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江CXC詐騙案高調告破的新聞刺激到了青山高層,********段夢生親自主持召開青山高層特彆會議,向會議通報了武江CXC告破的訊息。他要求市政法委立即成立專案組,由政法委書周邵擔任專案組組長,公安局長顧北擔任副組長,力求快速破案。並且每天準時向他彙報案件調查進展情況。

段夢生今年四十二歲,在西海官場算得上少壯派官員。而且他的升遷之路頗具傳奇色彩。他原本在廣漢市擔任常委副市長,在和郭小洲競爭武江市副市長的位置時失利。但人生就是充滿離奇,你永遠也想不到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

在劉崗退居二線前的大力舉薦下,特彆是謝富麗願意退出競爭為條件和劉崗達成協議後,段夢生居然一躍坐上了青山********的位置。這甚至可以說,丟了芝麻,撿了西瓜。

作為外來者,他在青山履新的開局頗為低調。但低調並不意味著他會遷就誰。比如陳恩濤,這個年齡比他大,又是青山老資格領導,他“尊重”但並不放棄權利。

在青山CXC詐騙事件發生後,他也曾親自關注過,但涉及到陳恩濤的兒子陳子台,為了“和諧”和班子團結,他本打算睜隻眼閉隻眼,但武江CXC快速告破,市財政局副局長麻國海受牽連引咎辭職的新聞甚囂塵上。

省委領導也打電話關心青山CXC詐騙事件。

這讓段夢生不得不下了決心。不管陳恩濤在這個事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有問題,趁機拿下立威;冇問題,也可藉機敲打。

可以說是一個一舉多得的好機會。

段夢生的目光掠過不動聲色的陳恩濤,語重心長說:“同誌們,我們都是黨的乾部,負責著一方的安寧,如果我們連青山百姓財富都保護不了,還要我們這些人做什麼?現在,武江方麵已經做出了很好的示範。我要求專案組,不管涉及到誰,什麼身份,都要一查到底。周邵同誌,你這個專案組組長是不是表個態?”

周邵表情嚴峻道:“我們爭取搶在廣漢市前麵拿下這個案件,平息受害群眾的怒火,儘量減少受害群眾的經濟損失。”

所有常委的目光都平視或低垂。但他們都知道,這個案子上升了一個高度,對陳恩濤的影響相當大。這也意味著,一場真正的戰鬥打響了。

而且,一般這種規格的會議,陳恩濤作為市長,按慣例是必鬚髮言的。

但今天,段夢生一句客氣話都冇有,直接宣佈散會。

而所有人都能看到,一直表情平靜的陳恩濤,在這一刻,高昂的的頭終於垂了下去,他的心情想必也很沉重。

…………

…………

就在市常委會議召開三小時後,青山主城區某小區門前發生一件普通的交通事故。

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在走出小區時,被一輛摩托車高速撞翻在地,當場昏迷,送醫救治。經查,小腿骨折,脾臟破裂。

交通肇事後一小時,周邵正在辦公室和顧北討論CXC案情。顧北接了個電話,表情很是奇怪地對周邵說:“幾小時前發生了一件交通事故,一個12歲的男孩被摩托車撞傷逃逸。”

周邵的表情有些疑惑,他不知道顧北為什麼很認真的談這個普普通通的交通事故。

顧北說,“這個孩子是張豪的兒子。”

“張豪……?”

“CXC詐騙案的主犯。”顧北提醒道。

“哦?”周邵眯起眼睛,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會不會是巧合呢?”

顧北淡笑道:“無巧不成書。凡是巧合背後都有名堂。”

“哦!張豪這個人嘴巴很緊。你們連續攻堅都冇能把他拿下來,從他身上突破的可能性大不大?”

顧北搖頭,“他兒子出事的事情也許是個突破口。周書記,我這就去交警大隊一趟。”

周邵跟著起身,“這次看你的了,老顧!”

顧北笑了笑,“我儘全力。”

顧北趕到交警大隊,立刻詢問值班交警。

辦案交警說,他們找到了摩托車,但不見車主,而且摩托車好像刻意被丟棄到一個居民小區的巷子裡。交警馬上察看了沿途監控錄像,發現摩托車主身穿厚厚的長羽絨袍,頭戴黑色頭盔,相貌和身材無法辨認。

而且稍後,他們在摩托車丟棄的巷口百米開外,發現了被丟棄的頭盔和地上的羽絨大衣。

“這證明這個交通肇事逃逸案不是普通的案子,而是有計劃,有目的……”

顧北越聽眼睛越亮,他嚴肅下達命令,要求交警不要放棄每一個可疑線索,力爭破案。

隻是交警大隊大隊長很隱晦的說,這個案子怕是很難偵破。

顧北當然知道,這是大海撈針。但是他的主要心思已經放在張豪身上。他在想怎麼利用這件事情打開張豪的堅固壁壘。

很明顯,專案組的成立,以及對張豪的審訊力度加強。有些人開始心慌害怕了,所以安排人撞擊張豪的兒子,算是給張豪一個警告。讓他在裡邊嘴巴嚴一點,否則,就要小心家人的生命安全。

顧北馬上趕回市局,召來辦案乾警,先是問了問張豪在看守所的情形。特彆是今天,有什麼人接觸過張豪。

“艾副局長今天去見過他。”

“艾文方?”顧北眉頭一揚。艾文方本來是CXC詐騙案的負責領導,但由於案件偵辦無力,在今天上午的常委會議上確定他不再負責這個案子,而是轉移到專案組。那麼,艾文方為什麼還要去見疑犯?

“單獨見麵?”顧北問。

“……一開始我陪著,後來我去辦公室接了個電話回來,前後不超過5分鐘。”

顧北心中有數,問,“張豪見了艾文方後情緒有什麼變化。”

“變化很大,原本態度淡定又囂張的他似乎突然奔潰,我們從監視畫麵看到,他偷偷哭了幾場。”

顧北馬上起身,“我去見見他。”

幾分鐘後,顧北走進審訊室。

張豪神情木然的坐在審訊椅上,眼神空洞,彷彿身邊的人都不存在,這個世界上隻剩他一人。

顧北進門的聲音使得他打了個哆嗦,抬眸看了顧北一眼。然後目光傻傻地盯住桌麵板,像是突然得了癡呆症。

而審訊的這幾天,張豪的態度極為囂張,他不僅承認了所有的責任,而且要求警方立刻判刑。他說不想再囉囉嗦嗦,浪費時間。

顧北坐了下來,對旁邊的乾警說:“給他抽支菸。”

乾警掏出香菸,遞了一支給張豪,並替他點上火。

連連猛抽幾口煙,張豪的臉上稍微有了點生氣。

“張豪!”顧北叫了一聲。

張豪望瞭望顧北,低頭,自顧自的狠狠吸菸。

“張豪——”顧北抬高音量,語氣有些重,“知道你兒子出事了嗎?”

張豪打了個夠嗦,身子一顫,抬起目光,盯住顧北。目光有悲憤,有哀怨,有不甘,有擔心……

顧北基本可以確定,艾文方對張豪說了他兒子的事情。但是,他不知道艾文方是從什麼角度和立場說這件事情。

“知道你兒子被撞的原因嗎?”顧北問。

張豪的眸子一冷,咬牙切齒說:“我什麼都承認了,你們為什麼不結案。你們如果結案了,那些詐騙受害人就不會找我兒子泄憤了。我求你們,馬上送我去檢察院,法院,判我刑……”

“什麼……誰告訴你是受害群眾的報複?”顧北忽然明白了,有人安排的這場撞擊,就是催促張豪下決心認罪。他們擔心張豪抱有僥倖心理。

“我們之前並未見過麵。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顧北,青山市公安局局長。”顧北忽然大聲說:“關於你兒子的撞擊案,並不是什麼案件受害群眾的報複,而是安排你頂罪的人刻意策劃的,其目的就是讓你死心塌地的承擔所有責任。”

?猛地,張豪豎直脖子,眼睛眨了幾眨,盯住顧北,似乎不明白他在說什麼。但隨後,他目光一愣,結結巴巴說:“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真不明白?”顧北站起身,雙手撐在桌子上,目光炯炯盯著他,“你是生意人,有自己的頭腦。你好好想一想,詐騙受害群眾根本就不知道你,不認識你,他們又怎麼會找你兒子泄憤?”

張豪愕然失神。

“我知道你是個比較講義氣的人,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但是,你不能愚昧的仗義到把自己和家庭全毀了。我老實告訴你,這個案子如果你死心要頂,判刑十年是輕的。想想清楚。”

張豪忽然伸手去撕扯自己的頭髮,然後發出慘烈的笑,恐怖、猙獰……

顧北知道已經觸及他的心理防線了,他輕言細語道:“你兒子今年才12歲,上初中一年級,你在牢獄的十幾年,他將度過冇有父親庇護的初中高中和大學生涯,還有你的父母,他們的身體並不算好,你如果罪名成立,他們肯定傷心,你想過冇有,因為你的愚昧,你的親人,那些真正愛你的人會受到多大的打擊。”

張豪的眼淚嘩一下決了堤,從他深陷進去的眼眶裡冒出來。

“我甚至還可以告訴你,我們公安不是吃乾飯的。我們已經掌握了一些證據。你繼續堅持頂罪,也許最後不僅幫不了對方,還會讓自己陷入法律困境,何苦來哉!”顧北相信,任何一個人都有內心崩潰的一瞬。張豪的精力在這天已經耗儘,他即使是鐵人,也會承受不住。

然而,他始終冇有等到他期待的話語。

顧北微微歎了口氣,一邊起身向外走去,一邊說:“機會給了你,你不要,那就自己去承擔後果。”

當顧北的腳跨過大門之時,忽然聽到張豪囁囁的聲音,“我交代,我全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