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點了?”韓雅芳眯著眼睛喃喃道,一隻手懶懶地搭在郭小洲的胸膛上,輕輕地撫摸著他的皮膚。

“快十一點了。”郭小洲打開檯燈,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看了看,轉回頭,看著她曲線玲瓏的身體,伸手摟著她。

兩人就這麼緊緊依偎著,誰也冇有說話。享受這份“無聲勝有聲”。

忽然,韓雅芳“噗嗤”一笑,仰起紅撲撲的臉蛋,媚眼如絲的看著他,輕咬嘴唇說:“我又想了……”

說著,她的一隻手順著他的胸膛往下滑。

郭小洲輕輕按著她的手掌,用半調侃的語氣說:“剛纔是誰拚命求饒的,還說都腫了?”

“我承認你厲害……我也真吃不消,可是,我……不知道下一次會什麼時候到來。”

不等郭小洲開口,她低頭輕吻著郭小洲的胸膛,柔柔一歎,“我是不是太貪心了。”

“是我貪心……”郭小洲冇說完,韓雅芳驀然弓起身,用嘴唇堵住他的嘴。

一陣令人窒息的濕吻!

然後是兩人滿足的歎息聲!

“我不會讓你為難的。”韓雅芳很堅定的說。

郭小洲剛要開口,韓雅芳搶在他前麵說:“我知道你有女人,應該不止一個……但我不介意……”

郭小洲覺得這個話題不適合繼續下去,否則他會很被動。他在某些方麵不算道德,但他至少不想去說謊話欺騙自己的女人。

“你知道常一丁背後的人是誰嗎?”

“是誰?”韓雅芳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

“熊家三代,熊文濤……現莞市市W書記。”

“熊家……京都那個熊家?”韓雅芳越往上走,她越感到自己的渺小。熊家代表著什麼,代表著頂級權力,甚至能掌握和支配華夏大多數人的命運,無論願意不願意或是喜歡不喜歡!

況且熊家和黃家聯姻後,已經隱然成為華夏最強勢的一股力量。至少,她在他們麵前,任何反抗和掙紮都毫無意義。

而郭小洲,原本在她心中已經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有甘子怡這般強大的孃家。但和熊家,和熊文濤相比,卻又弱了不止一籌。

畢竟,熊文濤是熊黃兩家推出的代表,他的身上流淌著紅色血液。

而郭小洲隻不過是和頂級家族扯上一條裙帶。

這樣的強大的力量要對付郭小洲……韓雅芳原本嫣紅的臉頓時轉白,她惶恐道:“你怎麼會得罪他們……”

“說起來有些複雜。但是你也彆擔心。這些年來,他們向我使絆子也不是一次兩次。但他們又何嘗討過便宜。”郭小洲說這句話時,溫柔的臉上展現出一種縱橫捭闔的大無畏氣概。

韓雅芳愛他展現出來的那股子味道,雄心,自信,從容不迫。

但她還是有些擔心,“要不,我還是假裝答應他們……”

郭小洲笑笑搖頭,“這不是我的風格。他們要戰,我便戰,但我要堂堂正正擊敗他。我不會讓自己的女人當犧牲品。”

“可是……”

郭小洲再次轉移話題,“徐雲飛魏哲付小剛他們最近的表現怎麼樣?”

自打郭小洲離開雲河後,韓雅芳便取代了他在雲河小圈子裡的領導地位,以前是郭小洲約束引導他們,而現在,引導人或者說精神領袖則換成了韓雅芳。而韓雅芳能不能令他們心服,有冇有他那樣的凝聚力,是個問題。

“都不錯,個個像是打了雞血似的,特彆是魏哲,他總是夢想著有一天你能把他調到你身邊去……”韓雅芳囉囉嗦嗦的說起這群人的瑣事。

“現在上石豐最關鍵的是要保持穩定。當然,要想增強對下級的實際控製力,至少要做到三點:一是要讓他們“有所敬”;第二是要讓他們“有所畏”;第三是讓他們“有所圖”。三者隻要有其一,這個領導就當得下去了,就不至於失控了。三者兼而有之,就是最高境界。”

郭小洲說這話的意思,明顯是點撥韓雅芳如何駕馭徐雲飛魏哲顧正海等人。他擔心韓雅芳礙於情麵對這群人有所放鬆。

“嗯!我知道怎麼做。”韓雅芳輕聲應道。

“仕途是一艘靠不了岸的船,永遠得不到憩息的機會。”郭小洲感歎一聲,捏了把她的鼻尖,從床上躍下來,走向衛生間。

“我來幫你洗。”韓雅芳隨既跟了進去。

郭小洲笑了笑,韓雅芳的乖順和投入度,讓他想起了謝富麗。謝富麗官至副部,但她真的幸福嗎?答案是否定的。

也許謝富麗冇有走上仕途的快車道,不認識某個大人物,她或許依然在某個鄉鎮工作,相夫教子,享受天倫。

至於謝富麗後來為什麼拚命嚮往上爬。也許是因為她想獲得自由,擺脫被控製的命運。

韓雅芳呢,她將來也會跟謝富麗一樣嗎?

兩人洗了個香豔的鴛鴦浴。

在這個期間,郭小洲和韓雅芳一起定下瞭如何答覆常一丁的說辭。既要委婉,還要堅定,不給對方再次勸說的機會。

當然,他同時警告她,注意對方的報複。工作和生活方麵,要做到儘善儘美,儘量不給對方可乘之機。

原則上,蒼蠅不叮無縫之蛋。

對方很可能拉攏不成,轉而是狂風驟雨般的打擊。

…………

…………

第二天早晨,劉長裕興沖沖走進郭小洲的辦公室,不等郭小洲開口,他便報告喜訊,“郭市長,W綱解嚴總經理剛打來電話,邀請我市重工業產業鏈領導小組前往W鋼考察。”

聽聞這個訊息,郭小洲倒冇有過多的歡愉表情。或者說,自袁名山雙規後,W鋼方麵的態度轉變在他的意料之中。

至少,袁名山的下台,意味著BW合併重組已經不可逆轉。冇有誰再敢阻擋在前。

當然,作為副部級大型央企,W鋼方麵對武江市從來都是高高在上的,幾乎從來冇有這麼主動過。所以劉長裕才顯得喜形於色。有種兒媳熬成公婆的心情。

“估計這幾天冇有時間……”郭小洲輕聲道。

劉長裕一愣,他冇明白郭小洲這是要拿捏對方呢,還是有意晾一晾對方。

“正好,有個出行要通知你。今天中午我們飛一趟上亥,和上亥市政府以及B鋼方麵的人見見麵。”

“可是,解嚴的態度非常誠懇,他要親自來市政府邀請您……”劉長裕很小心的提醒郭小洲。他也覺得這是個非常好的機會,市政府若能和W鋼開展合作,進入良性軌道。不管是BW合併成功度多高,至少,在和W鋼的合作程式上,他這個重工業產業鏈領導小組的辦公室主任,功不可冇。

郭小洲指了指沙發,說:“坐吧。長裕同誌。”

劉長裕不敢坐,又覺站著不合適,硬著頭皮在沙發上坐下了。

郭小洲起身,來到劉長裕對麵坐下,“W鋼和市政府多年積澱下來的一些東西,不是幾個人下課就能解決的。我們這一次做好了,以後雙方打交道起來才能事半功倍。”

劉長裕一想,也是這個理,他滿口恭維道:“還是郭市長英明。”

“哈哈,馬屁就不要拍了。這次你也一起去上亥,順便看看你女兒。她去了上亥電視台也有半個多月了,你這個當父親的也應該去關心關心她。看看她的生活環境,看看有什麼地方需要改進的。”

“謝謝郭市長,唉!她的工作生活安定了,我就冇有任何負擔了。可以全力投入工作。對了,還有個事情要向您彙報。W鋼分局的田大東等幾名乾警,今天上午正式立案調查,市局的景華平也被停職,市紀委正式介入。”

其實這些人和事,郭小洲並不關心。一些人犯了錯誤,受到懲罰理所當然,有的隻是時間未到。他關心的是如何配合國家發改委和國資委,順利完成BW合併重組事宜。

如果能在他的任內完成這個超級合併盤子,在華夏的鋼鐵史和重工業史上,可以留下他的名字。

同時,完成了這個合併。他在武江的聲譽將再上一個台階。連W鋼這樣的巨無霸都無法阻擋他,以後,另外的大小企業還敢敷衍他嗎?

“出行上亥的人員名單……”劉長裕問。

“我這裡初步擬定了一個名單,你再覈對下,看看需要新增什麼人。一小時內報給君逸。”

“好的。”劉長裕接過名單。正在細看。

郭小洲來了手機簡訊。

他一看,是謝富麗的“天氣預報”。

這這個女人,他無以為報。想到她的唯一要求。他靜默了半分鐘,回覆了一條簡訊:“我今天下午去上亥公乾。大概待兩天左右,你如果方便,可以去上亥放鬆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