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平生第一次喝了這麼多酒,但奇怪的是他冇醉。

見識過焦區職工圈子的人物後,他不得不承認,姚浩朝水平等省級衙內,和人家這種四九城衙內根本無法比。

水平,素質,涵養,城府,低調,學識,格調……

這是他得到的結論。

當然,也不排除焦區這個圈子比較另類,或者說都是有大追求的人。

人一旦有了追求,並堅定目標。就相應要捨棄一些東西。

比如奢侈和享受。

在這個圈子裡,有兩個人給他的印象最深。

一個是保監會主席助理徐南方,另一個就是央視經濟頻道總監周關純。

他比較敏感的發現,當焦區介紹他時,這些人似乎都知道他。但冇有世俗的那種突然關注,而是依舊輕鬆散淡。

他和周關純喝了四杯洋酒。單獨交流了半小時。

在來的路上,焦區簡單介紹了周關純的經曆。作為四九城的二線衙內,他有著不平凡的人生履曆。17歲以高分考取青花大學,後入讀青花管理學院企業管理專業讀研,畢業後作為經濟學研究生,他先在廣播電影電視部辦公廳任秘書,後調央視經濟部任記者、主任編輯,廣告部副主任。

他的傳奇源於他成功的推動了央視廣告的天價增長模式。掌舵廣告部第一年便給央視帶來80多億元的廣告收入,創造了一個神話。也正是如此亮眼卓越的成績,他才成為央視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高層領導。使得他不僅是央視廣告部的掌舵人,還兼任經濟頻道總監。曾經被媒體形容為“觸摸華夏經濟脈搏的人”。

這是一個左手央視,右手涵蓋華夏經濟商圈領域的強人。

和他的對話其實並不輕鬆。

一個幾乎靠自己一手闖出一片天地的人,內心無比堅韌,不可能因為朋友的介紹而左右他的決定。

郭小洲承認,對方對華夏經濟的瞭解程度,華南華北珠三角長三角,乃至於港澳台,活躍的不活躍的商業領袖,瞭如指掌。

特彆是一些經濟新名詞。隨手拈來。而且邏輯性極強。

如果郭小洲不是跟著程老混過幾天,被程老逼著作業和論文並要求隨時掌握經濟新動向。和這樣的人對話,完全不是一個平台。估計周關純也不會和他長聊半小時。

對於周關純來說,他在焦區介紹郭小洲前就知道這個人,前幾年,曾經的“感動華夏十大人物”名單裡,就有郭小洲的名字。而且他很早就認識郭小洲的老婆甘子怡。至於後來的“陳塔模式”,“順武廣經濟概念走廊”,就頻繁出自經濟頻道主持人之口。

不久前熱炒的“BW合併重組”,他所掌控的經濟頻道就曾經做過三期主題調查節目。甚至考慮過邀請郭小洲和上亥方麵的政府負責人上他們的王牌“對話”節目。

而最近在經濟頻道亮相率最高的詞,就是“武江城市圈規劃”。

如果說這還不足以讓周關純關注他。那麼僅限於頂尖高層知曉的“熊焦郭”圳市市長之爭,就使得整個四九城頂尖衙內們為之轟動。郭小洲是誰?能和熊文濤打擂台?

如果說之前有人知道郭小洲這個名字,頂多是和甘子怡關聯的。提起了說一句,“哦!子怡找的那個鳳凰男。”

但是,現在,卻很少有人把甘子怡的名字點綴在他前麵。

周關純二十三歲,父親站隊失敗,他的崛起可以說大部分靠自己。但熬到了這個程度,個人努力的成分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他需要找到新的突破口,或者巨頭的垂青。

隻不過,他的名聲雖大,但大多在民間和經濟界娛樂圈。而坐在“王城”的那一小撥人,眼光是不會注意這個領域的。

所以,他要獲取頂級資源,就必須要站隊。

他的父親就是前車之鑒。

作為發小,他當然選擇焦區。

隻不過,選擇後需要表態和執行力。這是有風險的,甚至可能一夜回到解放前。

焦區對他提過郭小洲,對郭小洲的評價相當高。

隻是,他要親眼目睹,這個郭小洲值不值得他投資。雖然他投的也許是焦區的友誼,押寶耿萬,但郭小洲這個人如果冇有成功基礎,他寧可原地踏步,也不會衝動。

一番交流後,周關純內心非常震驚。他和國內排名前十的商界領袖們聊過經濟話題,和部委領導,和省級領導……但實際上,他內心是極其鄙夷的,對經濟是狗屁不通。

但郭小洲對經濟瞭解的高度,足以和他平等對話。

雙方甚至有點兒惺惺相惜的味道。

當然,他是個殺伐果斷的人,當場答應郭小洲的要求。不日內派經濟頻道的一個攝製組奔赴武江,製作一個大型專題節目——《重振雄風之大武江城市圈》。

這個節目將分五期在經濟頻道黃金時段播出。

郭小洲大喜過望。他甚至靈機一動,想到了朱穎。這是一個能讓朱穎的知名度從武江輻射到全國的好機會。

這個女人把自己最黃金的年華給了他,冇有任何回報。

作為專業主持人,朱穎也將隨歲月流逝而慢慢淡出熒屏。但他希望能給予她一個最耀眼的謝幕禮。讓她的主持人生畫上一個最完美的句號。

於是,他委婉提到西海省電視台的朱穎,提到她那個大紅的紀錄片《西海人在京都》。

不出意料,周關純知道她,還看過她的節目。

周關純冇有拒絕,也冇有完全答應。他隻是答應給予朱穎兩期節目的出境主持,至於剩下的三期節目。他不說,郭小洲也明白,那是央視主持的碗裡菜。作為經濟頻道總監,周關純也需要利益分配才能服眾。

結束了聚會後,郭小洲回到酒店,開始考慮接下來的安排。

這個經濟頻道的專題節目,無疑將是對XX日報的最有力回擊。關於武江市政府和經濟頻道的溝通,對接,接待等工作。

需要專人來京都和他們接洽。

而郭小洲卻發現,他現在找不到這樣合適的人選。

這個人選既要瞭解武江,還要熟悉京都。

他在武江雖然徹底站穩腳,但真正能讓他信賴的人不多,他手下的劉長裕和秘書胡君逸,幾乎一個人頂三個人在用。導致他出行都隻能孤身一人。要把胡君逸留下守大門。

而且,除了央視專題片,他也不會忽略紙質媒體。

那麼還是需要專人在京都負責和報刊媒體的接洽溝通。

他躺在床上,腦子裡一遍遍的過人。陳塔,陸安,景華,雲河倒是能找出這樣的人,但他現在在武江。他甚至想到了武江駐京辦主任童學軍。按道理,這樣的工作交給駐京辦應該最合適。

但童學軍是田紅兵的前秘書,身上的烙印太深。他不怎麼放心使用。

忽然,龍菁菁的身影冒了出來。

如果有機緣,不妨試試她。

想到這裡,郭小洲還考慮是不是要把徐雲飛魏哲兩人調來武江。

或者至少調來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