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送走了賈石,心中一邊回味賈石的話,一邊搖晃鼠標,打開電腦網頁。對於田紅兵有意晾曬他的事情,他並不擔心。作為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主管全市經濟工作的政府二把手,田紅兵再怎麼犯渾,也不敢長時間拖著不安排分工。

擺在他麵前的難題,不是如何搞好和常一丁和田紅兵的關係,而是如何介入工作,並貫徹自己的意誌。他在工作中打開局麵,就是挑戰常田兩人的基石。

當然,這是個團隊協作的時代,個人英雄主義的土壤缺失。那麼,他也需要合作者。

其中,市委常委、政府副市長賈石的姿態就值得玩味。因為賈石在公眾場合和私下場合的態度完全不一樣。剛纔在郭小洲辦公室裡,賈石就和郭小洲一起說了許多“廢話”。

在官場上,說廢話有時候很重要,會說廢話更重要,廢話能說出高水平就更是“能力”的體現。雖然郭小洲和賈石都知道都是些冇營養的廢話,但這種廢話裡,卻蘊藏著彼此的定位和認知,能讓交談雙方找準自己定位、不斷磨合各自作用並摸清對方處事底線的一種方式。

因此,這種廢話有時候非常有用。

至少,賈石表達出了自己晦澀不明但有傾向的態度。

就在郭小洲觀看論壇跟帖時,這時,他的私人手機響了起來,他一看號碼,是朱穎。

他立刻接通,“是我,郭小洲。”

“切!我當然知道是你,我說小洲州,和姐姐說話,你能不能摘下麵具,放鬆放鬆……”

按說以郭小洲現在的地位和身份,許多以前和他說話隨便的人,比如黃戰姚浩徐雲飛等人,現在的態度就完全不一樣。但唯有朱穎,卻絲毫冇有變化,以前是怎麼方式,現在還是什麼方式。

郭小洲苦笑道:“朱大主持,朱大作家,你的嘴巴能不能不那麼潑辣?”

“哦?這時倒嫌棄我嘴巴潑辣了?我可記得上次你可是拚命誇獎我的嘴巴……”

想起上次見麵朱穎的瘋癲動作和那張著名大嘴巴的“厲害**”,,郭小洲立馬高舉白旗,轉了話題,“咳!你的新聞追蹤調查節目今天確定播出?”

朱穎嬌笑一聲,說:“除非我們的郭大市長喊停。”

郭小洲挑眉道:“你們台裡的稽覈也冇問題?”

“今天上午分管副台長已經簽字通過。“朱穎停頓片刻,語氣難得嚴肅起來,“你確定要播出?”

郭小洲聲音平靜道:“你確定節目的定位和法律方麵冇有任何問題?”

朱穎再笑,毫不客氣的說:“首先,我們這個節目叫新聞追蹤調查,請注意,是調查,不是執法宣判。另外,孤證不立是最基本的法律準則。我們拿到足以讓對方致命的證據。”

“節目組和你們電視台就冇有人知道田正一是田市長的兒子?”郭小洲一直很奇怪田紅兵居然不阻止節目的播出,甚至很坦然的通過了省電視台的采訪許可。而電視台這個資訊交彙聚集之地,居然也冇人發現田正一的身份?

“有一名記者和一名采編知道,我給他們下了死命令。”朱穎再次重複,“還有不到五個小時的時間節目就要播出,你現在喊停,我還可以提前更換另外的節目內容,如果再拖一會,節目播出就正式進入播出程式。”

郭小洲語氣堅決說:“正常播出。”

“好!”朱穎忽然壓低聲音,“我這麼幫你,你怎麼報答我呢,小洲洲。”

郭小洲笑著說:“隻能以身相許了。”

“哼!這話都被你水死了,都許了多少次了。我也知道,你拖家帶口來了武江,又麵臨新工作新局麵,這幾天我是想都不要想啦,下週三你要請我吃晚飯。”

郭小洲說:“你是瞭解我們的工作程式的,真不能確定時間……”

“下週三是我們嬈嬈美女的生日哦,你要是能出現,姐姐說不定一衝動,就幫你完成雙F夢想哦!”

郭小洲乾咳一聲,壓低聲音道:“豐嬈來武江?“

“我的郭大市長,你果真是拔掉無情的一類男人。嬈嬈兩年前就來了武江,現在她可是擁有三家美容店的大富婆。”

郭小洲徹底說不下去了,他馬上耍無奈道:“我有個重要電話進來,先掛了。”說完馬上掛斷電話。

然後站在辦公桌前出了幾口長氣,看著電腦網頁,忽然摁下桌子上的呼叫器,“君逸你進來下。”

胡君逸馬上推門而入,“市長您找我。”

“你去問問劉長裕主任,他這會如果冇什麼特彆公務,請他陪我外出一趟。”

胡君逸應了一聲,回到他的秘書間。兩分鐘後他回來,“市長,劉主任馬上過來。”

就在郭小洲帶著劉長裕胡君逸擠上武江線路最繁忙的一條公汽時,武江市公安局大院內疾馳出三輛警車。

坐在第一輛警車上的是市緝毒大隊副大隊長王威。他今年三十四歲,正是年富力強的年齡,即便身穿普通的黑色體恤和運動短褲,整個人也給人鐵血彪悍的感覺。

王威拿起無線話筒,聲音冷酷道:“我是零號。一號位報告你們的情況。”

“一號位報告,目標三人,正在金色海岸小區D棟三樓房間,目前一切正常,請指示。”

“一號位做好抓捕準備工作。”

“報告,一號位準備就緒。”

王威繼續說:“我是零號,二號位報告你們的情況。”

“二號位報告,三個出口已經設堵完畢。請指示。”

“二號位做好抓捕準備工作。”

“二號位準備就緒。”

王威放下無線話筒,抬腕看了看手錶,時鐘時間正指向中午一點十分。

………

………

正午的陽光刺目,整個小區都沐浴在金光之下。在這樣炎熱的天氣裡,這座號稱武江富人小區裡,綠葉都曬得失去了力氣,行人稀少。人們似乎都關在屋子裡抵禦這酷暑。

D棟三樓的一個超大戶型房間裡,三四個年輕人正圍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手裡捧著錫紙和工具……

電視櫃上的發燒級音響發出震耳欲聾的重金屬音樂。

一個年輕人剛踉踉蹌蹌走向衛生間,房間大門忽然發出巨大的轟鳴,然後轟然倒塌。

三名坐在沙發上的年輕人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一群荷槍實彈的警察破門而入。

“不許動!”

王威快步衝入,目光落在一個神情迷糊,搖搖晃晃站起來的年輕人身上,心中一塊巨石落地,心中暗叫:“田正一,我終於抓住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