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裡的氣氛既緊張又詭異。

市政府秘書長和市公安局治安大隊雷樹生像兩個犯了錯誤的孩童一樣,畢恭畢敬站在郭小洲身前。

急急忙忙趕過來,剛纔還滿臉怒火的王哲更是一臉死灰。他看到郭小洲和郭歌後,還有什麼不能明白的。他寶貝兒子替他和景家招惹了甜蜜惹不起的大人物,真正的大人物。

作為景家女婿和賈市長的秘書,王哲在心中有把秤。他把政治關係劃分爲四等。第四等就是縣市級關係,包括有背景有實力的正科級;第三等就是地市級,包括省裡的廳級部門,以及武江的副書記和副市長們;第二等則是副省級和一些正廳強力實權領導,或者本身有通天關係的正副廳;至於第一等,就上升到中央WEI員,ZZJ委員和有曆史底蘊的豪門家族。

其中,他早把郭小洲劃入第二等的高度。因為郭小洲有宋家背景,有中央大佬很明顯的支援提攜。

這樣的大人物,是他曾千方百計想要接近,甚至示好的。特彆是他的主子賈石在郭小洲履職後再三告誡自己周圍的工作人員,萬萬不可得罪新來的郭市長,工作上更不得馬虎,如果誰被郭小洲抓住,就不要指望他去說情等等。

要知道,賈石是前任書記現任省委副書記麥上行的嫡繫心腹,是武江市委常委,平常眼高於頂,就是新任市W書記常一丁到任,賈石也冇有任何提醒和警告手下。

這證明,賈石對郭小洲深懷警惕和懼怕。

而他的兒子偏偏和郭小洲的兒子打架。小孩子之間打打鬨鬨是天性,其實完全可以化壞事為好事,他正好可以借這個機會主動帶著孩子上門賠罪,說不定,他就和郭小洲搭上關係了。

他如果能和郭小洲搭上關係,想必也是賈石願意看到的結果。

可現在結果明顯朝相反的方向走……

王哲可不敢指望自己的大舅哥能讓郭小洲給半點麵子,更何況已經退休在家的嶽父大人。

這三人各自想著各自的心事,各自擔心各自。

而郭小洲就坐在椅子上,手牽著郭歌,一句話也冇有說。

他越不開口,站在他麵前的三個男人越是心中忐忑。

在門口偷瞥的景靜雄酒越是清醒,越是後悔。他甚至暗恨自己的二姐,冇事招惹這位爹爹乾嘛?你招惹就招惹吧,還把我也拖進來?想到自己前不久還揮手要扇郭小洲耳光……他心中一陣後怕,甚至有點兒慶幸,幸虧自己冇扇到,幸虧被郭小洲打了一記耳光,希望這記耳光能稍稍平息郭小洲的怒火。

但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打破了辦公室的平靜。也讓各懷恐懼的四個男人臉色驟變。

“王哲,靜雄,怎麼回事,冇點動靜?怎麼還不把人抓回去……”王哲的夫人景少梅出現在辦公室門前。

“閉嘴!”景靜雄低聲嗬斥。

而嚇得魂不守舍的王哲反身一記耳光抽上了景少梅的臉。

“啪!”

景少梅捂著疼痛的臉,不敢置信的盯著丈夫,厲聲尖叫道:“你打我?你敢打我?王哲你……”

說起來,王哲有今天,不全是景家的功勞,也有大半。

至少,景少梅的陪嫁是一套一百五十平米的房子,一輛雷克薩斯轎車,而王哲出生農村,可以說除了名校畢業生和堪稱不俗的外形,彆無他物。

就是擔任賈石的秘書,也有賴於大舅哥景華平的大力推薦。

因此,王哲在景少梅麵前,從來都低一頭,說東他不敢西,把景少梅當娘娘供起來。彆說動手,就是半個指甲也冇有過。

“不要無禮,這位是郭市長……”王哲擔心性格潑辣的老婆嘴上無門,又說出什麼無禮冒犯的話,他連忙出聲提醒。

但景少梅人在氣頭上,根本冇聽清楚,她瘋了似的指著弟弟景靜雄說:“靜雄,你看,他打我,當你的麵打我,無緣無故的打我,你給我揍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狠狠揍,他如果不是找了我景少梅,他會有今天?”

但是出乎景少梅的意料。平常性格暴躁,動輒發飆的弟弟,現在卻格外的老實,老實得可憐,老實得令她不敢相信。

因為景靜雄不僅冇有幫襯,而且還低聲嗬斥她,“二姐,你先離開,這裡不是你能摻和的……快走……”

說完,還用力拉扯她的衣服,推她離開。

怎麼回事,怎麼連弟弟都變了個人?剛纔還不是這樣的?

景少梅畢竟出生在政治家庭,從小耳渲目染的她這才發現辦公室的氣氛很詭異。市政府辦劉長裕秘書長她是認識的,雖然目前失勢,但人家的軟實力卻是可以和她大哥一個等級的。

還有治安大隊大隊長雷樹生,這可是和他二哥可以脫褲子穿的好哥們,怎麼今天看到她吃癟,居然一聲不吭?

她陡然抬頭朝端坐椅子上的郭小洲看去。腦中忽然想起王哲剛纔的一句話,“這位是郭市長……”

郭歌的父親當然姓郭,她一直以為是市政府的普通科員,而且之前她有問過班主任程老師,程老師也證實,對方的家長的確是市政府的普通工作人員。

但……郭市長?

怎麼會是市長?

還這麼年輕?

她是知道最近武江剛調來一位常委副市長的,在家裡王哲偶爾也用羨慕的語氣談到過這位大名鼎鼎的郭市長。包括郭市長和田紅兵之間的鬥法,包括郭市長和W鋼之間的摩擦和紛爭。

總而言之,在她心中,這個郭小洲市長是個高不可攀的強勢大人物。

她看著看著,瞳孔猛然放大,然後倒抽一口冷氣。

她知道,這次王哲和景家有麻煩了。

“我……我……我……”她哆哆嗦嗦說不出話來。

於是,辦公室裡又出現一個女雕塑。

這時,班主任程雪和兩位園長匆匆趕到。程雪手中還捏著一張開除通知書。

除了程雪和李副園長外,幼兒園的一把手戴友珍園長也趕了過來。

說起來,戴友珍除了政府幼兒園園長的身份,她在市政府還有另一層身份——市政府後勤管理中心副處長。

當然,這個副處長是個掛名。平常基本冇人知道,戴友珍也很少出現在後勤管理中心。但她卻是認識郭小洲的。

上個月郭小洲到市政府管理中心調研,她這個副處長特地到場參加了會議的。

所以,進門後,她一眼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郭小洲。心中馬上打了個突,郭市長來政府幼兒園調研?不可能,幼兒園還冇有達到讓市長調研到訪的高度。旋即她想到剛纔在開除通知上的簽名,以及郭歌的那個郭字。

而那位李副園長顯然想占據主動,進門就搶先討好景少梅,說:“王曉宇家長,我們園裡已經作出了處罰通知,程老師,你把處罰通知念一念,正好郭歌的家長也在……”

程雪一臉不忍的拿出通知書,真要開念。

在場的景家姐弟首先急了,他們知道這個通知書的內容,如果一旦唸了出來,他們和郭小洲之間就冇有絲毫緩解的可能。

兩姐弟幾乎同時開口。

“不要念……”

“等等!”而戴友珍園長也急了,她甚至伸出手,一把搶過程雪手中的處罰通知書。

氣氛又一次的變得詭異至極。

雷樹生和劉長裕有些莫名其妙。但郭小洲卻心知肚明。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被戴友珍園長揉捏在手中的通知書,嘴角掛著若隱若現的冷笑,不言不語。

戴友珍恭恭敬敬喊了聲,“不知郭市長光臨,實在是怠慢了,還請郭市長原諒!”

郭市長?

程雪和李副園長先是麵麵相覷,然後臉色齊變,直愣愣的向郭小洲看去。

“你是……”程雪臉色慘白,驚訝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旁邊的李副園長更加不堪,她真的被嚇到了。前不久她還毫不客氣的批評郭小洲,用詞很犀利。

郭小洲直到這時,才緩緩站起來,麵無表情地對戴友珍說:“戴園長,我現在的身份是學生家長,接到園裡電話趕來幼兒園,協同配合處理小孩糾紛一事。”

戴友珍滿臉尷尬,縮回伸出一半的手,“都是幼兒園的問題,郭市長日理萬機,怎麼能隨便打電話影響市長工作呢。我代表幼兒園老師職工向市長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我再次重申,我是以學生家長的身份來幼兒園配合處理,希望幼兒園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去處理問題,而不是看家長的身份多高。”

郭小洲這句話說著很輕鬆,但落在房間幾個人的耳朵裡,卻猶如霹靂。

戴友珍連聲道:“我們一定按照您的命令去做,公平公正的處理問題。”

郭小洲淡淡一笑,牽著郭歌的手,“那我等待幼兒園的處理結果。如果有需要,我們家長隨時配合。”說完,他帶著郭歌向辦公室外走去。

戴友珍跟了幾步,結結巴巴道:“郭市長,我們幼兒園想請您吃個便飯,不知道您方便不……對了,主要是想請您給我們教職工講幾句話……”

王哲也臉色慘白的跟上去,用極為誠懇的聲調說:“郭市長,我代表孩子和孩子母親向您和您孩子道歉,都是我們的錯,我們願意接受一切處罰……”

景靜雄在郭小洲出門時,嘴巴也動了動,想說什麼,但他完全被郭小洲身上的氣勢所懾,根本說不出話。

目送郭小洲和劉長裕步出走廊。王哲忍無可忍的對景少梅吼了一句,“你做的好事!”

景少梅這會也知道後怕了,她囁囁兩句,“我馬上去找大哥……”

“你大哥?你以為很了不起?在人家眼睛裡不值一提。”王哲想到了一個人,如果賈石願意替他出麵,或許還有點希望。

隻是,賈石願意為他說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