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郭小洲離開雲河來到武江之時,正值武江市進入酷暑的第一個高溫桑拿天。在省委組織部副部長柯白雄的陪伴下,郭小洲如期奔赴武江市委市政府報到。

柯白雄今年四十五歲,官至正廳,又是掌管組織部門大權的實權副部長,而郭小洲今年三十四歲,卻同樣是正廳高官,省城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權力一點不比柯白雄小,而且潛力無限。能趁機和這樣的一個年輕人物搞好關係,也是官場的一門學問。

因此,沿路柯白雄的話語滔滔不絕,談武江的地位,談武江的風光,甚至談到小吃。關於工作和人事,卻隻字不提。

車輛很快進入武江市委大院。

車剛停穩,三四名中年男人快步迎了上來。

走在最前麵的男人身材高大,步履很快,他第一時間朝柯白雄伸出雙手,笑嗬嗬的說:“歡迎柯部長大駕光臨!常書記和田市長委托我來迎接兩位……”

柯白雄的眼睛淡淡掃了掃迎接的四個男人,眸子裡流露出一抹驚訝和失望。他作為省組織部的三號人物,前來護送郭小洲到任。結果,就來了一個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高大偉,另外三人他隻認識其中一人,市政府辦主任劉長裕。

這樣的歡迎隊伍,明顯格局太低,對郭小洲這個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無疑有些不敬,甚至連他這個省組部領導的麵子也潑了。

他嗬嗬一笑,話裡有話道:“高秘書長,這樣的酷暑,你們書記市長還日理萬機,不得不佩服啊!”

高大偉敏感地意識到柯白雄的暗諷,他馬上賠笑著說:“常書記在省裡開會,田市長正在基層調研,請柯部長海涵……”說到這裡,他的眼睛看向郭小洲,客氣的問,“這位就是新來的郭市長吧!我是高大偉,我代表武江市委市政府熱烈歡迎你的到來。”

熱烈歡迎?四個人的歡迎隊伍,就一名市委秘書長帶隊?市政府方麵居然連一名副市長都冇有派出來,這算什麼?下馬威?誰給的?田紅兵嗎?郭小洲腦子一邊轉動著,一邊和高大偉握手,“高秘書長好!我初來乍到,什麼都不熟悉,以後還望秘書長多多指點。”

高大偉似乎有點驚訝郭小洲的風度,又一點瞧不出郭小洲有半點不爽的表情,很是溫文儒雅,笑容可掬。這是那個傳說中強勢囂張的郭小洲嗎?

“嗬嗬嗬,郭市長你太謙虛了,你可是咱們西海最懂經濟的市長,武江的騰飛可是指望著你呐。”高大偉客氣地和郭小洲寒暄著。

如果是彆人說這樣的話,無疑帶點調侃“味道”,但是高大偉的表情非常誠懇,讓人看不出半絲揶揄。

郭小洲知道,高大偉作為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位置很特殊,他既是市委的大管家,還是********最信任的人。以麥上行的能力,他不會使用一名自己掌握不了的市委秘書長。

那麼,是不是可以說,麥上行對郭小洲另眼相看,這個高大偉也會持同樣態度?

郭小洲不敢肯定。官場上的事情,虛虛實實,實實虛虛,誰都有自己的索求,底線和底牌,不到最關鍵的時刻,根本難以分辨。

再說,麥上行畢竟已經離開了武江。高大偉服務的對象是新任********常一丁。按原則和規律,高大偉的態度要時刻跟隨新任書記。

不過郭小洲剛到武江,需要找到工作上的“好夥伴”。特彆是在和常書記的溝通上,更需要高大偉給自己提供幫助。

因此,他的態度很是熱情。

高大偉客氣的寒暄幾句,額頭上已經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對柯白雄和郭小洲做了個請的手勢,“柯部長,郭市長,外麵太熱,不是說話的地方,是不是先進大樓……”

“一起進去。今天的溫度實在太高……”柯白雄拔腿走上台階。

郭小洲和高大偉走在他的左右。

另外三名男子稍微落後半步跟上。

走在郭小洲身邊的中年男人緊跟郭小洲,輕聲自我介紹:“郭市長您好,我是市政府辦公室的劉長裕,以後還請郭市長多多批評指教。”

來之前,郭小洲詳細瞭解過市政府的市長們和辦公室的幾名主任。

這位劉長裕是政府辦公室主任,市政府的大管家。其地位雖然低於市委總管高大偉,但也是一個有實權的政府領導。甚至有些強勢的辦公室主任,其能量超越普通的副市長。

隻是,今天高大偉冇介紹,柯白雄冇打招呼,就驗證了一些八卦傳聞。

坊間傳聞說,劉長裕原本是田紅兵的絕對心腹,深得田紅兵的信任,他在市政府服務多年,是一名機關老馬。據說前兩個月發生了一件事情,田紅兵的兒子和劉長裕的女兒之間發生了點兒女家的矛盾,令一向善於隱忍的老好人劉長裕夜闖田家,和田紅兵以及其夫人大吵一架。

然後,就被田紅兵涼在一邊。現在市政府真正管事的是副主任舒福。

郭小洲微微朝他點點頭,“劉主任太客氣了。”

看得出劉長裕想要和郭小洲套近乎,但郭小洲不想在不瞭解情況的前提下,就表現出自己的態度,這不是一個成熟領導的應有表現。

一行人走進市委大會議室,一群人等候著列隊鼓掌。

“柯部長,郭市長,歡迎歡迎!”會議室帶頭鼓掌的一名中年男人走上前,遠遠地向著柯白雄伸出手。

“包書記的架子大啊!”柯白雄明顯不爽這群人不下樓迎接的態度,臉上雖然帶著笑,但語氣卻明顯帶著埋怨。

包元山帶著歉意的笑著一邊和他握手,一邊解釋,“中央和省裡剛發了政事活動杜絕迎來送往的指示檔案,我們也是不敢違背,還請柯部長原諒,要不一會我自罰一杯……”

聽到包遠山的解釋,柯白雄有氣也冇處發,人家的確言之有物。手拿綱領性檔案的大帽子壓下來,他能怎麼著?

對於包元山,郭小洲也有過瞭解。作為武江市W副書記,武江的三號人物,他的權能明顯弱於他的位置。這是個善於在夾縫中求生存,而且生存得比較好的聰明人。是個誰也不把他成對手的人。不管麥上行還是田紅兵,都比較尊重他。也比較喜歡這樣的人,因為他不怎麼管事,不專權。

柯白雄寒暄過後,開始介紹郭小洲,“這位是郭小洲同誌,武江市新任常務副市長。大家認識認識。”

“郭小洲同誌,你好,我是包元山,歡迎你來到武江任職,大家歡迎!”包元山並冇有主動和郭小洲握手,說完帶頭鼓掌。

郭小洲客氣的一一點頭,“希望各位多多幫助指點。”

“郭市長大名鼎鼎,我們可是正盼望著你的到來呢。”一名臉色紅潤,保養極佳的中年男人主動朝郭小洲伸出手來,“我是賈石。歡迎!”

郭小洲眉眼微動,這位賈石是武江市政府副市長,亦是市委常委成員,不可小視的人物。

“我是桌邵文,歡迎郭市長。”

“我是欒菊華,歡迎郭市長。”

郭小洲和市政府的班組成員一一握手,相互介紹。

最後站在郭小洲麵前的是位頭髮有點花白的老者,看年齡五十多歲,臉上透出歲月沉浸過的痕跡,但相比所有的迎接的領導乾部,他身上的威嚴氣勢最盛。

“我是曾瑞光,歡迎郭市長到來。”

郭小洲知道,這就是趙衛國的老領導,武江市政府目前年齡最長的副市長。

郭小洲快步上前,伸手緊握,客氣的說:“謝謝曾市長,您是武江市政府的老前輩,以後還需要您多多幫助。”

“郭市長年輕有為,我相信武江有了年輕的血液,未來會更加光明。”曾瑞光的手非常有力,郭小洲甚至懷疑自己的手被他捏疼了。

一番寒暄後,市委副書記包元山恭請柯白雄落座,然後對著話筒說:“今天常書記和田市長有公務在身,郭市長的歡迎會議暫時由我主持,下麵,我們請省委組織部柯部長髮表講話,大家歡迎……”

郭小洲坐在圓形會議桌上,聽著柯白雄和包元山的發言,他的思緒飛揚。

在坐的都是廳級高官,而他在這群廳級序列高官中的排名僅次於柯白雄和包元山,而坐在他下首的這群正副廳級高官,現在則要仰視他。而在十年前,他甚至都不夠資格見到一名處級領導。

他每一次升遷,都會想起靜一道長的批語:“你學術冇搞成,錯中走進了一條官道。不是天生的官命,卻比任何官命都硬。你二十四歲開始做官,官不大,還是個副職,但這個位置對你的仕途影響最大;二十六歲領導重用,重要的二級部門主官;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這四年,步步高昇,四級跳;三十一歲你跨越了仕途最重要的台階了三十四歲正廳;三十七歲副省級,四十歲正部……你的命,貴不可言!”

郭小洲是唯物主義者,他是不信神鬼和封建迷信的,但是令他不敢相信的是,他的仕途之路,完全契合了靜一道長的批語,絲毫不差。

24歲他因謝富麗點將下週康掛職,副廠長。26歲陳塔鎮鎮長;27歲陳塔成立開發區,三鎮合併;然後是陳開書記,董事長;陸安縣長;景華書記;31歲,他升任雲河市委常委,副市長;34歲他步入正廳。步步契合。

他開始有些相信有命中註定這一說了。也曾經去問過靜一道長,是不是無需努力也可以實現仕途目標?

靜一的回答是:“世間萬物都有其自然規律。你哪怕暗示自己不去努力,但有些東西和人都會推動你前進。這是無法抗拒的。就好比曆史的車輪,永遠不會停歇。”

對於靜一的回答,郭小洲是完全不相信的。他不相信不努力就可以獲得收穫。他不相信,他在武江毫無作為,和光同塵,保持中庸,三年後他就晉級副省?

他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