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士奇忽然說,“豐收集團釋出公告……”

羅治國馬上通知秘書拿來一個平板電腦,就架在飯桌上。

郭小洲等三人聚精會神的盯著平板。

豐收集團的公告稱,“豐收集團一致行動人分彆於201X年6月25日至201X年12月月15日之間,通過圳市證券交易所集中競價交易係統增持陳開股份五.三八億股,占公司總股份的5.03%。成交均價為13.06元/股。成為陳開股份的第四大股東。

公告稱,此次收購方在資產、業務、人員方麵互相獨立,並未簽訂一致行動協議,但因受同一實際控製人豐收集團控製,構成一致行動人。

包廂裡氣氛非常沉寂。

郭小洲第一個反應過來,“還有武江營業部的收購冇有公開,馬上去查清楚,”目前除了第一大股東陳塔新區外,第二大股東是易凡的八達城建,占股百分之六點八,第三大股東是太和地產的許劍,占股百分之五點七六,如果武江兩家營業部和豐收集團是統一行動人,那麼豐收集團的股份將達到或者超過百分之八。成為第二大股東。

楊士奇馬上給集團打去電話,下達命令。

按程式和規則,能查到陳開股東名冊的,不外乎中登公司、交易所、上市公司以及買入方自己。中登公司的規定是:中登公司在如下情況下向上市公司提供股東名冊:每月月初和月末,定期提供兩次股東名冊;股票初始登記、增發、配股、回購時;召開股東大會、臨時股東大會或者交易異常波動時。

三分鐘後,陳開集團打來電話。

“查到了,武江兩家營業部背後的一致委托人是萬馳房地產集團。”

“樓複生?”郭小洲和羅治國麵麵相覷。

要說萬馳集團,在華夏的地產圈內是赫赫有名,而且陳開集團的主營業務也有房地產類,萬馳收購陳開,也許是看中陳開強大的儲地能力。

他們現在懷疑的是,萬馳和豐收集團是不是暗中的統一行動人,如果不是,萬馳又有什麼目的。

“看,豐收集團又釋出第二份公告。”楊士奇看著螢幕驚呼,“豐收集團和太和地產達成了轉讓共識,他們剛剛在兩分鐘前正式完成了對太和地產名下陳開股份百分之四點七三的收購……”

郭小洲挑眉道:“也就是說,豐收集團已經握有陳開股份百分之十左右的股份。”

“豐收集團想乾什麼?”羅治國皺起眉頭喃喃道,“陳開股份身上可作的文章並不多,值得他們下如此大的工夫?”

楊士奇則憤然道:“許劍背叛了董事會。”

說起來,也是當初彼此都是朋友,在設定章程時,冇有對出售股份做硬性規定。但各董事成員早已達成協議,任何股東在出售陳開股份前,要先告之董事會各成員,董事會成員有權利按市場配比價購回股份。

但顯然,他們過於相信信義。

郭小洲此時心裡在想,曹勇收購陳開股份的背後意味著什麼?他從廣漢化工開始和曹勇打交道,就知道他的背後站著熊文濤。許劍背叛了,還會有彆的股東背叛嗎?

曹勇和豐收集團的這次逆襲,毫無疑問是熊文濤主使,但其目的呢?

是普通的金融投機,大賺一把。

還是有什麼政治目的?

誰都知道,陳塔開發新區和陳開集團是郭小洲一手打造起來的。陳塔模式還是政府操作商業地產方麵的旗幟。熊文濤即使借曹勇的手拿下陳開集團,又能給郭小洲帶來多大的傷害呢?

無非是在名聲上打壓郭小洲,讓陳開模式成為曆史。

或者因為黃玉婉的關係,熊文濤拿郭小洲的根據地發泄怒火?

但是,到了熊文濤這個層次的人,不會如此兒戲,如此幼稚吧。

羅治國看完豐收集團的第二個公告,馬上撥打八達城建易凡的電話。占線。

等了幾乎兩分鐘,他再次撥打,還是同一個聲音——你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等……

羅治國再次有了不妙的預感。易凡的八達城建雖然是從他的公司剝離出去的,但鑒於易凡從他出獄就跟他打拚江山,他最後給了易凡八達城建百分之51的股份。也就是說,易凡完全有權利做主,出售手中的陳開股份。

當初跟他打江山的兩個助手,他更看重單彪,特彆是在親疏關係的選擇上,他留單彪在新星地產,包括廣漢農商銀行,他也給了單彪一部分股份。

當初的公司之所以叫新星這麼個大俗的名字,根源其實在於新星和新生相似,他和單彪都是有過牢獄之災的人,都從監獄裡出來,獲得新生。

所以名稱叫新星。意為新生。

越想越感覺不妙。羅治國第三次撥打易凡的電話,依然占線。

羅治國馬上改打八達城建總經理辦的座機。

“你好,這裡是八達城建。”

“我是羅治國,我找易凡易總經理……”

“抱歉,羅治國是誰?”

羅治國眼眸一跳,他雖然從冇插手八達城建,但他和單彪還是八達城建的兩大股東。現在居然報他的名字說不認識?簡直荒唐之極。

羅治國記起八達的一個老人,於是忍氣吞聲道:“我找你們邱魏邱副總經理。”

“找邱副總請撥打這個號碼,6236XXX。”

聽到對方掛斷電話的聲音,羅治國氣不打一處來,他馬上撥打邱魏的電話。

很快接通。

“我是羅治國。”

“羅總您好……冇想到是您的電話,哎呀……”

“你們易凡易總的人呢?怎麼電話打不進去?”

“易總……他一早就出去了,不在公司……”

“你知道他去哪了嗎?去乾什麼?”

“去哪兒不清楚……不過好像帶上了財務和公章,應該是簽什麼合同吧……”聽到這裡,羅治國倒抽一口冷氣。易凡的八達城建是陳開的第二大股東,占股百分之六點八。如果這六點八也被豐收集團收購,豐收集團的股份將達到百分之17.

不管對方是出於什麼目的,都改變不了八達城建令陳開和郭小洲陷入被動的事實。但是他還想證實一把,或許事情還冇那麼遭。

於是,他再次撥打易凡的電話。

這一次,終於接通。

“羅總,抱歉,剛纔在接聽一個重要電話。”

“你在哪兒?”羅治國也不想戳破他。哪怕你剛纔在接重要電話,但你接聽完了,也應該第一時間回撥我的電話吧。

“在武江。”

羅治國儘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平靜,“看了前不久豐收集團釋出的公告嗎?”

易凡沉默片刻,“知道這事。”

“我想知道,八達手中的陳開股份還在不在?”

這次易凡沉默的時間比較長,“已經轉讓了,就在五分鐘前。”

羅治國的聲音陡然一冷,“已經簽署了轉讓協議?”他還盼望對方還冇有來得及簽署協議。

“已經簽署完畢。”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羅治國有些不明白。疑惑比憤怒更多。

“我是八達的實際控製人,我有權利做出自己認為正確的商業選擇。”

“有權利,正確的選擇?真的正確嗎?”羅治國冷笑,“你放棄了你的操守,你的承諾,你的道義,你背叛了所有人,值得嗎?”

“是您先放棄了我,選擇了單彪。”易凡冷聲迴應道。

“嗬嗬!”羅治國忽然笑了,“你的選擇讓我慶幸,慶幸我當初的選擇。”

冇想到易凡的聲音突然加大,“單彪憑什麼跟我比,他的功勞有我大,還是能力比我強。他唯一的優勢就是曾經和您是獄友,我輸得不服……”

羅治國聽到這裡,反而平靜下來,“?一個背信棄義的人,最終總會得不償失的。易凡……我為你感到悲哀!”

說完,羅治國放下電話。

郭小洲和楊士奇一直在聽他打電話。僅憑隻言片語,便明白了一切,八達城建轉讓了手中的股票。而接手人不出意外應該就是曹勇的豐收集團。

郭小洲基本能猜測羅治國和易凡說那些話的時候,心裡是什麼樣的感受,傷心?憤怒?悔恨?痛心?

他看到,羅治國最後雖然笑了,但眼珠都是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