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一丁不是韓雅芳見過級彆最高的領導,但卻是她單獨見過的最大官員。

自石豐開園以來,韓雅芳接待過省部級高官,參加會議時和省一二把手握過手,甚至還有一個F國級高官來過上石豐視察過。

但在狹小的二十平米房間內,和一個省常委單獨相處,真是第一次。

就在今天下午,她在全省開發區分組討論會議上還好奇的觀察過常一丁。這個男人講話很有一套,邏輯性強,而且談論起經濟術語就滔滔不絕,很能唬人。

冇想到的是,會議結束後,常一丁的秘書私下對她發出邀請,說常書記想和她談談上石豐綠色經濟園區和武江幾大經濟開發區的合作意向。

說起來上石豐和武江的開發區還真有合作可能,就算常一丁不提,韓雅芳也打算等郭小洲站穩腳後談一談的。

武江的優勢在重工業產業鏈,其中機械電子方麵尤為突出。而上石豐即將要上好幾套綠色食品生產線,但這類生產線目前最先進的產地在R本,而且同類技術獨一家生產商。所以對方比較強勢,不僅價格高昂,交貨期長。

韓雅芳考慮過武江的一些機械廠,但技術強的生產商又有接不完的訂單,技術不好的閒的冇法開工。

今天常一丁主動尋求合作,正中她的下懷。

不過她也有過猶豫,作為官場上年輕漂亮的女人,而且又上了副廳台階的女人,對男人的征服指數絕對要超過任何一流女明星。常一丁會不會另有什麼目的?

同時,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比較特殊,她是郭小洲最青睞的下屬,如果常一丁當真是考慮合作,為什麼不直接讓郭小洲出麵呢?

另外,她依稀知道常一丁和郭小洲有些“不融洽”。

這樣去見麵是不是先知會下郭小洲。

但是她又太瞭解郭小洲了,他需要的是能獨立作戰的人,不是事事請教彙報的下屬。她想,至少,先搞明白見麵的目的,再彙報也不遲。

所以,她在會後和常一丁坐在這個私密的飯莊裡。

常一丁和韓雅芳就這麼麵對麵的坐在沙發上。餐桌上已經上了五道菜。冇什麼大菜,但小菜的色香味俱佳,不過常一丁的目光更多的落在韓雅芳的身上。

“韓主任應該是西海官場上最靚麗的一道風景。”常一丁發自內心的稱讚道。

韓雅芳很穩重的笑了笑,並冇有接話。

郭小洲曾經不止一次告誡過她,她要想在仕途上繼續發展,就得去掉身上的那股子粉俗媚氣,要端莊、典雅、穩重、嫻靜,大氣,甚至莊嚴。就是不能有俗媚豔麗。

她一直在刻意改變自己,一開始或許偽裝的成分較多,但隨著她的級彆和權力上升,她身上的俗媚越來越淡,長時間的發號施令,逐漸養成了一股子獨有的威嚴和沉穩。可以用“去掉鉛華“來形容她。””

“試試這道菜,據說隻有這裡的廚子才能做出來……”常一丁很客氣地幫她夾了筷子菜。

“謝謝常書記!”韓雅芳冇有給常一丁夾菜回敬,也冇有立即吃這道菜,而是端起桌子上的白開水“我敬您!以水代酒。”

餐桌上擺放著白酒洋酒和紅酒,但韓雅芳穩妥地選擇了白開水,常一丁也冇有過多的勸說。

最終,兩人杯子裡倒的都是白開水。

常一丁就像韓雅芳觀察的那樣,永遠微笑,永遠平和,永遠不動聲色。

她則以不卑不亢、客氣中透著距離的姿態小心相處。

常一丁看著她,忽然有些羨慕和嫉妒郭小洲。他自然不缺美女,到了他這個級彆,要女人隻是點點頭勾勾小指頭的事情。而且他這方麵很是剋製,屬於能管住自己下半身的官員。

但猶然如此,他還是羨慕郭小洲。在整個華夏,冇有人能輕易擁有一名副廳級的漂亮女子。

他當然也可以找一名正副廳的異性紅顏,但其成色肯定懸殊太遠。

“韓主任在上石豐已經好多年了吧。”常一丁一邊喝湯一邊漫不經心道。

“的確,開園至今。”

“上石豐管理得不錯,現在是聞名全國的綠色經濟扛鼎型排頭兵,韓主任功莫大焉。”

“主要是上級的支援和政策好……”韓雅芳不動聲色道。

“小韓,你太謙虛了。”常一丁笑指韓雅芳,意味深長道:“像你這樣的人才,總窩在雲河這種偏遠地區,實在是埋冇了你啊!”

韓雅芳開始有些覺得不對勁,不是來談兩地開發區合作的嗎?怎麼……她急忙打斷常一丁的話,“常書記,關於上石豐開發區的生產線……”

常一丁卻笑著截斷,“這是小事情,我隨後跟兩個相關生產商打個招呼,讓他們去上石豐和你們具體談。”

不等韓雅芳說話,他笑著表揚道:“你看,你的工作態度多好,現在像你這樣有能力有上進心的領導太少了。恕我直言,你在雲河這個地方不能體現你最大的價值。”

韓雅芳首先想到的是,常一丁會不會是在拉攏她,把她要去武江?武江有幾個正廳架構的開發區,但目前冇有任何一個一把手的位置空缺,就是空缺,她也不夠資格直接上一把手。

本來她的級彆就是火箭似的躥升。哪怕常一丁身為省委常委,他目前也冇能力冇這個魄力直接讓她上正廳。

“常書記廖讚!我其實很普通……”

“圳市剛有個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的空缺,可以一步到位上正廳,而且這個宣傳部的部長兩年內必然退居二線,有人保證你接替她的位置。”

難道不是常一丁拉攏她?他的背後還有強力人物?常一丁今天並不是單純的約她談“開發區合作”意向,剛纔的話題也不是順口一提找個話題?而是受人之托?

會是什麼人呢,勢力範圍已經延伸到了圳市?而圳市的一個正廳位置也不是西海省一個常委所能掌握的。

為什麼突然選擇她,宣傳部門,她如果說小有名氣,也是在經濟戰線上獲得的呀。

不正常。

一瞬間的政治敏感本能,使得韓雅芳渾身警惕起來。

她不動聲色的喝了口白開水,繼續聽常一丁的說辭。

“如果,你覺得圳市的位置不滿意,還有個選擇,嶺南省農業廳廳長這個位置也可以操作。”

“或者你有什麼具體的要求,都可以談。去部委,或者金融部門……我不敢打包票對方能讓你滿意,但我可以保證,對方不能成功運作的,整個華夏冇有人能完成。”

韓雅芳忽然眯起眼睛,“我能知道對方是誰嗎?”

常一丁笑了笑,“是誰我暫時不能回答。除非你同意。”

“為什麼是我?”韓雅芳問。

“因為你值得。”

“我需要什麼方麵的回報?”韓雅芳看著常一丁問。

常一丁怕她想岔了,連忙解釋,“小韓你不用擔心,肯定和權色冇有任何糾葛。你是個人才,而有人慧眼識才,想扶持推送你一把……”

“就這麼簡單?”韓雅芳可不是三歲小孩,這個世界上從來就冇有無緣無故的愛和捐贈。

“當然有一定的條件……”常一丁沉吟半晌,說了三個人名,“管仲,公子糾,齊恒公。”

韓雅芳瞳孔微微一縮,她終於知道對方的目的了。

管仲原本是輔佐公子糾的,但後來他背叛了公子糾,反過來輔佐舊主人的仇人公子小白(齊恒公)。

這也就是說,對方的要求是要她背叛郭小洲,並反戈一擊。所以才允諾各種超優厚條件。

難道,有強力人物要針對郭小洲?

韓雅芳的心微微一緊,對方甚至出動省委常委級彆的人充當說客。

會是什麼人呢,郭小洲知不知道……

常一丁越來越欣賞韓雅芳了,不是任何女人聽到這三個名字就能反應過來。

這首先要有一定的曆史底蘊,瞭解春秋戰國的曆史,然後纔是反應能力。而這兩方麵,韓雅芳都是超一流的。

他甚至覺得哪怕把郭小洲放在一邊,這個女人也值得拉攏。

“一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追求成功和理想就要學會利用身邊的天時地利人和。有人大力提攜你,你將來的位置就會更高,你的價值也會越大,你覺得呢?”

韓雅芳笑笑道:“我目前的腳步已經很快了。我怕跑太快會摔倒。”

常一丁搖頭,“怎麼會?你怎麼跑也跑不出西海。而外麵和這裡完全兩個天地。你不能走出雲河,走出西海,怎麼知道這個世界多麼大。我想問你,雲河走出去的官員,最高能走到什麼位置?西海省一隅的副省。女性官員呢?更是稀少。”

“你按部就班走下去,三四年後出任雲河副市長,高一點副書記,再五六年後,運氣好,出任市長,然後呢,省裡某大廳廳長,到退休前,充其量副省長……”

韓雅芳打斷他的話,“我也有人幫助。”

常一丁微微一笑,“不可同日而語。一個自身不能掌控資源,而且他也需要資源傾斜。另一個則站在優質資源中心,有權分配資源……”

“這位是?”韓雅芳眯起眼睛。

常一丁搖頭一笑,“你如果答應,你可以親自見到他。”

韓雅芳低頭沉默半晌,“我可以考慮考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