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玉婉下榻在武江著名的青年飯店。這家飯店雖然擁有無與倫比的曆史底蘊,但在日新月異的酒店界,不管是硬體還是軟件,早已被各大世界品牌的酒店拋離三條大街。

黃玉婉之所以選了這家飯店入駐,是有講究的。她的爺爺曾經在這家飯店留下過墨寶,華夏曆史上幾位著名的領導人都曾入住過,飯店的走廊上迄今還掛這這些領導人當年的照片。

曾毅和全麗的婚禮日期定在後天。她提前到來,可以說給足了全麗的麵子。但是全麗和曾毅有些疑惑不解,黃玉婉喊來許家強是怎麼回事?

而且黃玉婉抵達青年飯店後,馬上和許家強進行了單獨的兩個小時談話。

曾毅耐著性子和全麗在外廳等候了一小時,黃玉婉依然冇有和他們見麵的意思,黃港縣又有個常委會議在下午召開,他隻得離開武江。

全麗在中途曾經進過小客廳,給黃玉婉和許家續茶上水。依稀聽到股票阻擊戰和鳥鳴紙業以及江機高科等西海省上市公司的名字。

全麗不是很懂股票,她也從冇涉足過股市。但是她大概瞭解什麼是股票阻擊。狹義說來,股市上的阻擊是指針對一家或幾家公司的股權,在未與對方協商良好的情形下,仗恃著雄厚資金,買下一定程度的股權比例,藉由掌控董事會過半數席位,間接控製這家公司的經營權。也就是惡意購併。

廣義說來,還包括製造假的好壞訊息,無端拉抬或放空一家公司的股價,事後再反向出貨或壓低補貨,如是操作,賺取差價。

如果這段冇頭冇尾的話被彆人聽去,再聰明也猜不到什麼。但全麗對郭小洲以及他的人脈圈金融圈相當瞭解。

黃玉婉所說的幾家上市公司,全部都是郭小洲的堅定支援者。鳥鳴紙業,江機高科,金山礦業集團,剛在陸安成立的明輝新能源汽車公司,以上幾家企業就是最積極的推動者和股東。

很明顯,黃玉婉要斬斷郭小洲來自金融商業方麵的支援。或許收購,或許搗搗亂,最不濟也能從中大撈一筆。

全麗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黃玉婉把私募大佬許家強喊來武江。她甚至明白,黃玉婉來到武江,真實意圖就是準備對郭小洲施以重手。

至於參加她的婚禮,不過是順便之舉,或者是一個很好的藉口。

黃玉婉在兩小時後親自把許家強送出門外。

接下來全麗設宴招待黃玉婉。

招待地點在武江著名的北海漁村。這個據說全空運生猛海鮮店開業三個月,生意火爆,是目前武江上流社會宴請招待的首先之地。

全麗在往日,也是個相當能吸引男人眼球的女子。但是站在黃玉婉身邊,甚至連綠葉的資格都算不上。

自打黃玉婉步入漁村,立刻吸引店內所有男人的目光。

說實話,像這等級數的美女,並不是輕易可遇的。

黃玉婉已經習慣並享受這種待遇。但是,當她忽然感覺一部分男人的目光轉向她身後時,以她的城府亦好奇地回過頭。

隻見三個年輕男人擁著一個女人走進了大廳。這個女人的臉與她身材一般妖嬈。擁有北方女人的身材和南方女人的臉蛋和肌膚。大多數男人在她麵前都會自形漸穢,哪怕能出現在這個消費昂貴海鮮的的男人們大多非富即貴。

北海漁村武江店一下子出現兩位禍國殃民級數的美女,以至於讓店員們都有些按耐不住自己的驚奇了。

更驚奇的是,後麵出現的美女本來極為冷傲的眼神在看到黃玉婉的瞬間,陡然一變,變得春風拂麵一般的露出燦爛的笑臉,脆生生喊:“玉婉姐!”

黃玉婉也微露驚訝道:“周潔雯?”

周潔雯的硬性背景雖然稍遜甘子怡黃玉婉一籌,但軟實力卻不差她們多少。她的爺爺姥爺都是紅一代,雖然不是最拔尖的那一批,但姥爺卻依然健在,誰都知道,一個健在的老革命在政壇的分量。

當年,周潔雯也在京都名媛圈子裡待過一段時間,風頭一時直逼甘子怡黃玉婉,隻是後來跟父親去了上亥市,以至於在京都的名聲不顯。

但實際分量,在真正的頂級圈子裡卻絲毫不低。

兩個美女客客氣氣站在大廳裡握手寒暄,彼此都是社交場上的高手,交談不僅滴水不漏,而且都冇有向對方介紹身邊朋友的意思。

周潔雯身邊的三個男人看向黃玉婉到冇有多少赤果果的目光,他們很快把視線轉移到了全麗身上。

而全麗除了好奇的打量著周潔雯並猜測她的背景外,也有些驚訝地打量著這三個男人。

常言道:“要想探究女人的身份高低,隻需要看她身邊的男人。”

幾分鐘後,兩女各自走向各自的包間。

周潔雯剛落座。黃戰好奇的問,“雯姐!剛纔那個美女是……”

周潔雯顯然有些心不在焉,冇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嗔聲道:“小戰戰,你有任何心思都可以馬上放棄,這個女人可不是你碰得起的。”

“雯姐,我膽小,你彆嚇我,她來頭還能比你大?”黃戰裝出心慌慌的樣子。但明顯帶著調侃和不信。

周潔雯驕哼一聲,“我還真冇嚇你。在整個華夏,都冇有多少年輕人比得了她。這還冇把她的彪悍老公算進去……”

“我艸!都有老公了。”黃戰一臉失望地拍了拍桌子。

“我們戰戰同誌好不容易遇上個順眼的妞,卻又碰不起,深表遺憾!”姚浩幸災樂禍地鄙視了黃戰一句,隨後轉了話題,對周潔雯道:“這次郭哥有點不夠意思,明輝那麼好的項目,居然冇有給我們留點湯喝……”

周潔雯輕描淡寫說:“項目的確夠好,但你們本錢夠麼?”

黃戰撇撇嘴,“不就是融資的那點事兒嗎?哥幾個融個十億二十億的參一股還是冇問題的。無奈這次郭哥不帶我們玩兒……”

“又說瞎話了不是。新能源汽車是個長期投資項目,中短期是看不到利潤的,純燒錢的活。你們融來的錢,利息就拖死你們。”周潔雯若有所思地看著姚浩,“你們最近是不是和郭哥聯絡少了?”

姚浩歎了口氣道:“還真是聯絡少了。自打郭哥榮升陸安縣長。我們就去過一次……”

周潔雯淡淡一笑,“言歸正傳。我前幾天找了一家證券公司的高層談過,和盛旅遊開發公司要上市,條件目前是符合的,但是要更加穩妥的話,先得在證券機構的幫助下‘培訓’兩三年。”

黃戰大拍馬屁道:“雯姐出馬,還有搞不定是事情?我等著三年後數錢便是。”

周潔雯瞪了他一眼,忽然自言自語道:“黃玉婉怎麼會突然來到武江?奇怪,她捨得離開她的寶貝男人?這女人到哪都能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姚浩道:“想知道她來武江乾什麼,我倒是有個渠道。”

“什麼渠道?”周潔雯感興趣問。

“雙國商調。”姚浩回答道。

“哦!”周潔雯似乎想起什麼,笑著搖頭,“雙國未必敢接她的調查。”

“如果她的身份高到雙國不敢接的地步……”姚浩的眉頭一緊,“我還是有個辦法。雙國不敢接,他們內部的職員未必就不敢接,隻要價錢讓他們滿意。”

說到這裡,姚浩低聲道:“我認識雙國武江公司的一名副總。他私人可以接這個單子。”

周潔雯沉吟片刻,開口道:“既然如此,你和他聯絡一下,試試。”

姚浩立刻拿出手機i,走出包廂撥打電話。

五分鐘後,他走了進來,“搞定。他隨時會有訊息傳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