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娟今天非常興奮,因為馬上就可以見到小七斤了。說起來也是緣分,她有兩個侄子,大哥家的郭東今年讀小學一年級,屬於那類報了鋼琴班又報了英語班的城市小孩。但是郭小娟卻還是喜歡稍微有點調皮野性,或者說比較聰明勇敢的小孩。

郭歌就屬於這一類。而且郭歌長期生活在農村,身上冇有城市孩子那種富貴病和嬌氣。就像純野生的食材一樣,冇有人不喜歡。

郭小娟所在的小區距離香榭水岸不到五公裡,出了小區門,她便催促郭耀明速度點。

郭耀明本來性格謹慎,婚後更是加深了厚度,他笑了笑,嘴巴說“好好好!”但速度卻絲毫不快,保持平穩均速。

郭小娟嬌哼一聲,不滿的打開車窗,她來到大城市也有些年頭了,但她還是喜歡吹自然風,能不用空調就不用。雖然武江夏日的風有些火辣。

車到一個拐角路段,從一個建築工地裡忽然殺出一輛奔馳越野,速度奇快。

郭耀明一個加速左拐,逃過一劫,但整個人也嚇出一身冷汗。

郭小娟的性格不像郭耀明,她是那種風風火火敢恨敢愛的女子,驚嚇過後,衝著奔馳大聲嬌斥,“你們怎麼開車的?”

郭耀明本想跟著凶一句,但看到對方的車型和車牌,他立刻閉口,還低聲提醒郭小娟,“算了,何必和這些人置氣……”

郭小娟纔不管對方是什麼車係什麼牛叉車牌,她恨恨不平地伸指朝奔馳車做了個手勢。

郭耀明趕緊加速離開。對於他這種“老江湖”來說,即便是萬不得已,也不想去招惹這種特殊車牌主人。誰知道車裡坐著哪路大神呢。

那知道奔馳車卻如影隨形,緊跟在郭耀明的車後,並且在直路上幾次強行超車。

郭耀明一看對方要超,他毫不猶豫的降速讓道,但他降速,奔馳也跟著降速。就像大貓逗老鼠一樣,玩你。

“怎麼回事……耀明,不讓,憑什麼讓……”郭小娟義憤填膺的回頭瞪著奔馳車,戰意昂然。

郭耀明根本無暇回答她的話,奔馳車一連串危險的動作已經令他滿頭是汗。

但是對方毫無顧忌的囂張動作,令得郭小娟也感覺到害怕了。她不僅繫了安全帶,而且雙手抓住車頂把手,顫聲道:“瘋子,他們瘋了,耀明,找個地方停車,前麵,拐彎……”

郭耀明看到前麵有個左拐路口,他急速轉彎,企圖擺脫奔馳。

但是當他的車左六十度拐彎後,奔馳車的速度更快,動作更猛的再次彆了過來,對方似乎完全冇把幾百萬的奔馳越野當回事,眼看兩車的車鏡就要相撞,郭耀明情急之下猛打方向盤向左轉,但左側道路上馳來一輛帕薩特。

郭耀明如果方向盤打實,左側的帕薩特極有可能迎麵相撞。

此時,極度的危險境地中容不得郭耀明多想。他隻得強行把方向盤朝右猛打。

結果可想而知。

郭耀明的車和奔馳車“嘭”地側撞。

而左側車道上的帕薩特也一個急刹車左拐,車頭“嘭”地撞上防護欄。

一時間,三輛車上的報警器紛紛響起。

郭耀明一陣暈眩後,第一時間看向郭小娟,“你冇事吧?”

當他看到車上的安全氣囊彈開後,心中總算鬆了口氣。

郭小娟呻吟一聲,“見了鬼……”

“你冇事就好,嚇死我了……”郭耀明伸手握住郭小娟的手。

然而冇等他們心跳平穩下來,從奔馳車上跳出兩的年輕人,怒氣沖天的衝到郭耀明的車窗旁,從破裂的車窗伸手揪住郭耀明的衣領,怒罵:“你TM是怎麼開車的,找死是不是……”

郭耀明一邊對郭小娟說:“打電話報警。”一邊伸手反抗,“明明是你們一路彆車……”

“彆你怎麼了?”隨著一道囂張的聲音響起,一個身穿白色體恤衫的男青年抬腳從車視窗朝裡猛踹,“老子彆的就是你。怎麼著。”

正撥打報警電話的郭小娟臉色大變,一邊大叫:“你們怎麼打人……”一邊伸手去幫老公。

這時,奔馳車上另外下來一男一女,兩人不慌不忙的拿手機拍照,還嬉笑著說發朋友圈讓誰看看等話。

隨著郭小娟的尖叫和怒喝聲,很多路人圍了過來。

“發生車禍了?怎麼回事?”

“嘖嘖,都是狠車啊,這輛是奧迪Q7,那輛是……尼瑪S級越野大奔啊,今年剛出的新款……”

“怎麼動手打人,太不講道理了……”

“就是,明明是這輛奔馳一直彆這輛奧迪……”

“噓!你們看這個車牌?”

“牛逼,五個八。”

“在武江,這種車牌不是普通有錢人能搞到的……”

兩分後,終於有交警趕了過來。

“住手。”一名交警大聲嗬斥。

兩個把郭耀明夫妻堵在車內的小年輕終於停了下來,但令圍觀者驚訝的是,這兩人一點都不慌張,還好整以暇的掏出濕紙巾擦拭手掌,然後衝外圍的一男一女擺PS,“小立哥,來一張帥的。”

兩名交警臉色很難看,大聲道:“怎麼回事?”

郭小娟攙扶著滿臉是血的郭耀明爬出車外,帶著哭聲投訴道:“他們的車一路追彆,還動手打人……”

一名年輕的警察很是同情的看著郭耀明夫妻,回頭厲聲問兩名小年輕,“是這樣嗎?”

一名小青年嬉笑著說:“警察同誌,是他們彆了我們的車……”

郭小娟氣得臉色慘白,“明明是你們……有攝像頭記錄,你們狡辯不了的……”

兩名警察相互對視一眼,已經基本判明情況,而且他們感覺這兩名小青年精神比較亢奮,而且還依稀聞到酒味。

兩人正要行使公務。一名警察的眼睛落在黑色奔馳車的車牌上,臉色不由一變,暗道一聲,“這不是那誰的車嗎?這還查個屁啊……誰遇到誰倒黴,”

另一名警察剛拿出查酒駕儀器,卻被另一人拉了拉胳膊,衝他使了使眼色,然後把鼻子朝奔馳車的位置挑了挑。

這名交警一看,頓時傻了眼。這塊車牌主人是整個武江交警係統的噩夢,冇有之一。

咋個辦喲!

兩名交警麵麵相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