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朝陽吃不慣陸安的早點,每天早上他習慣喝一碗夫人熬的小米粥,外加一個饅頭。

這天和往常相比冇有什麼例外,歐朝陽喝完最後一口小米粥,還意猶未儘的夾了一筷子鹹菜,保姆遞上一小杯溫開水。

歐朝陽一半用來漱口,一半喝下。

然後站在穿衣鏡前整理一下儀容,看了看鬢角多出來的一撮白髮,他的眼神定了半晌,暗暗一歎,邁步走出客廳。

這個時間正是早晨八點十分。以往田少邦會準時等候在常委一號樓門外,接過他手中的公事包和茶杯,迎他上車。

從常委樓到縣委大樓不超過七分鐘,車速再慢點,也有足夠的時間趕在八點半前到達辦公室。

可是今天很奇怪,門外不僅不見秘書田少邦的身影,連他的專車和司機都無影無蹤。

歐朝陽臉色一沉,把公事包和茶杯放在院牆的花壇上,拿起灑水壺,給院子裡的十幾盆鮮花澆水。

兩分鐘後,一輛車急停在一號樓前。田少邦急急忙忙走進大院,臉上都是汗珠,“歐書記,我來晚了……”

歐朝陽看都不看他一眼,調頭向院外走去。

田少邦追了兩步,又返回拿起歐朝陽的公事包和茶杯,這才急急忙忙追了出去。等他追出去時,歐朝陽已經自己打開車門上了車。

田少邦快速進入副駕駛室,解釋道:“歐書記!早上我接了朋友一個電話,說網站上有我們縣的新聞,還說報紙也有……我趕著去一家單位取了報紙,您看……”

田少邦把手上的一份報紙遞給歐朝陽。

歐朝陽表情木然地接過報紙,發現是XX環境報。這種專業性較強的報紙,縣委縣政府隻象征性的訂閱了幾份,隻屬於新聞辦和資料室等部門,縣委辦公室並冇。他狐疑地看了田少邦一眼,翻開報紙,一眼看到了頭版頭條巨大的黑色字體——《陸安縣發生嚴重化學原料汙染事件》。他頓時渾身一僵,快速瀏覽小標題——地方保護主義導致政府不作為,三年投訴無人問津。

歐朝陽隻覺得兩眼一黑,胸腔發悶,幾乎難以呼吸。

“歐書記……”田少邦疾呼。

司機趕緊把車停靠在路邊,兩人快速下車,打開後座車門,“歐書記,要不要馬上去醫院……”

歐朝陽一口氣湧了出去,他伸手擺了擺,“馬上去縣委大樓。”說完,他坐直了身體,再次打開報紙。悶頭閱讀。

經瞭解,東城有機矽是西海省陸安縣福鼎高新化工園區的一家“明星企業”。該化工企業入駐福鼎園區五年,主要產品為三氯氫矽、三氯矽烷、四氯化矽等化學物品。筆者接到爆料,多次進行了現場暗訪,該化工企業在生產過程中經常有異常難聞的氣體溢位,令人聞之有頭痛、噁心、嘔吐等症狀。而且每到夜晚就偷偷的把汙水排放到園區外一條村莊中的小河裡,一到早上整條河的邊沿都可以看到白色的泡沫,氣味刺鼻,聞者欲吐。受最大影響的當然就是位於園區下遊的毛莊村。每當工廠排放氣體時,氣味難聞得簡直可以暈過去。

據筆者走訪,五六年前的毛莊村,是福林鎮的明星村,以盛產蓮藕聞名。荷塘不下兩百處,農業經濟發達,是一個空氣清新,種植養殖湖鮮的富裕村。而現在,所有的藕塘全部荒廢,生態環境極為惡劣。

同時,毛莊村村民曾不下二十幾次投訴福鼎高新園區,但園區和東城欺上瞞下,進了一套被淘汰的環保設備,主要是用來忽悠。而所謂的高新產品全屬噱頭。他們至今仍在敞開式的環境下進行生產,這種落後而原始的生產方式極易造成有毒化學成分的擴散,本著撈一把就走的想法,該公司並冇有采取有效的安全措施;有鑒於這樣一個環保意識薄弱、安全生產管理不到位,對周圍居民安全存在巨大隱患的企業,附近居民強烈要求東城化工廠停產、搬遷,但職能監管部門三年來僅下達了四次小額罰單,請問相關職能部門,你們是否存在失職瀆職行為?

歐朝陽看到這裡,默默閉上眼睛,手中的報紙捏成團。

司機和田少邦都不敢出聲。

忽然,田少邦的手機刺耳的響起。

田少邦一看號碼,立刻回頭對歐朝陽說:“柯書記電話。”

歐朝陽立刻睜開眼睛,接過手機,恭恭敬敬道:“柯書記……”

話冇說完,柯進山在電話裡厲聲道:“福鼎園區的環保事件你們要給市委市政府一個交代。”

歐朝陽解釋道:“我有責任……”

“你有什麼責任?各大網站齊報道。嗯!你搞得市委市政府多被動?環保局親自打電話,質問我為什麼政府不作為,地方保護主義思想,極大了傷害了廣大人民群眾的感情,讓人們的生命受到威脅。”

“柯書記您彆生氣,我和陸安縣委縣政府一定擔負起責任……”

歐朝陽說完這句,就等著柯進山指示。

柯進山冷聲音道:“我等你著你們承擔責任。”說完便掛斷電話。

歐朝陽略帶幾分黯然地掛了電話。然後,他就呆坐著失神起來。

接下來,市長仇和又打電話過來,狠狠批評了歐朝陽一頓。

汽車到達縣政府大樓。歐朝陽沉著臉走進辦公室。陳柏君和辛福立刻跟了進來。

“太不像話了。完全是背後下黑手……”辛福吐槽道。

陳柏君冷哼道:“我就不相信,他縣政府可以完全撇開?他難道不知道,環保歸政府負責?”

歐朝陽伸手製止他們吐槽,沉聲對田少邦說:“你讓郭縣長馬上來我辦公室。”

田少邦走出去撥打電話。

…………

…………

郭小洲接電話前,手中正拿著一份XX環境報,周永青和魏哲拿著筆記本在彙報。

“一共有四大網站同時釋出了這條新聞。新X網,網藝,搜搜……”

周永青說:“幾大網站同時釋出一條新聞,證明有人刻意想把事情鬨大。”

魏哲皺眉頭道:“縣委那幫人冇道理自汙啊?這條新聞出現得真的很詭異。”

郭小洲此時已經心知肚明。這就是黃玉婉的盤外招。一方麵針對他的經濟後援團下手,一方麵試圖讓陸安政局陷入混亂。讓他疲於應付。

這一招相當毒辣。使得他不僅要麵對黃玉婉的攻勢,同時也將麵對歐朝陽的雷霆怒火。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避免歐朝陽的的誤會。如何讓歐朝陽相信,他不是那個透漏訊息的人。

接到田少邦的電話,郭小洲很鎮定的說,“我馬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