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文濤連夜從廣舟趕回莞市。

今天他見了祝則彪,一通長談加許諾,終於讓祝則彪從婉拒到接受。最後,祝則彪表示,他個人是傾向熊文濤的,但東山會他需要去做工作。

熊文濤給了他一個時間表,十天內必須答覆他。

坐在車上,看著窗外密密麻麻的的車輛,熊文濤有些鬱悶,如果祖家修還在,這趟廣舟之行何須他親自出麵,枉自給了祝則彪一個台階。

以前他冇有意識到祖加修薑寧曹勇等人的重要性。他們三人既是他的私人下屬,也是他身邊“清道夫”一類的角色。許多事情有他們出麵,既可以給他緩衝的地帶,還節約了效率。

而薑寧不堪大用,祖家修還在審查期間,曹勇現在噸位大了,翅膀硬了,等尋小事他也不好吩咐。

身邊缺人啊!看來必須啟用家裡推薦的人了。

想了想,熊文濤拿出手機,撥通二叔的號碼。

“二叔,我文濤,這麼晚,打擾您休息了。”

“還好,剛陪你爸泡溫泉回來。”

“爸身體還好嗎?”

“嗯,你爸現在就操心你的事情。你一切順利,他就安好。”

熊文濤輕“嗯”一聲,“我身邊缺幾個幫手,二叔,讓吳叔和小林過來我身邊。”

“你終於想通了,這樣很好。我讓吳發全和小林明天就去莞。”二叔的聲音中透著欣慰。吳發全和小林是熊家培養出來的人才,多年前,家族就推薦給熊文濤。但被熊文濤拒絕。

熊文濤當時一心想證明自己,不需要家族的人輔佐他,他一個人也能打出自己的江山,而且當時祖家修曹勇等人他用的比較順手。

而現在的結果證明,祖家修等人不堪大用,導致在他仕途最關鍵的時刻,他身邊無人可用。

“還有件事情,你爸今天多次提到玉婉。他希望你們的個人的感情問題不要影響到你的事業。”

“二叔!我會解決的……”

“我不管你們之間出了什麼問題。但不能影響到你。現在中央考察乾部,大多從德能勤政四個方麵考察,但領導的家庭不和,也是考察的方麵之一……”

熊文濤說:“我覺得關鍵在於自身的品行……”

“錯了,如果一名高級領導人連自己的小家都處理不好,安能管理好大家?尤其是官場得意後拋棄糟糠之妻,更為人們詬病。”

“二叔,您知道,我從冇有拋棄她的念頭……”

“我知道,你爸知道,黃老也知道,但高層領導群不知道,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啊。文濤,你怎麼著也得堅持把這一關口熬過。這段時間,你們千萬不要鬨出什麼風波,武器是用來殺傷外敵的。而內訌是最愚蠢的行為。”

“明白了,我會親自去請她回來。”熊文濤咬著嘴唇說出這句話。

“這就對了,我們也讓黃家繼續做她的工作。既然生在政治家庭,就應該明白自己的責任和義務。”

…………

…………

郭小洲剛走出機場,便看到劉長裕和徐雲飛的身影。

郭小洲走進,說:“說了不要來接,讓池大海來就行。”

徐雲飛笑著說:“十點鐘有個政府會議,您要出席,我正好在路上給你一些會議討論內容你熟悉熟悉。”

劉長裕說:“省國資委關於陳開集團董事長的任命明天出台,這是明天要決選的三個候選人名單,您過目。”

郭小洲邊走邊接過名單。他早就吩咐劉長裕盯著陳開集團董事長人選的任命,

名單最前麵的名字是段小輝,西海省國資委副主任,雖然是排名最後的副主任,但也是妥妥的副廳級,簡曆介紹,此人長期代表省政府向部分大型企業派出監事會,負責過幾家大型企業監事會的日常管理工作,熟悉大型企業並擁有豐富的上市公司管理經驗。

第二個名單來自某大型上市公司的前總經理,現任省國資委國有資本金基礎管理辦主任呂振聲,正處實權。

第三名人選來自青山市政府辦公室副主任周磊,正處級。

按推選程式和既定原則,陳開集團董事長的人選應該是一二名之爭,周磊是陳恩濤落馬前力推的人選,這次報上來,就是陪綁的。走個過場罷了。

說起來這三個人郭小洲都不瞭解。他看中的人選是任茜,但他的權限不夠,先手棋下不了,隻能選擇後手,選擇一個不屬於熊黃係的懂經濟能管理的官員。

上了車,徐雲飛坐副駕駛位,劉長裕陪著郭小洲坐後排。

見郭小洲一直拿著名單看了又看。

劉長裕提示道:“目前段小輝的呼聲最高,據說丁省長比較看好。但問題也不是冇有,鑒於慣例。陳開集團董事長一般兼任陳塔開放新區黨委書記。但這個黨委書記的級彆是正處。而段小輝是副廳。如果選定段小輝,將導致陳塔新區的黨委書記成為超額副廳,比之周邊縣市的領導級彆還高。”

“段小輝這個人的風評如何?”郭小洲放下名單。

“這個人據說情商很高,經濟方麵一般,屬於不好也不壞的那類。”

“哦……”郭小洲挑眉沉吟。劉長裕特彆指出段小輝的情商高,這個裡邊就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情商高意指長袖善舞,不會放過任何他能抓住的資源和人脈。

那麼,熊文濤會不會已經盯上這個人,甚至雙方已經達成協議?

郭小洲問,“呂振聲這個人呢?”

劉長裕直言不諱道:“搞經濟是把好手。但弱項是不擅長人際關係,所以當年被人從總經理位置上擠下來。”

郭小洲淡淡一笑,“這兩個人長處短點都非常突出。”

劉長裕跟著笑,“要是兩個人的優點合一就好了。”

兩人都冇有談第三個人選。

郭小洲放下名單,從徐雲飛手裡接過今天的會議主題討論內容。

車到武江市政府大院,郭小洲身上的電話響起,他一看號碼,眉毛微楊,立即接通,“顏部長!”

顏婕的聲音永遠那麼清淡,“下午四點你有冇有時間,來我辦公室一趟。”

“部長大人召見,冇有也得有。我四點準時去你辦公室。”郭小洲說。

“嗯!就這樣。”顏婕很乾脆的掛斷電話。

郭小洲一邊下車一邊琢磨,顏婕忽然找他乾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