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王小雙那邊的審訊工作遭遇阻力,但W鋼職工鬨事事件還是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立下頭功的人是市緝毒大隊副大隊長王威,他在看到內部新聞後,發現一群鬨事職工中有個他非常熟悉的麵孔。

此人叫全高德,曾經是W鋼集團某分廠的一名采購部人員,在鋼鐵走俏的四五年前,全高德的薪水福利外加提成和灰色收入算得上“高富帥”一族。至少,他是武江高消費人群的一員。

可惜,錢多燒手,全高德開始玩刺激,私人聚會,嗨場趴體等等,他開始接觸到一群癮君子,於是走向了自己人生的深淵。兩年間把存款揮霍一空,然後鋼材市場低迷,他的收入也直線下降,最後他所在的這個廠也徹底停工,全高德得成為下崗職工。他不得不從隱秘的高階圈子走向龍蛇混雜的低端圈子,而且以販養吸,誰知道他第一次在歌廳出手就被查獲。

當時掃毒行動的領導就是王威。

如果按正常程式,全高德完全有理由被強製戒毒,甚至判刑。但全高德揭發檢舉了武江一個高階的毒圈,王威得以破獲武江當年最大的毒案,一時間名聲大噪,從分局上調道市局緝毒大隊擔任副大隊長。

可以說,全高德成就了王威。

此後,全高德成為王威的“線人”,隻不過,全高德自戒毒成功後,再也冇有什麼能力提供有價值的“情報”。

這一兩年,王威甚至已經忘記這個人。

本來,他看了內部的這個視頻後,也冇當多大回事,直到單彪打來電話,問他一些W鋼鬨事職工的情況後,他纔想起全高德。就他的瞭解,全高德早已脫離了憤青的範疇,他是絕對不可能去鋼廠鬨事的一類人,可是他不僅去了,還情緒激昂,這裡邊就有疑問,很大的疑問。

他去找全高德。

可是,此時的全高德已經被W鋼分局帶走調查。王威於是搶在田大東等人聞訊之前,以一樁毒品案需要全高德配合調查為名,親自從鋼城分局帶走全高德。

全高德上車五分鐘,便竹筒倒豆子,把他所知的的情況一股腦全說了出來。原來,王小雙當著他們的麵炫耀自己和田大東的關係有多麼鐵,甚至還說市局的頭頭現在也當他是兄弟等等,還說這次鋼城鬨事,是要幫市局領導的忙,以後,他在W鋼就可以橫著走雲雲。

得到了這個線索後,王威第一時間打電話單彪。

單彪讓他暫時保護好線人,等他訊息。

十五分鐘後,單彪打來電話,讓他帶線人去見公安局長秦國棟。

當秦國棟見了兩人後,他第一感覺是不可能。一個堂堂的市局領導,前程似錦的景華平再怎麼糊塗也不可能乾這種事,唆使職工去W鋼總部鬨事?這樣做,景華平有什麼好處?似乎冇半點好處。

不過他旋即一想,想到了W鋼方麵和市政府郭小洲之間的“戰爭”,想到了市委和市政府的博弈,這裡邊,景華平背後是不是有人……

他沉思了三分鐘,最終下達命令,馬上對田大東等人實施抓捕,他則親自約談景華平。並且隨後電話向省政法委進行了彙報。

當抓捕行動開始時,秦國棟還是按程式向市委常一丁進行了彙報。

常一丁的聲音在電話裡顯得太過平靜,“老秦,你覺得這個事情可能性有多大?”

秦國棟不露聲色道:“目前還是嫌疑人的一麵之詞,但不能不查。”

他的後四個字代表了他的態度。

常一丁的聲音非常溫婉,“事關市公安局主要領導的問題,又是W鋼合併重組的敏感時期,我們的工作一定要謹慎,尤其要注意掌握好分寸,切不可將線索任意擴大,這對武江市和公安局的穩定不利。”

秦國棟剛想說什麼,常一丁又說:“這樣,你安排個時間和地點,我和紀委邱書記一起陪同你去和景華平談話。”

秦國棟挑了挑眉頭,“好的,我馬上去安排。安排好了通知您時間地點。”

常一丁“嗯”了一聲,兩人結束了通話。

放下電話後,常一丁看了看辦公桌上的日程安排,今天下午有個全省開發區工作會議,他作為武江市委一把手,掌控武江四個大型經開區,這樣的會議,他是不可或缺的。

他在會議名單上看到了韓雅芳的名字,雲河市委常委,上石豐經濟產業園區黨委書記,管委會主任。

他的右手邊則放著韓雅芳的全部資料,包括履曆上不可能出現的全身彩照。

無疑,照片中的韓雅芳是個優雅漂亮的女子,身材臉蛋無一不美,即使在照片中,她的眼神也透著精乾和機敏。

這樣一個未婚女高官,從正科到副廳僅僅用了五六年的時間,跳躍之快,令常一丁也深感驚歎。

不管他對郭小洲的觀感好壞,至少,郭小洲知人善用的能力是有的,而且還有能力有眼光提拔下屬,郭小洲從政這麼多年,提拔了一大批手下,但其中步伐最快最得力的乾將就是韓雅芳。

常一丁想起熊文濤的叮囑,知道也許能從這個女人身上打開缺口。一個如此美麗的女人,而且郭小洲對她有提攜大恩,他不信郭小洲和她冇有曖昧關係。換做他自己,如果有個美麗動人的女下屬,吃了還不用擔心出問題。他也不會放過。

隻不過,想要爭取韓雅芳反戈,難度太大。

當然,用熊文濤的話說,男人不背叛是冇有資本,女人不背叛是因為籌碼不夠。

熊文濤也的確給足了籌碼。

剩下就看韓雅芳有冇有勇氣,野心夠不夠大。

再次盯著韓雅芳的相片看了看,常一丁摁下呼叫器。

秘書向左走了進來,“常書記。”

“有個事情你去安排一下,今天下午有個全省開發區會議,會議結束後,會分幾個小組座談討論,你把上石豐的領導安排到我的分組討論組。”

向左很乾脆的說:“我馬上去安排。”

“嗯……還有件事情,你請紀委邱書記來我辦公室一趟。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