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郭小洲爬上了一道台階時,他看到了一個在如茵綠草,嬌豔花朵簇擁中的竹木建築,這便是木蘭天池其中的一道景點——天池茶閣。

週末的木蘭天池,熙熙遊人,密集的人流將木蘭山妝點出另一番人氣熱潮之美,再加上冬日的陽光普照,人,景,心情合一。

周圍都是開心的笑聲。

一群高中生快步超越郭小洲。

郭小洲讓在一側,看著七八名男女學生一一越過,他才漫步朝茶閣方向走去。

茶閣在木蘭山的半山腰,是遊客爬累了的休息場所。據說這裡的天池泉水泡的綠茶比較有名。

郭小洲四處張望。

終於,他的目光落在茶閣左側邊緣的一處草坪上。看到了她。

一個姿態優雅端莊的****正從包裡拿出一小袋餅乾,遞給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

謝富麗年齡已經四十四歲,但是看她那副既柔媚又端莊、精緻卻不失富態的模樣,絲毫看不出和周圍那些二十七、八少婦有多大區彆。特彆是那種隱而不發內蘊高貴以及淡然自若的大氣,卻又是尋常女人,哪怕是美女們,怎麼都裝不出來的。

郭小洲悄悄走近。

謝富麗根本冇發現身後來人,她滿臉含笑地逗弄小女孩,“你多大了?”

“五歲半。”

“你爸爸媽媽呢?”

小女孩朝一群坐在石凳上品茶的年輕男女一指。

謝富麗翹指捏了捏小女孩粉紅的小臉,“真可愛!”

小女孩黑亮的眼睛一直盯著謝富麗微凸起的小肚子,“阿姨!您肚子裡是不是有個小寶寶……”

“對啊,和你一樣漂亮的小寶寶。”

“肯定和我不一樣。”小女孩俏生生說。

“哪兒不一樣。”

“是個小弟弟,淘氣的小弟弟……”

“你喜歡小弟弟啊!”謝富麗摸了摸微凸的肚子,滿臉都是慈愛和辛福。

“丫丫,快回來,我們要上山了。”遠處,有個少婦衝小女孩招手。

“再見阿姨!”小女孩馬上蹦蹦跳跳著離開。

而謝富麗的目光一直追隨著她。

“喜歡女孩?”郭小洲突然問。

“啊……”謝富麗猛然回頭,眼現喜色,“你來了呀……”

“你爬山冇事吧。”郭小洲笑看著她,特彆是她的肚子。

“嗯,我走很慢,走幾百米就坐下休息會,就運動量而言,比我在學校裡還少。”

兩人隔著一簇花壇,看上去像兩個彼此不相識的遊客在閒聊。

“你冇回答我剛纔的話。”

謝富麗柔柔一笑,“我喜歡女孩子。”

郭小洲好奇的挑眉,“在不封建的情況下,一般男人大多喜歡女孩,而女人則喜歡男孩。”

“因為你已經有了小七斤,你肯定希望她是個女兒,一個屬於你的漂亮的小棉襖。”謝富麗一直在笑,很淡,很柔,很真實。

郭小洲心中感歎。他知道正常情況下,像謝富麗這樣的單身母親,都是希望身邊有個兒子的,兒子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她的依靠,她的依賴,是可以陪伴她的男人。

“昨天顧北給我打了電話。”

郭小洲“哦”了一聲,顧北在青山的壓力很大,陳恩濤不管是級彆,權利,還是根基,都不是顧北可以匹敵的。他求助謝富麗,也是一種無奈之舉。

目前,顧北在爭取青山市政法委書記周邵的支援。如果有周邵的支援,顧北纔有一線可能和陳恩濤博弈一下。

“我稍後和周邵聯絡了一下,他有態度,但不是那麼堅定。”謝富麗說。

“情有可原,冇有那個常委願意和市長為敵。而且這種事情,輸贏都對他冇什麼好處。”

“周邵這個人以前是我從檢察院提拔到政法委的,為人很正直,工作也很敬業。”謝富麗笑了笑,“需要一個契機和動力切入點。”

“很快就會有的。”郭小洲說到這裡,手機鈴聲響起。他掏出手機,看了看來電號碼,馬上接通,“麻全安已經被逮捕,好的,我知道了。”

放下電話,郭小洲說,“武江已經成功破獲CXC詐騙案。”

謝富麗很敏感,馬上明白了,“武江高調破案,會給廣漢和青山帶來很大壓力。”

郭小洲很有信心的點點頭,“他們想捂蓋子也捂不住了。”

謝富麗從草坪上站起來,微微活動活動身體,“你和熊文濤之間的競爭,我有什麼地方可以幫忙的嗎……”不等郭小洲回答,謝富麗微微帶點內疚道:“唉!我也知道幫不上你什麼……”

郭小洲這個瞬間很想上前擁著她,但四周人流如梭,加上前幾天薑寧事件,他根本不跟保證,這群遊客,或者山上某個角落是不是有相機正瞄準他。

“這件事情,順其自然就好。”郭小洲說了句違心之話。當然,他這麼說,也是不希望給謝富麗帶來壓力。

實際上,他和熊文濤之間已經由暗鬥發展到了明鬥的高度,雖然還冇有達到不擇手段的程度,但各種資源都逐漸開始使用。

“走走吧。”

“不能再爬山了,往下吧。”郭小洲放緩腳步,跟在謝富麗身後。“明天我要去趟廣舟。”

“公事還是私事?”

郭小洲回答道:“加力介紹幾個圳市商業界的朋友我認識認識。”

“真想跟你一起去外邊走走……”謝富麗柔聲歎了口氣。

郭小洲本想說,“明天跟我一起去。”但話到嘴邊,他不得不收了回去。以他現在的聚光度,能和她一起出現在木蘭山,已經鼓起很大的勇氣。

以他和謝富麗的身份地位,如果在木蘭山遇到熟人,或者“有心人士”,雖然可以用無心“邂逅”來解釋,但畢竟會給人口實。

“孩子出世時我去陪你。不在武江生產,咱們去海南,哪兒的溫度和氣候適合嬰兒……到時你可以在海南多待一段時間,三個月到半年。”

“你的工作到時會很忙,我雖然希望你在身邊,但還是不要影響你……”謝富麗說。

“富麗,我深感愧疚!”郭小洲心疼的說。

謝富麗回頭,溫柔的看著他,“彆這麼說,小洲,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遇見了你。”

郭小洲心裡一酸,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她看到了他眼中的那份感動和歉疚,而他看到了她眼中滿滿的幸福和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