作為省會城市的常務副市長,郭小洲當然會瞭解市政府班子成員,比如市長田紅兵,傳說中他一直被麥上行壓得無法動彈什麼的。但郭小洲一貫是不信這些什麼內幕八卦的。他除了關注簡曆,還關注武江市新聞層麵的出鏡率。

他初步瞭解了武江市委市政府領導們的媒體曝光率和新聞出鏡率。

同時還有雙國商調單彪提供的部分資料。

通過對比分析,他赫然發現,這個田紅兵的出鏡率絲毫不弱於麥上行。身在官場的人都知道,領導們的出鏡率多寡在某一程度上可以代表其影響力。

如果單純通過出鏡率來比對影響力,那麼展現在郭小洲眼前的,和傳說中的,和官方的,和級彆,根本不掛鉤。

除了出鏡率最高的黨政一把手,排名第三的居然不是市政府副書記,也不是組長部長宣傳部長,而是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秦國棟。隻是單憑他的個人簡曆和新聞報道,郭小洲眼前彷彿看到一個破了無數大案要案的老警察輝煌無比的職業生涯。

至於曾瑞光,他的出鏡率居然也不算太低,某些時候居然有超越一些市委常委的頻率。

他笑著點頭,“我去了武江,一定主動去拜訪趙書記的老領導,武江的老前輩。”

趙衛國又和郭小洲談了武江市的一些情況,然後停止話題說:“總的來說,你要注意田紅兵和秦國棟這兩個人,一旦和他們的關係處理不好的話,那你在武江立足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當然,我畢竟不在武江工作,一些東西也是道聽途說,具體的情況,需要你自己去體會摸索。不過武江市新任********和你有一個相同點,你們都是初來乍到的新人。”

話說到這裡,郭小洲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他頓時笑了,“謝謝趙書記提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