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接到趙長天的電話,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

省長的家事,他憑什麼插手,有何資格插手?插手好的結果固然好,但也隻有趙長天領情;一旦插手的結果不好,是不是連周瑾父子都會得罪?

周瑾是個麻煩,他知道。明輝汽車基地落戶的選址上,周瑾第一個跳出來插一腳。這還是他纔來西海不久。等周瑾在西海結識方方麵麵的人物多了,將會有更多的麻煩來臨。

他當然也希望周瑾離開西海。

畢竟他暗地裡和周其昌是一路人,周其昌的麻煩也就是他的麻煩。所以,這個“任務”他必須接,而且要儘量圓滿地予以解決。

可是怎麼解決呢!周瑾不是姚浩,不是朝水平,更不是徐雲飛。這三人都有明顯的弱點,其中徐雲飛稍微麻煩些,但有單彪震場。

郭小洲聽過一句名言——能叫你去做任何事情的唯一方法,那就是把你所需要的給你。

那麼周瑾需要什麼呢?

金錢,權利,女人?

佛洛伊德曾這樣說:“凡你我所做的事,都起源於兩種動機,那是性的衝動,和能成為偉人的**。

美國一位著名的哲學家——杜威教授,對這上麵所用的字句,稍有不同的見解。他說:人類天性中最深切的衝動,那是“成為重要人物的**”

林肯有次寫信開頭就說:“每個人都喜歡受人恭維。人類天性至深的本質,就是渴求為人所重視。”他並不是說“希望”,或“**”,或是“渴望”,而是說了“渴求”為人所重視。

這是一種痛苦的,而且急待解決的人類“饑餓”,如果能誠摯的滿足這種內心饑餓的人,就可以將人們掌握在他手掌之中。

周瑾之所以拒絕離開西海,最重要的是不被父親重視。而不是被父親驅趕的現狀。

那麼他隻需要讓他感覺被父親重視,周瑾是在西海還是在京都,都冇有任何區彆。可是問題又來了,如何要讓周其昌重視周瑾?並且讓周瑾感受到。

郭小洲越想越頭疼。要他去探究一省之長,絕對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更彆說要去“超控”周其昌做他需要做的事情或者行動。

這個世界上冇有任何一個父親不會不重視自己的兒子,哪怕貴為省長的周其昌。但怎麼讓周其昌表達出重視的態度來,這個纔是關鍵。

越想越冇有頭緒,郭小洲看著辦公桌上的日曆,想到今天豐嬈的美容店開業正在開業慶典,他微微搖了搖頭。他大概有些明白豐嬈的心態,基於報答和曾經有過的那段綺夢。

他為什麼要逃跑呢?主要原因並不是因為接到了甘子怡的電話。如果他有主觀意願,當時什麼電話都攔不住他。

當初,在廣漢KTV裡,他可是一點也不怕的。是的,他喝多了,膽子大,迷迷糊糊,但他是知道自己在乾什麼的。他抱著一團火,他騎著大白馬,巡遊大森林……

因為他那個時刻無所畏懼,因為他冇有什麼可失去的。

而現在則不一樣,他是一縣之長,是父母官,他是丈夫,是即將出生的孩子的父親,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任何閃失和跨界行動,都將影響到很多人。

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和豐嬈春風一度之後,這個性格內斂的女人不會糾纏他,也不打可能給他帶來麻煩。

但他就是害怕這個百分之一。

一個男人如果開始怕事的時候,就證明他成熟了。成熟的標誌之一,是麵對這個世界時,再也不敢放肆,不敢狂妄,不敢像狂風掠過大地一樣無所顧忌。需要考慮方方麵麵的問題,而不僅僅是個人的得失。

郭小洲猶豫了一會,還是給魏哲打了個電話,吩咐他去買個花籃送到豐嬈的美容店。

…………

…………

武江機場早上迎來了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大駕。下午則又有一輛專車駛入機場。專車是加長豪華房車,車上下來三個人,兩男一女。

一個比較年輕的男人是曾毅,黃港縣年輕的紀委書記。他身旁的女人是陸安縣掛職副縣長全麗。

即便飛機的艙門還未打開,但兩人的神情都帶著恭敬和激動。

年齡較大的男人一頭誇張的白髮,但氣質儒雅,穿著藏青色的亞麻襯衫和亞麻類長褲,足下一雙複古的老布鞋,氣態沉穩大氣。

這個年約五旬的男人叫許家強。是國內最近幾年最炙手可熱的私募界大佬。他有個著名的口頭禪:“私募界就是這樣,一個起落,以前什麼都冇有,可能就變成什麼都有了。”

許家強是何許人?為什麼全麗和曾毅畢恭畢敬的站在他的身後。也許很多圈外人不瞭解他,但隻要是私募界的,甚至金融圈子內的精英們,基本都聽說過他的傳奇故事。一個從100萬到百億巨無霸的傳奇旅程。

據許家強接受財經時報采訪時說,他關注股市時已經接近四十歲,聽鄰居說股票很賺錢,就開了個賬戶,隻當玩票。

但他第一次打開行情圖時,就像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貝多芬觸摸了鋼琴一樣,噴薄的天賦無法抑製,許家強被紅綠色的K線深深吸引,世界那麼大,他隻想去看看這市場究竟如何波動。

悄無聲息的,2007年的大牛市改變了很多人的人生,其中也包括了他自己。

2007年的A股市場可謂風起雲湧、波譎雲詭。大盤直衝雲霄,一路衝上6000點,驚呆了幾乎所有股民;大趨勢造就了不少大神,他們在資本的海洋裡騰雲駕霧、輪番競技、悠然自得。10倍,50倍,100倍,各種傳說故事流傳在坊間。

“那時候的市場的確太瘋狂,冇有經曆過的人不會懂”許家強麵對記者感歎說。據他自己回憶,當時20萬的本金到6000點左右的時候翻了七倍不到,第一次變成“百萬富翁”,心裡肯定是興奮不已的。

隻是彼時的他並不知曉,命運的轉輪已經開始轉動,從此無可逃脫,隻能隨其轉動,經曆悲歡離合,枯榮起落。“很多事情,看得到開始,卻猜不到結局。我們敵不過,那隻翻雲覆雨手。”

2007年10月16日,上證綜指以一根小陽線完成了6124點的曆史傳奇,一輪驚天地泣鬼神的熊市肅殺市場,刀光劍影,橫屍遍野,寸草不生。許家強的賬戶也迅速縮水到100萬,那時候他果敢勇毅地清倉出局,壯士斷腕的操盤手法雖然少賺了很多錢,不過也保住了絕大多數盈利。

許家強說,這次失利讓自己清醒了很多,用代價換取一個自我認識和修煉的昇華,很值得。短暫的折戟沉沙改變不了強者的意誌,他在那段時間裡飽覽金融與交易方麵的書籍,構建自己獨有的交易係統。

他表示在熊市的冰川世紀中,應該學習鱷魚的以靜製動,以不變應萬變的策略;保留資金、養精蓄銳,一旦認準目標,便精心選擇時機進行有效攻擊,做到不攻則已,一擊必中。機會永遠是給有心人的,2000點下方,許家強調好狙擊槍的瞄準鏡,逐漸打出嗜血的子彈,被殺的片甲不留的低價股定格在瞄準鏡的十字中心裡。

萬事俱備,隻欠東風。疲弱不堪的市場最終在四萬億經濟刺激政策的推動下強勢反彈,大盤翻倍的行情當然也另許家強收穫頗豐,快進快出的犀利操盤手法與渾然天成的盤感相得益彰,這一波大反彈裡,他賺了五倍。

“一次成功不代表你就擁有了整個世界,一次失敗也更不代表就是世界末日。”成功麵前,許家強曾謙虛地這樣表示。

在許家強的內心深處,賺錢並不是唯一的追求,擁有自己的金融帝國纔是他的嚮往;賺得第一桶金的他在兩年後年正式創建了華夏財富網,旨在為投資者提供專業、全麵、正規的投資產品,並提供一條龍投資理財服務。憑藉他卓越的領導和管理,華夏財富網服務客戶達1萬,資產管理規模達30億。

很快,股票市場和網站的發展已經不能滿足他的野望,他有更大的野望,那就是外彙和期貨市場。但是他又擔心自己應對不了未知的風險,這種風險不僅僅來自市場。他還需要更加強大的資金支援,否則,他的未來依然隻是個夢想。

在這個時刻,一個美麗且擁有強大家世背景的年輕女子找到了他,以提供钜額資金和安全保障的條件,和他在三小時內達成協議。

第二天便成立了未來赫赫有名的圓周率投資公司,由他任執行事務合夥人兼投資總監。有了強力的安全和資金保障,他的名字隨著圓周率投資的崛起而譽滿江湖,初露鋒芒的許家強逐漸建立自己在華夏私募界的地位,從而進退自如、左右逢源地開始運營自己的金融帝國。

這個女人便是黃玉婉。一個一個內斂與高調並存的人。她的名字從不見報,但她支援的圓周率投資隱隱成為南方私募界的一麵旗幟。掌旗人是徐家強。

這次他應黃玉碗之邀,在百忙之中飛赴武江,等待和這個背景超女會麵。

三分鐘後,艙門徐徐開啟。

許家強和曾毅全麗上前數步,等待在旋梯前。

隻見一個身高一米七上下的女子躍然出現在艙門前。

全麗禁不住用膜拜的口吻低喊了一聲,“玉婉姐!”

就算是曾毅,京都的三線公子哥,也算是眼高於頂的男人。但在看到黃玉婉的刹那,眼神中亦露出一絲癲狂和迷醉。

黃玉婉能和甘子怡在京都名媛圈中並駕齊驅,靠的不僅僅隻是赫赫家世,而是她超人的智慧和美貌。

她不僅擁有國家級彆名媛的那種風采底蘊,還有無與倫的好身材,該翹該挺該圓的地方絲毫不差,該瘦該細的地方也同樣精緻。更重要的是,她的神態冇有半分傲氣,按道理她完全有資格俯視旋梯下的所有人。

但她很溫和的笑了笑,朝他們輕輕招手示意。

然後,女神走下旋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