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郭小洲大步流星步出田紅兵的辦公室,胡君逸趕緊跟看上去。他觀察不出郭小洲臉上的喜怒,所以

也無從推測兩位市長的交流結果。

但有一點他清楚,說好的三十分鐘談話時間,結果才十五分鐘。這證明會談雙方不怎麼愉快。他的心頓

時有些緊張起來。

政府一二把手之間出現問題,做秘書的往往跟著受夾捉急。這種情況不僅他不想見到,甚至連夏德平也

不想看見。

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誰也不知道幾年後市政府是什麼狀況,也許還是田紅兵當家做主,但更大的

可能性是年輕的郭小洲占據上風。

而主人之間博弈,秘書自然要跟著主人一起行動。

就在剛纔郭小洲和田紅兵談話期間,胡君逸和夏得平之間有過比較晦澀的暗示,意思是秘書之間私下多

多保持聯絡,互通有無,在各為其主的基礎上,不要傷害“友軍”。

說起來,胡君逸和夏得平之間是有些“關係”的。隻不過他們兩人隱藏得很好。市政府裡頭冇有人知道

泛泛說起來,胡君逸和夏得平是“連襟”關係,他們的老婆是大學期間上下鋪的好閨蜜,而且這兩人都

有個特點,怕老婆,老婆都是那種很強勢很有個性的女人。

閨蜜這條線,就把他們緊密連接在一起。

作為兩個經常在一起聚會的家庭,胡俊逸在夏得平麵前是有些壓抑的。一個是市長一秘,權力能量自然

無需多說,他呢,依舊在辦公室寫稿子混日子。

好不容易,老天開眼,他不想再次沉淪。

於是,他和郭小洲回到辦公室後,主動來到郭小洲辦公室彙報工作。

郭小洲呢,回到辦公室後,表情平靜的打開辦公室上的電腦,直接進入武江政府官方論壇,輕車熟路的進入武江時訊板塊。作為曾經的骨灰級論壇版主,當地官方論壇輿論是他履新一地的比訪之地。

其實早在他接到通知和談話後,他便多次進入過武江論壇,聆聽武江百姓心聲,不管是他們的吐槽甚至嘲笑謾罵等等,其中總能找到郭小洲感興趣的東西和工作切入點。

其中甚至有他這個新上任常務副市長的八卦新聞,說他是武江建市曆史上最年輕的政府二把手,說他是網紅,是名人,是經濟專家型領導。

還有的說他不過是背景強,運氣好,其實就是個擅長走秀的領導,不看好他的武江的工作前景等等。

有罵他的人,也有從陳塔陸安景華跟過來的粉絲。

還有個分析帖子,郭小洲也比較感興趣的看了看。

有名論壇網友提問,說市長和常務副市長之間是什麼一種關係?

有網友回答說:“市長好比是班主任,負責這個班的全體工作和各科老師的協調,同時安排每天的功課內容。常務副市長就是主科老師,他負責最重要的幾科教學任務,同時在班主任忙不過來的時候,分擔一些全麵工作。其他的副市長就是分科老師,負責自己的那一門功課,同時聽從班主任的日常安排。”

郭小洲覺得這個網友回答得很形象。至少不離譜。他心裡清楚,決定他權限的不是本屆政府市長常務會議上的分工,而是他駕馭各部門能力的體現,他在武江的影響力,各部門的領導對他命令的執行力的問題。

他在陳塔在陸安在景華的強大影響力也不是一蹴而就,睡一晚上覺就自然而來的,而是通過他的不斷鬥爭,給所在的城市打下郭小洲的烙印後才產生了影響力,有的人怕他,有的人服他。

而武江,大家也許隻是聽說過他,而傳聞很多時刻是失真的,更難以產生“效應”。可以說,有常一丁莫名其妙的敲打,有田紅兵的敵視態度,他在武江的開局,是前有未有的困難。

而且田紅兵很明顯的表現出要“晾”他的意思。今天不談分工,讓他好好休息,就是註腳。而市長常務會議上的分工安排,冇有田紅兵和他這個副市長初步交流的前提,就基本不用談。

因此,他必須踢出自己的前三腳。

第一腳他已經踢出,就是和田紅兵之間的場外對壘。他相信,朱穎會給田紅兵上一堂活潑生動的教育課。他的這一腳踢出來,田紅兵不受傷也得疼上十天半月。

那麼第二腳呢?怎麼踢,還要踢好,就值得他深思的。

這時,他的目光落在一個三個月前的帖子上。帖子的名稱是“20XX年武江政府承諾的十大實事”。

第一件實事:緩解交通堵塞。完善智慧交通係統,加強行車停車誘導,綜合整治五十處交通堵點和八十處交通隱患路段,完成微循環道路100條等等。

第二件是改善空氣質量。

第三件是減少城市水漬。

然後是第四條……

看完這十條政府實事工程,郭小洲又發現該貼主附錄了武江市上一年度的政府十大實事工程。其中,第一條赫然還是“緩解市民出門難”。

第二條是“改善就醫上學難”,第三條是改善空氣質量“,第四條是強化食品衛生安全……

郭小洲驚訝的發現,上一年度和本年度的政府十大實事嗎,居然有五條一模一樣。

這意味著政府在上年度是失信於民的。

而網友們的回覆五花八門。

”我看到第二條就冇往下看了。”

“我就哈哈兩字。”

“明目張膽的糊弄咱們小P民。”

“我就看看,不說話。”

“無視之。”

“漠視之。”

“怒目之。”

郭小洲的情緒頓時不好了,僅僅從這個角度評述田紅兵的工作,就完全不合格。政府的公信力何在?既然白紙黑字宣佈了,流血流淚也要完成。否則,就是事先冇有經過詳細論證,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他甚至懷疑新一年度政府實事工程起草人的智商,居然重複了上一年度的其中五條?這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嗎?

他開始考慮自己的第二腳是不是從政府實事工程入手。當然,他要經過詳細瞭解調查後,才能做出決定。不能憑一時的頭腦發熱。

正在這時,秘書胡君逸敲門走了進來,在給郭小洲的茶杯之中添了一些水之後,站在一旁輕聲道:“郭市長,我有些事情想要向您彙報一下?”

郭小洲抬頭,指了指沙發,“坐下聊。”說著他起身也走到沙發上坐下,身上拿起茶幾上的香菸,“君逸你抽菸嗎?”

“我就站著,您坐……我很少抽菸……”胡君逸心中有些緊張。雖然他不僅找人打聽過郭小洲的性情愛好,工作風格等等,甚至專門上網搜尋了郭小洲的一些資料。

但是不瞭解還好,一瞭解,他徹底被郭小洲的“傳說”所震驚。一種發自骨髓的震撼。小他兩歲的年齡,出生農村的孩子,赤手空拳走上仕途道路。相比他的平台可是弱爆了,結果呢,人家現在直上青雲,而且如此年輕,在整個國內,也是數得著的官場明星。

郭小洲看著胡君逸緊張的神態,他笑了笑,“有什麼話坐下聊。今天你不找我,我也會找你說說話的。

胡君逸知道這次彙報也許關係到他的仕途命運。如果郭小洲欣賞他的“彙報”,那麼他的秘書位置應該暫時穩定;如果郭小洲反感他的“彙報”,他也許就再次和命運女神插之交臂。但是他必須要賭一賭,他再冇有蹉跎的時間了。要快馬加鞭,就必須扯上這個年輕市長的衣角。

“郭市長,得知您要來武江市政府之後,市政府的一些年輕人都雀躍歡呼,我也一樣。同時我比他們更幸運,因為能跟在您身邊,可以向您學到很多東西……”

郭小洲淡淡一笑,冇有說話。

胡君逸知道他不能再繼續“廢話”,馬上便進入彙報主題,“郭市長,我在武江市政府的工作超過十年,不敢說完全瞭解,但有些感觸和體會,您剛來,我想談談我瞭解的武江和市政府,供您參考。”胡君逸開始介紹市政府人事方麵的東西,以及市政府當前的一些主要工作方向等等。

郭小洲邊聽邊點頭。實際上有關方麵的資料他掌握得比胡君逸還要詳細。單彪和跑跑所在的雙國商調,早在他來到武江前,便給他準備了內容豐富的相關資料。但是,他欣賞胡君逸的這種態度,他要的就是這種主人翁精神。

“君逸你的介紹很詳實。我初來乍到,兩眼一抹黑,需要身邊有個能給出提示的人。”郭小洲笑吟吟的對胡君逸說道。

看著郭小洲的笑臉和明確的表態,胡君逸頓時感到自己的選擇冇有錯,趕緊道:“郭市長,為您服務並服務好是我現在最大的願望!”

正在這時,秘書間的電話響起。

郭小洲揮揮手,“你去工作吧,咱們有時間再聊。”

“好的!”胡君逸邁著輕快的腳步來到他的辦公室。

一分鐘後,胡君逸來到郭小洲的房間,臉色微微興奮道:“郭市長,賈市長要來彙報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