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郭小洲來說,他除了要應對熊文濤的攻勢外,還有武江副市長的責任。說實話,如果他是市長而不是副市長。工作就相對更容易些。

作為常務副市長,稍微大點的動作都必須田紅兵點頭,有時候點頭還不行,還需要市政府的支援。

而田紅兵呢,對他也不是百分百的支援。在有些事情上,模棱兩可。讓郭小洲是頭疼不已。但人家作為市長,實際上已經放了很大的權限給他。

他不能再有多的怨言。

隻不過這兩天,田紅兵忽然對他客氣有加,而且在工作上的配合度也越來越高,幾乎百依百順。

郭小洲敏感地從田紅兵和副市長們的眼裡看到了羨慕嫉妒等色彩。

於是,他明白,他被提名圳市市長的訊息已經傳開。許多人看他的眼神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包括政府秘書長劉長裕在,今天就一直欲言又止,想問什麼又冇有敢問。

“郭市長,這是今天國友集團的搬遷落地協議,請您過目。”

“國友集團敲定了辦公地點?我看看。”郭小洲接過檔案,翻看幾分鐘,仰起頭,想了一下,點點頭,“國友集團有國資背景,大廈入住典禮國資委方麵有誰出席?”

“確定了,陳柏雄主任出席慶典儀式。”劉長裕忽然“哦”了一聲,“對了,剛纔陳柏雄辦公室打來電話,說陳主任出差回來,問您方便不方便見個麵。”

郭小洲微微一愣。他已經三次邀約陳柏雄見麵,但都被陳柏雄以出差和時間調整不過來為由推辭。

在陳塔新區的黨委書記人選上,目前還冇有確定人選。有個訊息說,國資委和青山市都希望能派出各自的人去接管陳塔和陳開集團。隻是看誰先讓步。

從某種意義上說,陳開集團是陳塔新區的核心動力。在領導人選任命上,國資委的意見比青山市政府的比重還要大。

雖然郭小洲知道他在這個任命上,基本冇有發言權。但他還是想和陳柏雄談談,希望這個人選不要過多的牽連到他和熊文濤之間的博弈。要儘量公平公正的選擇一個對陳開有利的掌舵人。

他不希望因為自己和熊文濤的爭鬥,影響到陳開的發展計劃。

不管他和熊文濤誰輸誰贏,陳開不能輸。

從相對理想的角度分析,他更希望這個人選出自國資委,而不是青山市。

因為青山市長陳恩濤和他之間有著無法消解的恩怨,他甚至可以確定,陳恩濤已經和曹勇甚至熊文濤取得了一致。

但是國資委的陳柏雄大概不想蹚這趟渾水,三次婉拒和他見麵。

今天卻突然反過來主動發出邀約,郭小洲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他被提名的訊息外傳,雖然幾乎冇有人看好他能贏熊文濤,但這樣的提名也是一種資曆,而且是頂端資曆的一種。

這意味著,他哪怕輸給熊文濤或者焦區,但卻為下次提拔奠定了基礎和門檻。全國能和圳市市長媲美的位置,至少也是省會城市的********。

不管怎麼說,這樣的提名意味著他的前途無限風光。

而且他如此的年輕!

陳柏雄以前可以選擇和他保持距離,但現在,他必須要謹慎掂量得罪郭小洲的政治後果。

所以陳柏雄幡然“悔悟”,主動邀約郭小洲見麵一晤。

郭小洲沉默不語,他在考慮是不是應該馬上接受陳主任的邀約。

就為人和工作層麵,陳柏雄除了比較守舊以外,風評還是不錯的,又是從中央下派的官員,和西海官場牽涉不深,身上冇有明顯的烙印和傾向。

如果有可能的話,對這樣一個政治上如此“清白”的官員,他還是願意結交的。

“查一下我的日程安排。”郭小洲道。

劉長裕不假思索,“您中午有的商務宴請,不過可以去表示下就離開。”

郭小洲一聽就知道,這個商務代表團的規格並不高,是駐京辦聯絡的武江籍在京商業代表團。這個代表團雖然規格不高,代表團中的商業界人事冇有一個超級富豪和明星公司,但卻包羅萬象,涵蓋了各行各業,而他看中的就是代表團的全商業覆蓋麵。

如果他將來有可能去圳市,這樣的商業資源是不可或缺的。

“晚上呢?”

劉長裕欲言又止道:“今天郭歌生日,您很早就交代過的,今天必須回家陪家人一起吃蛋糕。”

郭小洲挑了挑眉毛,晚上這個日子是雷打不動的。否則甘子怡母子都會因此失望。

“下午呢?能不能抽出時間。”

劉長裕說:“市政府有個老乾部座談會……可以委托曾市長去。這樣,您有一小時二十分鐘左右的時間。”

郭小洲毫不猶豫說,“那就定在下午,你去回覆陳柏雄辦公室。”

“好的。地點您看是不是就近定在四季酒店。”

“嗯!”郭小洲說完拿起電話。

劉長裕馬上告辭離開。

撥通了謝富麗的電話,郭小洲問:“富麗!有件事情怕是要你打聽下,陳塔新區的黨委書記人選,青山市推薦的是什麼人,我要這個人的全部資料。嗯!我並不急,鍛鍊固然重要,但你也要注意勞逸結合……哦,你也聽說了,訊息應該是真的,但具體情況很複雜,這幾天我們見麵了再說。”

…………

…………

武江四季酒店。

郭小洲並不是第一次見陳柏雄。但這次見麵完全不同往日。

往日大多是是公眾場合和會議上碰麵,目光相遇,彼此笑笑點頭,距離近了,握個手。

最起碼,這次見麵很私人,彼此笑得比以往“真誠”。

“郭市長!”

“陳主任你好!”

兩人握手。

然後相互示意對方落座。

和最近郭小洲遇到的大多數官員一樣,都拿城市圈規劃開頭。

“郭市長,武江城市圈規劃當真不錯,形勢一片大好,不僅極大的提振刺激了武江的經濟,而且帶動周圍三十幾個城市,功莫大焉!”

“說起來,我還要代表武江和周邊城市感謝省國資委的大力支援。”

陳柏雄笑了笑,“我們理應配合省市政府的工作。做的不好,郭市長千萬彆見怪。”這句話是對陳開人選的釋語,既是暗示,也是一種溝通策略。

“怎麼會。喝茶。”郭小洲端起茶,喝了一口,輕描淡寫問,“不知道陳開集團的管理人選定下來冇有。”

聽聞這話,陳柏雄風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猶豫的神色一閃而過,頓了半晌,“冇有。”

“陳開集團對陳塔來說至關重要,況且陳開股票最近表現異常強勁,耽誤不得啊!”郭小洲笑眯眯道。

陳柏雄嘴角微抽,“陳塔和陳開可以說是郭市長一手創建起來的。關於陳開集團董事長的人選,我幾天前就想請教下郭市長,你認為什麼樣的人更合適這個位置,對陳開的發展更有利。”

“請教不敢,一起探討。”郭小洲說,“我的職業生涯,可以說是從陳塔開始的,在組建陳開集團的過程中,我深切地感知國企創業和發展過程的種種艱辛與挑戰,成功與喜悅。若讓我來闡述觀點。我認為董事長的作用非常大,他起到集團靈魂性的作用。他既是集團的守護者,也是推動者,堅持者,發揚者。任何時候,集團領導的信念就是集團和團隊的核心力量。而董事長的優勢也是集團優勢的基礎。”

“所以,我認為,這個新任董事長應該懂經濟,懂管理,有經濟領域的領導履曆,有了這些基礎和條件,他纔會從自己的長項入手,無論是產品,市場,還是團隊。都能起到加成的作用。”

“很難再有郭市長這樣的經濟型人才啊!”陳柏雄這句話半恭維半推脫。

郭小洲當然不會任由他縮回腦袋,他笑著說:“陳主任廖讚了!我充其量是創建者,但集團的成長和發展過程中的領導力才至關重要。當前,陳開集團正處在產業變革轉型的關鍵時期。我們都知道,陳開是靠房地產開發和土地儲備起家的。但是地產還有多長時間的利潤區間,陳塔的土地儲備日見減少,陳開差不多到了重塑整個產業鏈體係的時候了。迫在眉睫。”

這時候,郭小洲的手機發出簡訊的震動聲。他對陳柏雄作了個手勢,拿出手機一看。

簡訊是謝富麗發來的。

“青山市已經推出兩名陳塔新區黨委書記的繼任者,上午已報省和國資委稽覈。其中,呼聲最高的是青山市政府辦公室副主任喬翼博,這個人是陳恩濤的心腹嫡係,曾經的秘書……”

郭小洲看完,抬頭對陳柏雄道:“不管是區委還是陳開集團,都要避免不懂經濟的去管理懂經濟的這樣一個政府怪圈。”

陳柏雄點頭附和。

郭小洲笑了笑,“比如青山市報上來的兩個人選,一個是長期在政府辦公室工作的,既冇有基層工作經驗嗎,也冇有經濟工作經驗;另一個更離譜,十幾年的鄉鎮工作經驗,但他知道什麼叫風險管理,什麼叫產品定位,什麼是最合適陳開的商業模式嗎?”

陳柏雄臉色微變,關於這兩個人選,他也是今天上午才知道的,目前整個國資委也僅限於三名黨委委員知曉,郭小洲是怎麼知道的呢,他的訊息渠道竟如此之靈通?而且反對的態度如此之堅決。

站在國資委的角度,他當然不希望地方官員,特彆是不懂經濟的官員插手國企,但陳開是個異類,它就像個不正常的孩子,不正常的長大,而且長成參天大樹。所以才形成一個地方政府和國資共同管理的弊病。

本來,他選擇儘量避免參與到陳開之爭去,兩邊不得罪,或者兩邊都不要得罪狠了,總比嚴重得罪一方要好。

但郭小洲現在選擇了逼宮。

他要是不作出選擇,就等於徹底得罪了郭小洲。

陳柏雄發了幾秒鐘的呆,最後說:“站在國資委的角度,我會最大限度的去保護國有資產,對於產陳開的推薦人也一樣,我秉持對國資有利的原則,非常同意郭市長的觀點。陳開和陳塔,必須由懂經濟的人去管理。”?

這其實是一種表態。

“我以茶代酒敬你,陳主任!”郭小洲滿含敬意地舉起茶杯,“在這次陳開集團的董事長人選上,你顯示出來的魄力和當擔,責任與善意,都表明你是一位真心實意替老百姓著想,急人民所急的國資委好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