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調做人,高調做事。是郭小洲和宮加力這些年不斷躍進的不二法則。然而這次廣舟之行,宮加力卻似乎有些展露崢嶸的意思。

樊力偉給郭小洲和宮加力預定的是老字號的“白天鵝大酒店”,而且是僅次於總統套房的經典豪華套房。

兩座相鄰的房間在頂層之下,擁有一個巨大的觀景陽台。走上觀景陽台,可以俯瞰博大的珠江。

兩人在房間簡單做了清洗,便隨著樊力偉下樓。

停候在酒店門前的是兩輛加長勞斯萊斯轎車。

樊力偉殷勤地把郭小洲和宮加力送上第二輛轎車,他快步上了第一輛轎車。

對於這種經典奢華房車,郭小洲是第一次坐這種商務房車。

而宮加力卻熟門熟路的打開車上小型酒櫃,擰出兩隻高腳杯,和一瓶不知名的紅酒,倒了兩個半杯,看著郭小洲說:“這次我們要見的是東山會的兩個發起人,朝國柱,以及祝則彪。如果能說服他們倆,基本等於拿下圳市商業界。”

“朝國柱,祝則彪,兩個鼎鼎大名的牛掰人物啊!”郭小洲明白,哪怕以他正廳高官的身份,在這兩個長達十幾年雄霸百富榜的商業巨擎麵前,是不夠看的。人家甚至可以完全不用**他。

當然,他如果能坐上圳市市長的位置,則是另一個天地。這些嶺南圳市商圈的巨頭們要跟著舔屁股。

這也證明,這個位置的重要性和影響力。

當然,東山會成員,個個名列大陸百大富豪,所擁有的事業總資產,比圳市地方政府總預算還多好幾倍,掌握的財富超過三四兆人民幣,事業版圖橫跨高科技、地產、金融、娛樂各產業,對圳市、甚至華夏經濟,有呼風喚雨的影響力。

在華夏無數個商圈商會裡,東山會對於民營企業家而言,絕對是一個超豪華陣容。

東山會掛靠於華夏民營科技實業家協會,自成立十多年,會員幾乎冇有變過。

儘管東山會經曆了幾次變化,但一直沿襲著較為緊密的圈內關係。在私交基礎上,東山會總能爆發出市場之外的能量。有著“團結一致”和“救死扶傷”的功能,最經典的案例就是薑玉坤。

郭小洲記得還是他在讀大學期間,程老就講了一個商業界的經典案例。說的是當年東山會成員薑玉坤要在海珠蓋大樓,東山會成員是不讚成的。此後,東窗事發,薑玉坤麾下的集團受到很大的打擊,瀕臨奔潰解體。大家都想著怎麼樣幫助他。當時的東山會長朝國柱發動成員,組織钜額資金,還發動會員所有人脈資源,到處找關係,想辦法。最後,薑玉坤集團奇蹟般起死回生。現在依然活躍在國內商業界一線。

一時傳為佳話。

宮加力介紹朝國柱這個人的性格特征,“朝國柱這個人一直推崇群狼戰術,不提倡個人英雄主義。他曾經說過,狼從來不靠運氣,它們對即將實施的行動總是具有充分的把握。狼群的凝聚力、團隊精神和訓練成為決定它們生死存亡的決定性因素。正因為如此,東山會很少真正受到其他勢力的威脅。”

“東山會成立這麼多年,一直冇有出現天敵和強大威脅,這固然和他們的低調有關,但朝國柱所代表的狼群很少攻擊那些比自己強大的動物。但一旦這些動物侵犯了它們的利益,它們也會奮起反抗。”

“同時,狼群在圍獵動物時非常講究策略,他們從來不會漫無目的的圍著獵物胡亂奔跑、尖聲狂叫。它們總會製定適宜的戰略,通過相互間不斷地進行溝通將其付諸實施。關鍵時刻到來的時候,每匹狼都明白自己的作用,並準確地領會到集體對它的期望。所以說他們是華夏最成功的商會毫不為過。”

“你的意思是我說服了朝國柱,就等於說服了整個東山會?”車上暖氣很足,郭小洲解開西裝的釦子。這套範思哲西服,是甘子怡特意送他的元旦禮物。這次,她知道他要去廣舟,遊說東山會,強迫他穿上。

宮加力搖頭,“說服了朝國柱和祝則彪隻能算成功了一大半。東山會還有兩名編外成員,都是國內首屈一指的經濟學家,一個是吳金平,一個是胡竟陵。”

郭小洲倒抽一口冷氣,胡竟陵他知道,本身就是極具底蘊的H色家族,一直冇走仕途,卻在經濟圈內創出了偌大名頭。

而吳金平和程力帆當年有北吳南程之說,其在國內經濟學術的地位絲毫不亞於程力帆。他和程力帆同時都是******參事室智囊團成員。

“這種涉及到人事方麵的問題,顧問也有影響力?”他有些不解。

宮加力笑著說:“對於家大業大的商業巨頭們,政壇人事更迭往往就意味著得到和失去,生意和安全。到了一定程度,他們必須站隊。他們會評估靠向任何一方的風險。而熊家在嶺南的影響力是個優勢,但對東山會來說,卻是劣勢。如果熊文濤主政,他掌握的政府優質資源會投向誰呢?肯定是親熊家的,是老臣子們,依附熊黃兩家的商圈,例如曹勇。而資源是相對固定的,一些得到得多,另一些人就會減少。”

郭小洲半自嘲的笑了笑,“我在嶺南和圳市是一片空白。”

宮加力樂嗬嗬道:“誰都喜歡白紙。”

說到這裡,宮加力話鋒一轉,“現實主義是時代的特征,是大家遵守的規則。但東山會有些區彆。他們會在適當的範圍講友誼。”

“友誼?”

“這就涉及到狼性了。雖然狼對食物很珍惜,總希望能獨享食物,但它也知道,如果冇有禿鷲的引領,自己是絕對不會輕鬆地找到食物的,因此對禿鷲滿懷感激地共享可口的美食。”

郭小洲聽到這裡笑了,“我要去當這個禿鷲。”

宮加力加重語氣,“一頭有實力的禿鷲。”

郭小洲嗬嗬笑道:“我得讓他們相信我能當上禿鷲,甚至讓他們相信我能打敗地盤上的另一隻禿鷲。”

“是的。你能說服朝國柱,然後通過程老做做吳金平的工作。東山會就基本拿下。郭哥,東山會對圳市的影響力毋庸置疑,他們也許冇有權利提名,也冇有權利提拔誰擔任市長,但絕對可以影響誰坐不上這個位置。”

郭小洲陷入沉思。

而兩輛轎車沿著珠江邊一條僻靜的小路走了很久,繞到了半山腰的一個露天平台。前方出現一個被鬱鬱蔥蔥的藤蔓包圍著的大門,幾名身穿黑色西服,頭戴耳機的彪形大漢走到樊力偉的車前,仔細盤查著什麼。

樊力偉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然後把手機交給來人。

來人聽了幾句,馬上對著樊力偉微微鞠躬,朝後揮手,大門慢慢開啟。

郭小洲坐在車上,瀏覽窗外風光,不禁感歎道:“加力,冇想到羊城會有如此幽靜的去處,簡直就是一個世外桃源。”

宮加力咧嘴一笑,“我去過更加幽靜奢華的私人山莊。”

郭小洲揶揄道:“嗨!居然在我麵前裝13?”

宮加力連聲道:“不敢。”

調笑間,車輛徐徐停下。

兩名中年男人出現在車前。

郭小洲打量來人一眼,趁著冇下車,他低聲問,“是朝國柱他們?”

宮加力嗬嗬一笑,聳聳肩,“我如果是局一把手,他們或許會出門迎接。革命仍未成功,同誌仍需努力啊!”

郭小洲拍了拍他的肩膀,“按你的速度和能力,最多再過兩年,你就有這個資格。”

宮加力嘿嘿一笑,“郭哥也許隻需要兩個月,這幫傢夥就得跪舔迎接。”

郭小洲淡然一笑。在華夏,男人是承認等級的,哪怕比他隻高半級,他也會服從。但他絕對不會允許他的同級,下級對他有任何不敬。這就是等級製遊戲規則。

他現在的低頭,是為了將來的抬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