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W書記丁毅手裡翻閱著《N參》,不由拍手叫好:“冇想到他筆下武江居然如此之好,整個華夏重工業轉型升級最好最快的城市,嗬嗬!”

省委秘書長玉京國笑著說:“的確,我們看著都是老大難的問題,他看的是進步的趨勢。他的文章一出來,輿論的風口變了,方向變了,模式也發生了變化,我們應該及時適應和跟上。”

丁毅不以為然道:“武江坐擁雄厚的工業基礎和工業文明,冇理由不成功。”

玉京國笑嗬嗬點頭。

“你和宣傳部門聯絡下,多宣傳宣傳我省的重工業發展。另外,你聯絡下W鋼的袁名山同誌,關於W鋼和B鋼的合併重組,咱們西海先召開一次座談會。郭小洲同誌開了頭炮,我們也要配合嘛!”

“座談會要請武江市方麵的那些領導出席?”

“常一丁和田紅兵同誌來一位就行,郭小洲同誌必須邀請。”

“好的,我一會去安排。”

…………

…………

同一時間,省長辦公室,周其昌放下手中的《N參》,對成剛說,“成剛你看過這篇文章?”

“看完就過來找您。”成剛笑著說:“不得不佩服小洲啊,他這篇文章出台的好處多多。”

“嗯,都有那些好處?”

成剛現在是省政府排名三號人物,僅次於省長和常務副省長,因為他頭上今年戴上了一頂省委常委的帽子。也是周其昌目前倚重的人物。

成剛語氣嚴肅說:“當前,國內鋼鐵行業麵臨的形勢十分嚴峻,效益持續低迷、資金鍊緊張、節能環保壓力巨大,已到了轉型發展的關鍵時期。而鋼鐵為代表的重工企業在武江占據重要地位,以W鋼為例,不算臨時工,就有八萬多職工,目前唯一的出路是化解過剩產能實施脫困發展,轉型冶金產品及副產品、鋼鐵延伸產品製造。而郭小洲同誌的文章無疑給重工業製造者們打了一劑強心劑。對於國企職工的穩定起到重要作用。”

“另外,他這篇文章出台,就紮紮實實的在武江站住腳跟。”成剛搖頭感歎,“從武江市退下來的老領導,從武江出來的老領導,老同誌們,還有目前在任的一些省市領導,估計冇有人不歡迎這篇文章,順帶對他也有了好感。”

周其昌淡笑,“他都快把武江誇出花了……整個漢江中下遊地區,唯有武江能夠實現產業經濟的平穩增長,能夠實現製造業的升級換代?”

成剛跟著笑,“他的文章的確有些誇張,但也有一定根據。我昨天特地從武江市重工業產業鏈領導小組要來他們的第一個公告,內容值得探討。”

周其昌頓時有了興趣,“都有什麼新穎點?”

“比如,這個重工業領導小組提出,要推進資訊技術在傳統重工業中的應用,隨後是資源搭建和培育扶持平台,最後產業供應鏈的整合。其中,推進資訊技術在傳統產業的應用是基礎。要從產品設計、流程管控、企業內部資源管理、電子商務、安全生產、節能減排、產業鏈協同、科學決策、質量管理及預算管理十個方麵,用資訊化技術手段對傳統工業進行“改造”,實現降本增效。”

“我大概找專家瞭解了下。如果通過資訊化手段去管理流程,能夠使工業生產中的各個環節更加趨於合理。通常而言,鋼鐵的送風設施必須有閥門,否則容易爆炸,但閥門處如果控製不好,熱氣容易遺失。而過去鍋爐需要燒到700多度,才能將鍊鋼爐的溫度推送到450度,如今,通過計算機合理控製閥門,找到送風的臨界點,隻要燒到500度就可產生合理溫度。並且,在計算機的控製下,這個過程中產生的熱與氣,均可回收發電,形成能源的綜合管理。”

成剛微微有些興奮地說:“另外,通過資訊技術同樣能實現上下遊產業鏈的協同。還能產生產業集群效應。”

周其昌則冇有那麼高興,他微挑眉頭說:“出發點和計劃是好的,但執行力至關重要。目前,擺在郭小洲麵前的大難題就是W鋼和B鋼的兼備重組問題。它們既是大型國企,上市公司,國家鋼鐵產業龍頭,屬於戰略性重組。武江的級彆對它們而言,太低……”

成剛笑著說:“是不是您出麵推進一下。”

“我?”周其昌搖頭,“我也不夠資格啊!W鋼的合併不僅涉及到國資委,發改委,證監會,財政部等等大部,還涉及到武江政府和上亥市政府。那一頭單拈出來都不是吃素的。”

成剛沉吟半晌,“據我所知,小洲和上亥市領導的關係處理得不錯,上亥市國資委主任就是小洲的大學師兄。另外,國資,發改委等部門,他應該也有一定的人脈。”

“哦!”周其昌精神一振,他想到了幕後的甘子怡,低頭沉思半晌,“這麼一說,他還真有可能拿下。這樣,我明天去W鋼調研,見見袁名山。”

…………

…………

常一丁辦公室。

一本《N參》拜訪在辦公桌上,頁麵摺疊露出的標題正是郭小洲發表的文章。

常一丁看著作者署名,神情百變。

說實話,他不得不佩服郭小洲這一手。不僅又出了名,還明著捧了許許多多從武江領導崗位上走出去的老一代。

特彆是那一段話:“武江的政府官員大概算是我國最含辛茹苦的一批人了。他們每天都要麵對武江市民的嘲諷和唾罵,但是他們十年如一日的推進著武江經濟發展中最重要的工作:重工業向精細化升級。到今時今日,這個城市終於成為中西部最重要的新型產業集中地。”

據常一丁所知,退休的二線領導暫且不提,就在任的省級領導乾部,不下七人是從武江高層走出去的,還有調動到各大部委,兄弟省市的高層領導。

可以說,郭小洲就是在為他們,為武江,大唱讚歌。在這些前武江領導的政治功績上寫下重重的一筆。

這些人自然會給出回報。

甚至等於郭小洲把這群人全部綁上他的戰車。彆的不說,至少,郭小洲在武江是徹底站穩了腳跟。而他纔到武江履職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這在官場來說,幾乎就是奇蹟。

“真是老奸巨猾啊!”常一丁感歎道。

這時,他辦公桌上的座機響起。

常一丁抓起電話,“你好,我是常一丁,是文濤啊,嗬嗬,怎麼,你也看了這篇文章,不得不說,這小子太狡詐了,出了奇招。是的,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W鋼這塊骨頭他就很啃動……你和袁名山聯絡過?”

常一丁忽然敏感地坐直身體,聚精會神的聽熊文濤電話裡的話,好半晌,他才喃喃道:“原來W鋼的董事長袁名山和你有這樣的一層關係……他如果搞不定W鋼,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喜事也變成壞事,我明白了,這個重工業產業鏈領導小組市委本來就冇有插手,對,先讓他蹦躂幾天,再讓他重重的摔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