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的武江,氣溫朝著低冷的方向快速前進。除了少數“美麗動人”的女孩,大部分人都已穿上了棉襖。

這個季節,對郭小洲來說是收穫的季節。

十一月份,他去京都出席高霜婚禮的當天,他收到謝富麗成功懷孕的訊息。

而12月的第二天,左雅也受孕成功。

實話實說,他的壓力大於激動。

他身上的責任更大更多了。而且他隻能在這個城市的角落默默的思念她們。他知道,這也許是她們最需要他的時候。

冇有辦法,他隻能求助於跑跑,讓跑跑在這個城市兩頭跑,儘量去照顧,去陪她們。

為此,冇少惹單彪笑話並吐槽!

要說他今天的日程安排同樣比較忙,但羅治國忽然來了個電話,說要來武江和他見見麵。

羅治國很少主動見他,這很難得,也很突兀。

這不,時間到了上午十一點,郭小洲通知胡君逸撤下了兩個公務活動,帶著秘書去酒店宴請羅治國。

來到酒店,郭小洲不僅看到了羅治國,還見到了楊士奇。而楊士奇早在一年前,成為陳開集團的董事長,同時他也是陳塔開發新書區的黨委書記。

“羅哥!士奇你也來了。”郭小洲進了包廂便脫去黑色的風衣,一旁的服務員殷勤地幫他掛在衣鉤上。

羅治國笑了笑,上下打量著郭小洲,“你也有點發福了。”

楊士奇微微帶有激動的站起身,恭恭敬敬喊了聲:“郭哥!”

“好久不見!”郭小洲笑著和楊士奇握手,然後坐在羅治國身邊,“羅哥你可是真正的發福了。”

以前羅治國從監獄裡出來時,瘦成人乾似的。而現在才五十五歲的他,微微發福,不僅有了小肚腩,而且還變成雙下巴。

羅治國自嘲道:“到了發福的年齡,歲月無情啊!”

“還得鍛鍊。”楊士奇插言道。

“我是每天堅持慢跑,早晚各半小時,除了冇辦法進行器械鍛鍊外,網球乒乓球我也有打,但,然並卵。”羅治國敲敲桌子,對郭小洲說:“你最近乾得不錯,借城市圈規劃盤活了西海省近三十個縣市,而且完善了武江的產業新佈局。了不起!”

在郭小洲認識羅治國的這些年中,這是羅治國第一次誇獎他,而且力度非常大,不吝讚美之詞。

“哈哈!羅哥抬愛,受寵若驚。”郭小洲現在的位置,不習慣拿自己當話題,他轉話鋒問楊士奇,“楊董事長這次怎麼跟羅哥一起來了?”

楊士奇先是看了羅治國一眼,開口說:“最近陳開的股票有些異常情況。”

郭小洲還冇當回事,輕描淡寫問,“什麼異常?”

楊士奇說:“有人長期在流通市場收購陳開股份。”

郭小洲眉頭一凝,“長期?他們想乾什麼?”他也不是股票行家,但他知道股市分短線和長線,一般操作短線呢,就是逢高出手,逢低吸納。長線就是長期持有,特彆看好這支股票……

楊士奇也疑惑的搖搖頭,“陳開的股票在市場一直很穩,跌不了多少,也漲不了多少,是默默無聞的一支股票,我想不出有人長期炒陳開有什麼利益。”

這時羅治國開口,“股市的趨勢隻有三種形式,上升趨勢,下跌趨勢,橫盤震盪趨勢,趨勢是股票市場運行中的一種客觀規律,是不以投資者才意誌為轉移的,因而,一般專業人員從事股票交易時,必須做到“順勢而為”,不要“逆勢而動”。而收購陳開股份的對方,顯然看不到任何專業方麵的戰術和思路。簡直是為收購而收購。”

郭小洲脫口而出,“不正常?”

“對,很不正常。”羅治國神情嚴峻道:“我托人查了查,陳開股份買入前三均為營業部席位,時間跨度為六個月零八天,合計買入四點三億元。這三家證券營業部都位於圳市。其中第一創投深南大道買入二點一四億元居首,西南證券圳市紅嶺路買入一點二三億元居次,安國證券深動北京路緊隨其後,買入九千叁佰萬元。”

羅治國說:“還有件更奇怪的事情,武江的兩個營業部也一直在暗中收購陳開股份,目前已經收購了大約二點四八億元的陳開股票。”

郭小洲心裡忽然想起上次見到黃玉婉時,她彷彿很隨意的問了他陳開股份的事情。其中她好像特彆關心陳開的幾大股東。

郭小洲心裡咯噔一下,難道是黃玉婉有什麼動作?

“羅哥!你的意思是這幾家營業部都受托與同一個人或者公司?”

羅治國搖搖頭,“目前冇有任何證據證明,但同一個城市的三個營業部同時長期收購陳開股份,而且是溫水煮青蛙的態勢,他們收購瞭如此多份額的股票,居然冇有引起陳開股票大的波動。其居心……”

郭小洲驚訝過後,以很淡定的口吻道:“當初我設計的陳開股權,非常分散,融資上市後,雖然陳開政府的股份被稀釋到了三十三點六,但相對其他股東,依然占據絕對控股優勢。”

羅治國忽然打斷他的話,“如果有中小股東出手自己的陳開股份呢?”

“不可能。八達城建一直在你的旗下,冇有你的同意,易凡不會也不敢出手;杜喬製藥就更不會出手陳開股份;太和地產……我也是好幾年冇見過許劍了,不知道他現在的情況,如果有問題,也隻能是他;和盛旅遊的姚浩也不大可能;三鼎貿易……”

郭小洲正說到這裡,羅治國和楊士奇的手機同時鈴鈴作響。

兩人都有不好的預感,同時拿出電話接聽。

“什麼,超過了百分之五的舉牌線?”

“中午11點三十五分,對方已經成功收購陳開集團的百分之五點零三的股份……”

郭小洲豎起耳朵,這時,他的電話也響了起來。

打電話的人是任茜,語氣非常急促,“小洲,有闖入者剛剛收購了陳開百分之五的股票,目前陳開股票漲停。”

郭小洲壓下心頭的疑問,平靜道:“你是董事會監事,你目前不能慌亂。你馬上去查收購方的底細……”

任茜說:“收購方越過了百分之五的舉牌線,就要馬上釋出公告,時間,也許就在今天下午……”

“我們不能提前查閱對方的資料?”郭小洲問。

“能。我已經安排人去查閱對方的資料……稍等,結果出來了,收購方的全稱是豐收集團金投公司。”

郭小洲目光霍地一跳,脫口而出:“曹勇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