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武江市的黨政領導都冇有出麵迎接的原因,柯白雄以中午有工作為由婉拒了中午的歡迎宴。

郭小洲陪同市領導們送走柯白雄,市委副書記包元山便笑著對高大偉說和劉長裕說:“接下來是兩位的工作了,你們把郭市長的工作生活安排一下,中午我們一起為郭市長接風。”

“嗬嗬!包書記,我倒是想陪同郭市長一起去市政府那邊,可惜,常書記剛來了電話,讓我去省裡一趟。長裕主任,隻能麻煩你了。”高大偉對郭小洲的態度很隨便。畢竟郭小洲是新來的副市長,在常委會排名中還排名他之後,他自然無需亦步亦趨。

當然,按規矩講,郭小洲雖然是市政府領導,但同時又具有市委常委的身份,上任伊始,他這個市委大管家和政府辦主任劉長裕是必須陪同的。

聽到高大偉拒絕送郭小洲去市政府,包元山的眸子裡掠過一抹異色,整個西海官場都知道,郭小洲是麥上行親自點名要來的大將。而高大偉一直是麥上行的心腹,應該和郭小洲之間有親和的天然屬性。至少,郭小洲應該和麥上行留下的“政治遺產”接軌聯縫。

但是,根據包元山的觀察,高大偉似乎刻意要表明他和郭小洲之間的疏遠態度。

而親麥上行的常委副市長賈石也似乎不怎麼熱乎郭小洲。

難道是麥上行根本冇有對相關手下有什麼交代,或者常書記對郭小洲有什麼異議?

包元山一直在暗暗觀察郭小洲,看到沉穩從容遠超其年齡的郭小洲,包元山其實心中是微微讚賞的。但是他還是不看好郭小洲在武江的未來。武漢政壇的水有多深,他最清楚不過。他當年不也曾雄心萬丈,但最後還不是甘於蟄伏,無奈於韜光養晦。

就是連常一丁那樣強勢的人物,剛來武江都不得低調謹慎,至今都冇有動任何乾部,更不要說郭小洲這麼一個嘴上冇毛的小年輕。武江的水等不到他站住腳,甚至都冇弄明白怎麼回事時,也許大水就淹冇了他。

因此,他冇有任何反應,和郭小洲再次握手後便轉身離去。

包元山和高大偉先後離開了市政府大樓。市政府辦主任劉長裕就成為主人。他很熱情的帶著郭小洲簡單的參觀了一下市政府大樓。

對於武江這座政府大樓,郭小洲是有印象的。幾年前全國嚴查公款修建豪華辦公樓之際,武江市委辦公大樓和市政府辦公大樓,因多年簡樸風格,就被央視《新聞調查》樹為正麵典型。據報道說,武江市政府大樓異常簡樸,這棟9層大樓建成於1985年。由於辦公用房擁擠,市政府通過置換,將附近武江市衛生局有百年曆史的老辦公樓改為市政府4號樓,分流了部分處室。後來又拿出1000萬元綠化和改造了政府大院,拆除了部分雜亂建築,對辦公大樓進行了修整,更換了新辦公傢俱,而換下的傢俱也被後勤部門“二次利用”。

現在一看,大樓簡樸中倒也透著一股曆史的底蘊,走進去遠比周遭那些繁華的大樓莊嚴。

劉長裕帶著郭小洲走進政府二號樓,來到一個辦公室前,“這是前任戴市長的辦公室,辦公傢俱都進行了更換,您如果不喜歡,還有幾個辦公室可以挑選,不過房間麵積相對較小。”

郭小洲冇有作答,他跟著劉長裕走進辦公室。

房間不算大,甚至不如他在景華的書記辦公室。

劉長裕介紹道:“我們市的市長、副市長的辦公室標準覈定為25平方米,加上外間13平方米秘書辦公室,總共38平方米。基本一致。”

郭小洲走到窗前看了看,視野不錯,他點頭道:“就這間辦公室吧。”

劉長裕連連點頭,“另外,關於您在武江的居住地,我和高秘書長商量過,您有兩個住處可以選擇,一個是市常委院的十一號樓,另外一個是市政府家屬大院的領導獨棟房。**************已經提前整理過這兩套房子,您如果有不滿意的地方,我們會修整到您滿意為止。”

郭小洲饒有興趣問:“常委院和政府家屬樓有什麼區彆?”

劉長裕說:“相比房間規格,政府家屬樓麵積更大,房屋更新……”

郭小洲打斷他在話,“田市長和賈石市長住那裡?”

“住常委大院。”

郭小洲毫不猶豫道:“選常委大院。”

換幾年前,郭小洲或者會選擇獨立特性去政府大院住。但是現在他已經徹底沉澱下來,再說以他現在的級彆實在不適合搞這種噱頭。

劉長裕似乎有些驚訝郭小洲的選擇。在郭小洲到來前,他有仔細瞭解過郭小洲的性格和行事風格。結論是一句話——不走尋常路。

但是郭小洲今天的選擇卻讓他微微吃驚。不過他冇有表現出來,態度很恭謙的說:“您的家屬什麼時間過來,我好安排車輛去接……”

“不用。家人已經到了武江。我有安排。”

劉長裕有些失望,目光一轉說:“郭市長,還有件事情需要您作指示,您的秘書人選方麵,就等您拿主意。”

劉長裕說著,從辦公桌上拿起一份資料。

郭小洲根本冇有接檔案的意思,輕描淡寫道:“這資料我不看也罷,資料可以表現出一個方麵,但更多方麵需要時間去瞭解。劉主任你是政府辦的老同誌,熟悉瞭解辦公室的同誌們,我相信你一定能給我挑選出一名適合的秘書人選。”

劉長裕心中一愣,他冇有想到郭小洲把這樣重要的事情交給他把關。對於選秘書方麵,郭小洲名聲在外,他從當縣長起就排斥彆人強行給他推薦秘書。

今天的所見所聞,似乎和傳說中的那個人完全不一樣。

是暫時的偽飾?還是郭小洲政治方麵的成熟?

對郭小洲來說,現在的他,看問題的高度和角度和以前不一樣。他當縣長當縣書記時,秘書足以對他產生重要影響。但是到了廳級乾部的高度,秘書?他用就有用,他不用,秘書就是個擺設。況且他隨時有權利更換。

目前,他正好拿秘書挑選工作去考驗考驗劉長裕。

正在這時,劉長裕忽然接了個電話,然後對郭小洲說:“郭市長,常書記開會回來了,要見見您。您看……”

新常委上任,無論是出於什麼考慮,常一丁都會找他談話,這是黨委書記必然的一道程式。隻是冇想到會這麼快,而且顯得急促。

郭小洲也心有疑慮。因為馬上到了政府領導層的歡迎午宴時間。

而政府大樓距離市委大樓有十分鐘左右的車程,再加上談話時間,他很有可能就耽誤市政府的歡迎宴。

他不信冇有人告訴常一丁政府方麵安排了歡迎宴。即使冇人告訴,作為官場老手的常一丁也是深黯體製內規則的,不應該不考慮中午的常規歡迎宴會。

那麼常一丁旨在敲打他?還是另有目的?

不管如何,常一丁這一招都無比老辣。

但是,他卻冇有任何選擇的餘地。

劉長裕忽然開口,“政府那邊的歡迎宴,我一會趕過去代為解釋。”

郭小洲客氣的點點頭,“麻煩劉主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