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

郭小洲剛打開房門,便看到龍菁菁兩手提著早點等候在門前。

說實話,單看龍菁菁的臉蛋,不算特彆出彩,嘴唇較大,顴骨稍高,但她勝在體型極佳,身高超過170,勻稱而健美,據說她高中時代打過排球,差一點被省青年隊挑中。

龍菁菁今天穿了一件修身的黑色羊絨大衣,下身穿一條藏青色鉛筆褲,配一雙黑色低跟鞋,色彩看起來全黑,但天藍色的愛馬仕圍巾卻襯托出她的整體格調。修身的大衣把她驕傲的雙肩和胸脯都展現出來,但又不顯俗媚。

“郭市長早!不知道您喜歡吃什麼早點,我帶了三份,您看,這是西四的煎餅猴子,這是老滿爆肚夾肉燒餅,這是磁器口錦馨豆汁……”

郭小洲眉頭微挑。他雖然不是京都人,對京都不算熟,但他知道,龍菁菁手裡的這三種小吃都是京都大名鼎鼎的招牌貨。而且,她要買足這三樣,至少要五點鐘起床,驅車跑遍半個京都城。

“龍經理有心了。”郭小洲伸手接過了豆汁和煎餅猴子,“你冇吃早點吧,這個老滿煎餅你吃了吧。”

“好的,謝謝郭市長。真有點餓了呢。”

兩人一邊吃著早點一邊朝電梯走去,“駐京辦這邊工作還順利吧。”

“挺好。”龍菁菁抿了抿嘴,輕輕笑了笑,“童主任和肖主任都很支援酒店的接待工作,政府楊長裕楊主任也很關心駐京辦的工作,倒是我個人能力有限,冇有能拿得出手的成績,辜負市委市政府和您的關心和期望了。”

“挺會說話啊。不愧是搞接待工作的。”郭小洲笑了笑,“駐京辦在央視有關係嗎?”

“央視……”龍菁菁一喜,領導終於有事情讓她做了。作為駐京辦的領導,最怕的就是不被領導“需要”。那就等於毫無價值。

“不知道您需要多高層次的關係。央視體育頻道有個武江籍主持人,新聞頻道有個二線采編……再高一點,倒是有個副台長的妻子是我們武江人,隻是不知道能不能聯絡上……”

“哦!”郭小洲不置可否點點頭。走出電梯。

龍菁菁俏步跟上,“不知道您需要哪方麵的資源,我可以試著想想辦法。”

郭小洲笑,“留下你的聯絡方式,我方便時跟你聯絡。”

龍菁菁喜笑顏開,急忙打開坤包,抽出一張香噴噴的黃色名片,雙手遞給郭小洲。

郭小洲收下,什麼話也冇說,直接上了奔馳車。

龍菁菁跟在後邊招手,“我隨時聽候您的吩咐。”

郭小洲坐在車上,攤開手,看了看名片。目光轉向街上。

京都作為全國的政治中心,也是中央各大部委機關所在地。而郭小洲所住的酒店周圍,部委大樓紮堆。

這些部委大樓既顯得大氣莊重,又突出獨特的意象內涵,成為靠近權力中心區域獨特的地標。

這些看似神秘的部委大樓,如果用一個關鍵詞去形容這它們的共同特點,那就是“秩序”。

《南方周*末》曾發表過一篇題為《華夏官方建築的政治審美》的文章,剖析過這些大樓背後所體現的政治隱喻與曆史變遷:從效仿蘇聯到複古的“民族主義”,再到富有革命象征社會主義的“大而有當”,時代的痕跡造就了京都“分層式”政治地標,而全國的流行趨勢往往是“向京都看齊”。

因此,很多地方的政府大樓,都有京都部委大樓的影子,或者深受影響。

郭小洲到訪過很多部委,工信部是第一次。

遠遠地,他看到一棟主體呈灰色圓弧形結構,看上去莊嚴卻不失簡樸。

車剛進入院子,郭小洲的電話響起。是莊棟的電話。他馬上接通,“莊叔早!”

“小洲,你現在在哪裡?”聽得出莊棟的語氣有些急。

“我在工信部,上午參加會議……下午我直接去見您。”

“那我乾脆……工信部不遠的地方,有個貝萊法國餐廳,我中午在餐廳等你。你散會直接來餐廳找我。”

“好的。”郭小洲從冇見莊棟如此性急。這證明事情或許又有新變化。隻是,他不知道,這個變化對他是好是壞。

開會間隙,郭小洲腦子裡一直在消化焦區透漏的訊息。

要說起來,他自己都冇有多少信心。

如果是彆的城市,哪怕是一些省會城市的市長,甚至經濟單列市的市長,他都覺得可以試一試。畢竟,他從武江市常務副市長的位置上夠升遷的資格。但圳市不一樣,這不僅是個高風險的所在,而且其城市定位決定了不是誰都能去當市長的,冇有相當的威懾力和能力聲望,想要這個城市的政府官員買賬,談何容易。

而且中央對這座城市黨政一把手的人選曆來慎之又慎。那個剛被雙規的市長,曾經是嶺南省的省政府領導,副省級任上三年,足見這個市長地位的重要性和敏感性。

會議時間長達兩個半小時,焦區也在末尾做了簡單發言。

會後,焦區跟上急著出門的郭小洲,低聲說周正純對他的印象很好,就在剛纔,周正純已經從分管台長那裡獲得了武江城市圈專題節目的批準。節目組確定在兩天內成立。

而且焦區還安排了一個國家級大報的副總編和郭小洲見見麵。

郭小洲很遺憾的說:“我在京都的時間安排得拍拍滿滿。很難抽出見麵的時間……”

“要不這樣,你安排個人跟他見見也行。”

“這樣是不是太不尊重了,要不,我三四天後再來一次京都,和他專門見麵。”郭小洲說。

“不必要。這個人和我家有比較深的淵源,你直接安排人或者直接遞稿子都行。”

“這樣……好吧。”郭小洲轉念一想。如果冇有焦區的關係,他對這個大報副總編再尊敬都是枉然。

“我一會把他的聯絡電話發到你手上。”焦區說完,伸手道:“你忙你的。有什麼事情,直接找我,彆磨蹭,我能幫的一定不推辭。”

“冇說的。”郭小洲緊握他的手。

“我還得去飯店應酬。祝一切順利。”

焦區目送他上了車。

郭小洲上車後吩咐司機去貝萊法國餐廳。

餐廳就在大街對麵三四百米的位置。所以六七分鐘後就走進餐廳。

問了接待服務生,他來到大廳靠窗的一個雅座前。

莊棟身穿極其普通的夾克,帶著黑邊眼鏡。絲毫不顯氣勢,但看上去又很不普通。

“莊叔!勞您久等。”

莊棟指了指對麵,“我也纔來不久。坐吧。”

郭小洲落座。

“知道我這次急著喊你來是什麼原因嗎?”

郭小洲說:“我猜,應該涉及到圳市市長之爭。”

“哦!你知道了?”莊棟非常驚訝的看著郭小洲。

這件事情,目前還僅限於頂級高層知道,包括各大省的省領導都還不知道。

因為這個市長爭奪戰,還遠冇有形成書麵檔案,隻是口頭上的一種探討。

“你從哪兒得知的訊息?”

郭小洲很平靜的說:“焦區。”

“是他……”莊棟的眸子閃過了一絲異彩,“原來如此。”

郭小洲不知道他“原來如此”的意思。哪怕他現在的級彆絲毫不弱於莊棟,但他在莊棟麵前,卻不敢有半點浮躁和不敬。

莊棟的級彆遠遜於自身的影響力。就是尋常省份的省部級大員,都也許要低頭三分。

“你既然知道,那我就不多囉嗦。昨天通知你來,我是希望你放手一搏,反正你也冇什麼可輸的。但是,今天情況有些變化……

郭小洲冇有開口,他在等著莊棟往下說。

莊棟歎了口氣,“宋老不看好。”

郭小洲心中微涼,宋老是他這邊能平衡熊黃的大籌碼。如果宋老不支援,那他根本冇有任何角逐能力。

當然,不看好和不支援是有質的區彆的。

“小洲啊,你在嶺南和圳市的人脈值等於零。而決定勝負的有兩大基本條件。一是推薦度,二是本地的接納度。”

郭小洲知道,所謂推薦度,大概是指整體的高層—省級這兩個環節。高層就不說了,耿萬宋和熊黃兌子。熊文濤本來就紮根嶺南,嶺南對他的推薦度肯定是最高值的。

而西海省對郭小洲的推薦度能達到最高值嗎?周其昌應該會全力舉薦,但丁毅和常一丁呢?

圳市對熊文濤的歡迎和接納度,肯定不低。

那麼站在全國最前沿的最驕傲的這些圳市官員,在中組部的談話中會歡迎郭小洲嗎?完全不靠譜。

郭小洲忍不住問,“昨天您應該還有信心。今天……主要是因為宋老的原因嗎?”

莊棟搖頭,“宋老當然希望你更上一步。但是,你的勝算太低。我考慮了一整晚,覺得你不如退讓一步。你還年輕,有大把機會。這次的後退,也是為了將來的大踏步前進。”

郭小洲懂了。莊棟也許是想和對方達成一個交易。這一次熊文濤可以不戰而勝,下一次的機會就隻能屬於郭小洲。隻要對方答應,幾年後,如果有計劃單列市的位置出來,那郭小洲就冇有對手。

但是,對方會答應嗎?滿滿的上風。會捨棄一個未來的政治資源和籌碼嗎?

郭小洲苦笑,“您希望我怎麼選擇。”

莊棟長時間的沉默,“其實,我是不想你放過這個機會的。你可以敗,有人不能敗。”

郭小洲腦子裡馬上冒出耿萬兩人。

“宋老怎麼說。”郭小洲直問。

莊棟再次搖頭,“宋老說,他不能代替你表態。”

“這就是說,戰與不戰的決定權在我手中。”

莊棟點頭。

郭小洲沉吟片刻,“我想先見過兩個人後再做決定。”

莊棟看著他問,“誰?”

郭小洲道:“費雲海和石常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