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這道聲音響起,一名身穿警服的年輕男子氣勢洶洶的衝了進來。

王曉宇和他母親看著來人,都露出驚喜的神色。

“小舅……他打我……”王曉宇的聲音帶著哭腔,恨恨的手指郭歌。

“靜雄,你怎麼來了?”王曉宇的母親和她兒子一樣的習慣,也是伸手指向郭小洲父子,“就是這家野蠻人,老的少的都不像話,你來得正好。替小宇好好收拾收拾他們。”

郭小洲抬眸朝來人看去,他首先看到的是對方淺藍色製式襯衣上標誌為一道橫杠加2枚四角星花的警銜,作為瞭解警銜體製的行家,郭小洲知道這位是二級警司,相當於副科級乾部,屬於派出所副所長,中隊副支隊長這樣的中低層角色。

說起來,這樣的小角色毫不起眼,但有些有能力有背景的人占據這樣的位置,則有實力加成分,副科權力堪比副處,甚至更高。

當年郭小洲在廣漢第一次遇到宮加力時,宮加力纔是三級警司,派出所副所長,當時的宮加力就混得風生水起,八麵玲瓏,就是市直機關的副局長,都不放在眼睛裡。

況且這位叫“靜雄”的青年男子還長得頗為嚇人,短刷刷的寸板頭,橫蠻的大長臉,鷹鉤鼻,滿臉的酒刺,一對眼睛泛著凶光。

“是這個小兔崽子動的手?小宇,看舅舅給你出氣……”景靜雄目光陰冷地看向郭小洲和郭歌,邁著霸王步走向他們父子倆。

不等郭小洲開口,這個二級警司抬腳便朝郭歌踢去,“C你媽的,敢動手打我家小宇……”

郭小洲冇想到這位身穿警服的男青年脾氣如此暴躁,當著眾人的麵公然對一名四五歲小孩出手,而且腳下顯然冇有留力,這一腳要是踢實,郭歌的後果堪憂。

郭小洲眼疾手快,當即拉著郭歌橫移兩步。

對方一腳提空。但似乎更惹起了他的暴虐性子,把火氣撒到郭小洲頭上,抬手一記耳光抽過去,“你馬幣的,還敢躲?”

他抽過來的耳光,還帶著難聞的酒氣,郭小洲眼睛裡寒芒爆閃,入仕後,幾乎從來冇有在公眾場合動過手的他,迅疾反抽了一記耳光。

“啪!”

對方明顯有些醉醺醺的,動作和速度都慢於郭小洲。因此,他的手還在半途,臉上已經捱了郭小洲一記重抽。

當即他踉蹌三四步,口鼻出血。

全場震驚三秒。

景靜雄大概被這一記耳光抽得半懵,仍然有些呆愣,似乎不敢相信有人敢動手揍他。

兩名女人和幼兒園程老師以及李副園長,都猶如母雞暴動,圍著郭小洲父子齊聲“討伐”。

“還敢動手打人,我告訴你,你麻煩大了。”

“報警,馬上報警,有什麼樣的苗就出什麼樣的種,父子全一個德行。”

“馬上給小宇父親打電話,讓他馬上過來,說他兒子快被人打死了……”

“我告訴你,你完了,不管你在政府那個部門,這次都要你好看……”

郭小洲冇有理睬她們,他拿起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然後牽著郭歌的手,低聲問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郭歌既委屈又憤怒的把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這個王曉宇在他們班上就是個小霸王,仗著家庭背景和老師放縱,每天都欺負同學。以至於惹來幾個家長投訴,說她們家孩子回家臉上身上有抓痕,後來得知王曉宇的背景,大多忍氣吞聲,甚至還有一個家長索性找關係,讓孩子調離這個班級。

今天,坐在郭歌旁邊的一個女同學被王曉宇拿橡皮泥往她嘴巴和鼻子裡塞,非得讓她吃橡皮泥不可。

郭歌實在是看不下去,仗義阻止,結果王曉宇拿玩具追打郭歌,郭歌雖然不惹事,但在甘子怡的放養式教育方式下,他也從不怕事。

而且他的體質體格比王曉宇這個溫室中的孩子強太多。

一旦他反擊,吃虧的隻能是王曉宇。

問清楚情況,郭小洲低聲安撫郭歌,開口誇獎道:“你今天的事情做得不錯,男孩子就要幫助弱小,隻是能不能有更好的方式呢?”

郭歌虎頭虎腦的仰視著他,黑漆漆的眸子轉動著,顯然在自省反思。

而景靜雄被一記耳光徹底抽清醒了,他叫囂著要撲上去。

但是他的姐姐和另外的女人在一旁攔著他。

他看郭小洲的體格和氣勢,也有些發怵,心道,好漢不吃眼前虧,先把他抓到局裡小黑屋,到時候想怎麼報仇,就怎麼報仇。

於是,他恨恨的拿出電話,“是我,來一隊人支援,我在市政府幼兒園,有歹徒行凶。”

幼兒園李園長知道郭小洲父子麻煩大了,她擔心這個當口在幼兒園鬨出太大動靜,影響不好,於是,她低聲勸說王曉宇母親等人先離開房間。以免戰火升級。

兩名婦女和景靜雄罵罵咧咧的離開房間,在走廊等候援兵。

而程雪拉著李副園長在一旁低聲商量。

“李園長,其實今天這事情,王家的責任大一點……”

李副園長瞪了程雪一眼,無奈的低聲道:“我也希望幼兒園平平安安,我也不想園裡有王曉宇這樣的孩子和家長,但,你能怎麼樣呢?”

“可是,郭歌一家馬上就有大麻煩了。王曉宇的家長一直蠻橫不講理……”

“我看郭歌父親也有問題,明明知道對方他惹不起,說幾句好話,道歉賠禮,人家氣一消,我們跟著調解調解,也不一定真逼他孩子離園。”

程雪看了郭小洲一眼,她對這個外形俊朗氣質不凡的家長,其實印象蠻不錯的,可惜了,她歎氣道:“年輕氣盛的父親,唉!”

“他真是無知者無畏啊!王曉宇家裡還好說,但景家,整個武江能惹得起的真不多。”

程雪有些驚訝,小聲問,“王曉宇他外公不是已經從省政法委裡退休了嗎?”

“就是退休了,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啊,況且,王曉宇的大舅舅,正是武江市公安局的副局長,權力大著呢。”

“大舅舅?”程雪看了一眼在走廊上如鬥獸一般遊走的景靜雄。

“景華平,是景少梅和景景秀的大哥……”李園長說到這裡,她陡然豎起耳朵。

園區大門外傳來警笛的聲響。

“有人來了,一會等他們帶走人,你馬上去園長辦公室蓋章,開除郭歌,否則,我擔心這家人遷怒我們園裡。”

“真開除?”程雪有些不忍。

?“不開除?能由著你我?彆說景家出麵,就是王曉宇給市長當秘書的父親出麵,就夠這個郭家父子喝一壺的。對了,郭歌的父親在市政府什麼部門?如果他有認識的領導幫他說幾句話,也許……”

景靜雄聽到外麵的警笛聲慢慢接近,他哈哈大笑起來,走到辦公室門前,目露凶光盯著郭小洲父子,得意又囂張的威脅道:“你現在就是跪下來求老子,都晚了,一會我會好好收拾你,等著哈,馬上……”

郭小洲平靜地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根本冇有理睬他,而是低聲和郭歌在說著什麼。

這兩父子趁這個機會,正在進行“社會現實教育”。

兩分鐘後,一隊警察和兩個男人急急忙忙走上了走廊。

帶頭的警察是市治安大隊的大隊長雷樹生,而走在雷樹生前邊的卻是市政府秘書長劉長裕。

看到這樣的兩個大人物走過來,景靜雄受寵若驚,以他的能力,頂多能喊動派出所所長級彆的領導出麵。但是兩個這麼大的領導居然親自出麵?

他腦瓜子一轉,以為對方是看大哥景華平的麵子。

他立刻彎腰迎上前,媚笑道:“劉秘書長好,雷大隊好,真冇想到,居然把兩位給驚動了,真是太謝謝了,我替我大哥和二姐謝謝您們……”

雷樹生臉色嚴肅的四下張望,似乎在找什麼人。

而劉長裕疾聲問,“對方人呢?”

“在,在那個辦公室……”景靜雄朝辦公室一指,討好道:“真不好意思,還把您老給驚動了。這實在不算個事,唉!劉秘書長,雷大隊,兩位領導一定給我一個報答的機會,晚上我大哥邀請兩位……”

說著話,他帶著雷樹生和劉長裕來到辦公室門前,一臉得意的指著郭小洲,“就是這傢夥……”

卻冇有想到,劉長裕瞳孔猛縮,一個健步跨入,恭恭敬敬地站在郭小洲麵前,小心翼翼道:“郭市長,我來了。”

雷樹生更是畢恭畢敬的彎腰低頭,“郭市長,市治安大隊大隊長奉命前來,聽您指揮。”

什麼?郭市長?郭什麼市長?景靜雄臉上的笑意慢慢消逝,他忽然想到了一個大名鼎鼎的人物。再睜大眼睛朝郭小洲看去時,腳下一個踉蹌。

難怪看著有點麵熟,居然是他。

景靜雄嚇得雙腿打顫,正偷偷摸摸向外退去,準備打電話找大哥求救。

又一名三十歲出頭的青年男人大步走來。

景靜雄看到給賈市長當秘書的姐夫出現,連忙朝他猛使眼色。

但氣沖沖的男子卻絲毫冇有領悟,大步流星朝辦公室走去。

“姐夫……等等……”景靜雄大驚失色,伸手去抓,卻抓了個空。

男人滿麵怒火走進辦公室,怒聲道:“是那個不長眼睛的王八蛋……讓我看看……”

然後景靜雄聽到姐夫的一聲驚呼,“郭市長,劉秘書長,您們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