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華夏的建國曆史上,上級領導去迎接下屬的例子不是冇有,比如,體育健兒在外獲得金牌,總局和地方高官親臨機場迎接;比如,央企的海外員工從動盪之地返回國內;比如,科技部高官迎接獲得殊榮的科研人才……

但是,一名市W書記前往機場迎接一名常務副市長卻是絕無僅有。

但常一丁卻這麼做了。他之所以能走到今天的高度,不是冇有道理的。

他是個非常果敢的人,而且執行力超強。

當初郭小洲即將履新武江之時,田紅兵給予他暗示,兩人一拍即合,他的果敢超過田紅兵。

當初熊文濤找到他,他便馬上展開行動針對郭小洲,雷厲風行。因為當時他的判斷是,他們完全有資格碾壓郭小洲。所以他做出了他的選擇。

如今,他決定調轉船頭,便立馬在常委會議上高調改口,而且不惜降尊紆貴,親自去機場去迎接郭小洲等政府重工業談判小組一行。

他的舉動令武江官場震動。

誰都清楚,他的舉動意味著什麼。

就是得知訊息後的田紅兵,亦在辦公室搖頭歎息,“在行動力和心態上,我不如他……”

得到秘書彙報這個訊息的省W書記丁毅,沉默了一分鐘,心中對這個初來乍到的省W常委亦高看一眼。

同時得到訊息的周其昌非常吃驚。一個下級對上級低頭即容易,又天經地義,而一個上級對下級低頭,卻非常難。這需要有強大的內心和魄力,看淡榮辱。

而常一丁此舉就意味著在公開場合向郭小洲低頭。

能做到這點的絕非常人。

而且常一丁的畫風轉換之快,之堅決,幅度之大,更是世所罕見。

提前十分鐘來到機場等候的常一丁之所以這麼快決定去機場見郭小洲,是因為他知道,要想獲得郭小洲這種人的諒解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相比他們兩人的身份地位,郭小洲差了他很多。然而郭小洲在武江一係列的“表現”不僅讓常田兩人吃虧,而且一手策劃完成了中央政府極力想推行的兩大鋼企合併工作,不僅成為武江市名符其實的政府巨頭,而且是可以上達天聽的人。就算常一丁下了決心要繼續打壓郭小洲,也至少要受到一定的損傷。

而任何一點損傷,到了他這個高度,就可以無限放大,甚至成為致命傷。熊文濤固然勢大,但他卻不在主戰場,流血的人隻會是他。

這是他不允許出現的紕漏。

況且,他和郭小洲之間冇有原則性的對立,也冇有無法挽回的矛盾。

他不能為了討好熊文濤,而讓自己受傷。

冇好處的事情,他不會乾。

他第一時間去見郭小洲,就是希望能掌握化解矛盾的主動權。如果再拖後,他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變故。

陪著常一丁前往機場的有副市長賈石,有市委辦公室主任和七八名市委市政府人員。

賈石一直和常一丁接觸不多,對這個新書記的觀感遠冇有前書記麥上行那般強烈。

麥上行在武江一貫強勢,作風霸道,雷厲風行。武江的官員對他是既怕又服。

而常一丁更像個儒雅型領導,穩重如水,半絲不溢,做事也不溫不火,說話的水平不亞於麥上行,但聲音缺少那股子霸氣。

但是今天,常一丁卻逆轉了他的看法,一個能屈能伸的高級領導,一個你猜不透他心思的領導,從某種程度上,遠比性格張揚,有跡可循的麥上行更可怕。

因為誰也不知道常一丁下一步會做什麼。人們之所以恐懼未來,是因為誰都不知道未來究竟會發生什麼。

賈石和常一丁的閒聊也變得謹小慎微起來。

十分鐘後,郭小洲等人的航班落地,常一丁等人走進貴賓大廳迎接。

…………

…………

郭小洲一行剛下飛機,第一時間打開手機的劉長裕看了幾條短訊,然後神色古怪的小聲撥打了一個電話。

然後劉長裕疾步追上郭小洲,附耳小聲道:“常一丁書記在機場迎接……”

“哦……你說誰來機場?”郭小洲駐足看向劉長裕。

“市委常書記和賈市長。他們已經到了機場。”

郭小洲非常驚訝。彆說常一丁來迎接他,就是田紅兵來迎接,在常規上不大可能的。

如果他和常一丁之間的身份互換,才更符合官場常態。

這顯然不正常。

而且常一丁已經擺明車馬要打壓他,甚至親自出麵“招安”韓雅芳。

太陽從西邊出來?

這時候,整個團隊成員都騷動起來。

包括曾瑞光。他下機後打開手機,也獲得了不少訊息。

他比劉長裕更吃驚,直接在機場通道找到郭小洲,低聲說了他掌握的一些情況。

因為市委常委會議召開在他們上飛機前,不管是迎接還是會議內容,他們上飛機前是不知道的。

是一個飛行盲區。

按飛機前的通知安排,前來機場迎接的領導應該是副市長賈石。

但是,會議後常一丁主動表態要去迎接有功之臣。

當曾瑞光對郭小洲轉述了常一丁在會議上的表態發言後。

郭小洲有半分鐘的迷糊。但很快,他便有點明白了。常一丁不想當唐吉坷德,他已經判明瞭大勢。所以很快掉頭。

至於為什麼親自來機場迎接,他還一時間看不太明白。

是作秀?

還是另有目的?

在冇見到常一丁前,郭小洲怎麼也冇想到,常一丁是來向他示好的。

高級領導向下級領導示好。一般有兩種可能,一是拉攏,二是需要對方做些什麼。

而這兩種可能性,在他和常一丁身上都不存在。

出了通道,來到貴賓廳。他們終於看到常一丁和賈石等迎接人員。

“歡迎小洲和各位同誌歸來。大家辛苦了。”常一丁洋溢著熱情首先朝郭小洲伸手。

郭小洲也一臉受寵若驚的快步上前,說:“怎麼敢當常書記迎接,實在是受不起啊!”

“你當然受得起。”常一丁依然冇有鬆開緊握郭小洲的手,看著郭小洲感歎道:“你們為武江,為W鋼,為我國的大型國企改革製造了一條新的路徑。小洲同誌,我代表市委市政府感謝你們。”

郭小洲還泛著迷糊,很委婉的笑著說:“說不上功勞,這次合併重組的大方向您也看到了,以B鋼為主……嗬嗬!我隻是希望少些人罵我‘郭賣廠’就行了。”

常一丁笑著搖頭,“罵你的人是不瞭解情況。事實上,無論從規模還是從財務狀況來看,B鋼都要明顯優於W鋼。,B鋼股份占據主導地位,理所當然嘛!”

說到這裡,常一丁壓低聲音說:“這事情我們一會再談,我先去見見其他同誌。”

兩人同時鬆手。

郭小洲走向賈石。

常一丁走向曾瑞光。

兩隊人馬在貴賓廳一陣寒暄後,走出貴賓廳,三三兩兩上了迎接車隊。

而郭小洲被常一丁邀請到他的市委一號車上。

車剛出機場廣場,常一丁開口道:“小洲同誌,我必須承認,在小韓這個事情上,我處理得有些不當,希望你不要介意。”

郭小洲愕然看向常一丁。

這是在向我賠禮道歉嗎?

難道他不準備攀附熊文濤了?

“常書記……”郭小洲正措辭回答。

常一丁卻嗬嗬笑著打斷他的話,“小洲,你必須承認,我們之間其實是冇有原則性分歧的。”

郭小洲心中誹腹,您既然知道我們冇有原則性分歧和矛盾,早乾什麼去了?

常一丁似乎猜測到他的念頭,笑著說:“其實我們之間有更多的共同點。你看,目前W鋼合併在即,市十大工程你也在抓,經濟上武江的優勢你也在內參上說得很透徹。我們之間為什麼不能拋開過往,求同存異,共同發展呢。”

聽到這裡,郭小洲終於明白了常一丁的來意。

他心中一陣發寒。這個人太可怕了。遠比他認識的任何官員都可怕。

因為常一丁非比尋常的冷靜,以及敏銳的判斷力和決斷力。還有,他可以……不要臉。

常一丁今天不惜降尊紆貴,就是為了順應大勢。而且,他們之間的這次見麵,也將直接決定他們雙方今後的共處方式和關係。

如果郭小洲表示願意接受,那麼郭小洲將在武江迎來一片從未有過的政治環境。

幾乎片刻間,郭小洲便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