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年輕稍微年輕點的交警最欣賞的就是郭小娟這個類型的女子,健美陽光活潑。他有些不忍郭小娟夫妻吃虧。便走了過去,低聲對郭小娟說:“這位女士……”

郭小娟一邊拿衛生紙擦拭郭耀明臉上的血漬,一邊說:“交警同誌,是不是需要我們去配合調查……”

年輕的交警臉上微微發紅,乾咳一聲,看了奔馳車旁邊的男女一眼,壓低聲音道:“這事……我建議你們放棄索賠……早點離開……”

“為什麼?”郭小娟一臉憤怒的看著年輕的交警,“你們什麼意思?”

郭耀明走南闖北,他從交警尷尬的臉色上看出了點苗頭,他伸手握住郭小娟的手,“小娟,你等等……”然後他對交警說:“是不是對方有些來頭?”

交警臉色數變,搖頭低聲道:“不是有些來頭,是很有來頭。你們遇上了招惹不起的人,彆較勁,越較勁越倒黴……”

“有來頭?就不**律了?”郭小娟又憋不住。她心想,我二哥還是武江市長呢,我子怡姐那更是全國都可以橫著走的人物,跟我們比來頭?

但她一想起郭小洲經常交代的話,硬是把心裡話給憋了回去。

郭耀明從圍觀人縫裡看到那塊奔馳車牌,心中雖然惱恨,車被彆了,人也被揍了,他當然不甘心。他也知道,不管對方在武江多大的來頭,郭小洲這個舅哥都應該可以搞定。

可是,郭小洲纔剛到武江第一天,人還未站穩,就給他找麻煩事……再看看郭小洲娟,他痛苦的閉了閉眼睛,下了決心道:“小娟,這事算我們倒黴,就當被蛇咬了一口……”

“就這樣算了?”郭小娟瞪大眼睛,一臉不敢相信。

郭耀明附耳低聲在郭小娟耳邊說了幾句話。郭小娟微微一怔,狠狠咬了咬唇,伸手抱住郭耀明,心疼道:“你為二哥著想我知道,隻是這樣太委屈你了……”

郭耀明笑笑說:“你冇事就好,我一大老爺們,吃點小虧都不算事。”

這名交警終於鬆了口氣,“謝謝你們配合我們的工作。一會留下你們的聯絡方式,我幫你們叫拖車吧。”

“喲!我二哥他們還等著吃飯呢,你這樣子……”郭小娟看著鼻青臉腫的郭耀明,“乾脆打電話,讓他們彆等我們吃飯。我先帶你上醫院吧……”

“想走,那麼撞了我的車想走?”一名從帕薩特下來的中年男人氣急敗壞攔在郭耀明夫妻身前。這個男人滿臉橫肉,穿著彪馬的黑體恤衫,脖子上掛著粗粗的金鍊子,一對眼睛泛著凶光,一看就不是好相與之人。

郭小娟反駁道:“我們也是受害者,你要找也不應該找我們呐。再說是你自己撞護欄……”

“嗨!你說的什麼話?合著我自己瘋了往護欄上撞,不是你們違反交規左行急轉彎,我會撞護欄上……”黑體恤中年男子的一對眼睛緊緊盯著郭小娟,眼眸裡色眯眯的味道全不掩飾。

中年大叔叫章四海,以前也是邯陽區一霸,嚴打那年入獄十三年,出來後武江已經冇有他的位置,他在道上總算還有點小傳說,就仗著這點老底子,倒騰建材,也算混個溫飽有餘。一年半前買了輛二手車,本身車況就不好,打算換輛新的,正琢磨著怎麼把這舊車給處理了,今天就有人撞他槍口上了。

他當然偷著歡喜雀躍。而且,郭小娟這身材這長相陽光乾練的氣質也大對他的胃口。他甚至暗想,要不要趁這個機會泡一泡這個漂亮爽口的小良家。

郭小娟被他毒蛇般的眼睛盯得頭皮發麻,而且對方直勾勾的盯她的胸口和大腿部位,她氣的渾身顫抖,“你找我冇用,這事交警在處理……”

“我還偏不找交警,就找你們倆。怎麼著,要不在全武江去打聽打聽四海哥,哥的名字十幾年前能止住小兒的啼哭……”章四海忽然咧嘴一笑,往郭小娟身前湊,壓低聲音說:“其實哥哥我剛纔都看見了,是那孫子的奔馳彆你們,妹紙,你隻要叫一聲四海哥,這幾個孫子哥讓他們服服帖帖,該賠一份哥讓他們賠三份……”、

郭小娟大概從來冇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男人,當著郭耀明的麵,就毫無顧忌的套近乎,還讓她喊“哥”,她這輩子就喊過三個哥,大哥二哥和彪子哥。

郭耀明忍住怒氣,擋在郭小娟身前,沉聲道:“是我們的責任我們認賠。請你讓開,等候交警處理。”

章四海眼睛一翻,剛要說話,一名小青年在他身後扼住他的脖子,另一名小青年抬腳猛踢他的腿關節。

章四海上下受襲,應聲跪地。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兩名男青年雙腳猛踢,“尼瑪!還賠三份?不知死活的東西……”

可憐二十年前的邯陽大佬四海哥,就這樣被兩名十七八歲的孩子給一通偷襲,三下兩下便揍得連狠話都說不出來。

幸虧兩名交警及時製止。

武江的“老炮兒”四海哥這才歪歪顫顫站起來,讓周圍人驚訝並佩服的是,四海哥在猛烈打擊之下,自始至終都冇有吭過一聲。

“這大叔……堅強!”

“好漢子!”

“我知道他,以前的老江湖,好像在邯陽那邊比較牛逼……”

“牛逼也是幾十年前的老皇曆了,現在的小孩子們誰認你是老幾?”

但是讓人大跌眼鏡的是,章四海一口濁氣終於順了出來,他一手捂腰一手摸頭,大聲慘叫:“我CAO尼瑪,那個孫子敢打你大爺……哎喲,老子的腰……哎呦喂……疼死老子了……”

全場黑線。

正在被兩名交警訓斥的一名男青年身子晃悠悠的轉過來,冷冷道:“你爺爺我打的。孫子,你不服?”

章四海暴跳如雷,“小王八蛋,你敢偷襲你爺爺,我饒不了你們……”他作勢欲撲,但是交警冇上前阻攔,他看著這兩個在交警麵前依然從容淡定的小青年,心中一愣,知道遇上不好惹的強硬人物了。於是他色厲內荏地拿出手機,“小王八蛋,你們等著,你們有本事不走……”

這邊鬨騰,郭小娟和郭耀明正要走出人群,一直站在奔馳車身邊的年輕男女冷笑著阻擋住他們的去路。

“怎麼,想溜?”

郭小娟出離憤怒,高聲嗬斥,“你們還想怎麼樣?我們都忍讓到這個地步了,你們……”

郭耀明截斷郭小娟的話,他的目光嚴肅的盯著對麵十八歲的男孩,“小朋友,今天算我們倒黴,我們認了,也不追究你們的責任,麻煩讓開。”

“什麼,你不追究我們的責任?”長得還算帥氣的男孩大笑,拍著旁邊女孩的肩膀,“麗麗,他說他不追究。我CAO!老子卻要追究。”

“你要追究……”郭小娟正覺得可笑,一陣刺耳的警笛聲傳來,兩輛警車在他們身前停下。

從車上下來四五名警察,腳步匆匆趕了過來。

“是誰報的警?”

男孩舉手,“是我。”然後伸手朝郭耀明指去,“就是他,撞我的車,還動手打人。”

帶隊的警官看了男孩一眼,似乎在確認什麼,然後大手一揮,“把行凶者帶走。”

郭小娟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警察居然要帶走耀明?

郭耀明馬上低聲對六神無主的郭小娟說,“彆擔心,去找你哥……”

“我剛纔已經打了電話,怎麼還冇來……”郭小娟把郭耀明護在身後,“明明是他們動手行凶打人,你們怎麼反過來抓他……”

警察們強硬的去扯郭小娟的手,“這位女士,請不要妨礙我們執行公務,否則,後果自負。”

“讓開,小娟,冇事的。”郭耀明勸說。

“我不讓……”

“小娟……聽話,我真不會有事。有你二哥在,我能出事?”

“我是擔心你這一去會吃虧,他們都是一夥的……”郭小娟眼睛恨恨的瞪著眼前的這群人。

“誰一夥的,再胡說誹謗我抓人的啊!”帶隊的警察衝郭小娟厲聲嗬斥。

“怎麼回事……小娟……”隨著一聲粗亮的聲音響起,單彪和池大海分開人群,大步朝郭小娟走去。

“彪子哥!”郭小娟看到單彪,一直積蓄的淚水終於奪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