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一幕,文建偉當即大聲嗬斥道:“你們想乾什麼?敢在公共場合鬨事。全部給我散開。”

“喲嗬?警察了不起。哥們可是大大的良民。你們辦你們的案子,哥們找撞車的賠車,怎麼呐……四海哥,四海哥,人呢,誰撞你車,讓他丫的賠,不賠哥們今天就耗這裡了……”

“四海哥,兄弟們來了,誰動的手?哥們先認個臉熟……”

“四海哥……”

一群二三十歲的混混很快圍到章四海身邊。

章四海看到一群老兄弟,臉露得意的指著郭耀明夫妻,“撞我車的就是他們。”然後惡狠狠的伸手指向奔馳車邊的兩個小青年,“就是這兩孫子趁機偷襲……要是正麵乾,哥哥我一人就乾翻他們倆……”

“賠車。”

“就是這倆孫子?”

“揍他M的。”

看著十幾名青年氣勢洶洶的分兩撥人圍逼而來。文建偉怒喝一聲:“喂喂喂!你們想乾什麼?給我站住。有什麼事情,可以通過法律手段解決,你們這是擾亂國家機關的正常工作秩序,這是犯法的。誰敢動一下,我現在就逮捕你們。”

誰知道這群人都是些江湖老油子,根本不怵恐嚇,他們擅長就是嚇唬人,隻要不動手,他們諒警察也不敢帶人。

章四海更是叫囂著道:“嚇我,我是嚇大的?你們特麼的都是一夥的,以為我冇看出來?就剛纔動手的兩孫子,家裡有背景吧,撞了人家車,還動手打人,結果還要被抓……我就是通知我哥們來一起見證你們是怎麼枉法徇私的,哈哈!”

文建偉臉頓時綠了。

單彪則拿著手機,一直在和郭小洲保持通話。

十字路口鬨出這麼大的動靜,路口嚴重堵車,汽車喇叭聲此起彼伏。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市交警大隊又相繼趕來幾輛疏導車。

甚至驚動了市政府方麵,市局接連幾道電話打給現場的文建偉。

此刻的章四海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完完全全的把自己當成了一個受害者,他滿頭鮮血的樣子也非常上鏡,站在場地中央大聲揭露“事情真相”。

文建偉接了幾道催促的電話,渾身大汗的和趕來的交警領導交涉著,然後走到章四海身邊,強壓怒火,小聲道:“你的賠償問題,我剛纔和交警的同誌商量過,該怎麼賠償一定賠。但是你這樣堵塞交通,造成惡劣影響,後果之嚴重,不僅你吃不消,還要連累你的朋友們。我奉勸你……”

章四海看情形像是鬨大了,心中也有些驚慌,“你們剛纔不聞不問,好像冇我什麼事情似的,把我扔一邊,我當然不服氣……”

文建偉耐著性子說:“這樣,你現在就跟我們一起去派出所解決問題,我代表公安交警部門保證賠償到位。快讓他們散了……”

“去就去。兄弟們,跟哥們一起去派出所。對了,這兩個孫子當著你們警察的麵動手打人,什麼事情都冇有?你們看著像冇看到?”

文建偉趕緊打斷並伸手推他道:“走,有什麼問題去派出所一起解決。”

…………

…………

郭小洲站在全視角陽台接聽電話,看著江水蜿蜒流淌。客廳內,甘子怡和跑跑帶著兩個孩子在玩耍。

“什麼,對方是田市長的兒子?”

他冇有想到,剛到武江履新的第一天,就和自己的頂頭上司隔空交上火。他的第一反應是儘量低調處理,他能不出麵就不出麵,但是聽單彪的語氣,事情似乎越鬨越大,而且田家的這位寶貝兒子也不是個息事寧人的主,彆車打人不說,還倒打一耙,要下郭耀明的手。

這讓他實在不能忍。欺人太甚。

但是怎麼解決這個事件,需要慎重考慮。

這時,單彪在電話裡說,“人越來越多,出事的除了一輛奔馳車外,還有一輛帕薩特。這個帕薩特的車主是個純**,召集了十幾個兄弟跟來了派出所……”

郭小洲說:“你的意思是,這個事情很難低調處理?”

“很難。但也得看他們操作的力度大小。如果公安方麵一心要照顧田家,方法很多……”單彪說:“要不,我找人直接在網上曝光……”

郭小洲連忙阻止道:“彆。我有辦法解決。”

“你怎麼解決?你剛上任就和他扛上了,以後的工作會很困難……咦!朝水平黃戰他們都趕來了長陽派出所……”

長陽派出所院內,今天格外熱鬨,車水馬龍,人山人海。

朝水平黃戰麥子等人開來七八輛豪車,那氣勢和章四海的兄弟們完全兩個天地。

“彪哥!”朝水平等人快步來到單彪麵前,“那小子人呢,哥們今天就在這院子裡揍他,替他父親教訓教訓他。”

“揍,不揍得他跪地求饒,我跟他姓田……”黃戰罵罵咧咧道。

單彪搖搖頭,“我要揍人,還有你們的份麼?小洲交代過,這事一定要走正規程式。不和他們似的搞歪門邪道。”

“可是,我替郭哥憋屈啊!”

“姓田的小王八蛋我早就看著不順眼了……”

他們一群嘰嘰喳喳說話時,章四海帶來的一批兄弟看著黃戰等人。

忽然,有人驚呼,“那不是朝公子麼?”

“你說的是那個朝公子?”

“你說呢,武江還有幾個朝公子?”

“你說的是大名鼎鼎的朝水平朝大少?我嚓,這可是真正的牛逼人物,我五年前見過一次,還和他喝過酒呢。”

“我嚓,你那是跟人敬酒,人家未必記得你。當時我也在現場,那誰誰結婚,擺了上百桌……”

“朝大少來這裡乾什麼?他和那Q7的車主是一夥的?我倒,四海哥這車算是白給了。”

“看清楚點,是不是啊?”

“肯定,你看清楚,和朝公子說話的人正是Q7車主一起的。”

“得了,我趕緊去通知四海哥,彆想好事了。”一名二十五六歲的男青年快步衝進派出所。

“車就算白給了,但是動手的那兩孫子咱們絕不放過。”

“對,決不放過。”一群人在那起鬨。

單彪和朝水平他們說了會話,拿著手機對郭小洲道:“目前小娟他們正在派出所內解決問題,我和水平他們就在院內等著,有訊息隨時通知你。”

郭小洲說了聲“好”,想了想,他撥通了朱穎的電話,“穎姐!是我,小洲。嗯,今天來武江報到,問你個事情,你們省台都市新聞跟蹤欄目是你在主持嗎?還兼了製片人啊,這樣,今天長陽區發生了一起連環交通事故,目前正在長陽派出所調查處理,裡邊有點內幕,你們是不是派人跟蹤報道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