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書記會給趙普這麼大麵子?”郭小洲有些懷疑。嶺南政局的穩定與否,涉及到黃如宗下屆衝擊長老之位。

對於黃如宗來說,嶺南的和諧穩定是排第一位的。如果他選郭小洲,哪怕郭小洲獲得東山會以及圳市官方的歡迎,甚至很有可能帶領圳再走一波經濟高峰。

但卻有不可預見的政治風險。比如熊黃係和熊文濤失利後的報複,彆說圳市,就是嶺南都會產生動盪。

黃如宗局委的權威固然足以壓製任何風波,但高壓手段是任何階層領導的最後手段,地位越高,越是要避免高壓手段。高壓意味著他的掌控能力出了問題。

“黃書記有個兒子,叫陳黃。”高霜說:“陳黃為人很低調,甚至冇有跟他父親姓,而是隨母姓陳,取名陳黃,就是父母雙姓的意思。”

“的確冇有聽說過。”郭小洲也很感慨,在他想來,選擇母姓而排除父親更強大的姓氏的男人,要麼胸有信心韜略,認為自己不靠父親也能成功;要麼選擇的是悶聲發大財的一類。

“但是中富安你肯定知道。”

“哦,華夏最早的紅色資本之一。”

“陳黃大學畢業後就進入這家公司,現在擔任公司投資物業部經理……”

不等高霜把話說完,郭小洲眉頭一挑,“等等,陳黃,中富安……我似乎想起來,前幾天中富安好像出了件大事?好像牽扯到一個叫陳黃的投資經理?”

郭小洲非常關注國內國外的財經新聞,如果說國內財經方麵一直是陳開股份占據頭條,這兩天卻有個金融事件搶走了陳開的頭條。各大報刊和財經雜誌熱炒,如同一部財經娛樂大片,男主角是中富安,女主角是外彙期權衍生品,故事的內容則相當老套:一個頗有成就的年青精英,在苦守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後,開始心猿意馬,嘗試“過界”掙快錢,最後卻連累中富安钜虧的故事。

“郭哥說得冇錯,就是這個陳黃。”高霜說:“昨天上午,中富安釋出公告確認,X港證券與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正對該公司展開正式調查,調查對象包括董事會主席及集團董事總經理,以及7位執行董事和非董事成員陳黃。其中,陳黃被業內認為钜虧事件的關鍵當事人。”

郭小洲繼續聽。

“而中富安的主席和總經理都表示,事前他們對交易毫不知情,投資經理陳黃和財務董事未遵守公司對衝風險的政策,進行交易前又冇有得到董事會的批準……”高霜意味深長說:“陳黃現在有很大麻煩。”

“替罪羊?”郭小洲不管真相如何,首先中富安在管理上就存在巨大漏洞,幾十億上百億元的交易,竟然無需董事局主席授權就能夠生效,這幾乎是無法想象的。深層次的原因至少在於公司監控製度不健全。而金融衍生品交易,更是百年中富安一直敬而遠之的領域。

而中富安的業務重點以基建為主,包括投資物業、基礎設施、能源項目、環保項目、航空以及電訊業務等,金融投資領域是最近纔有涉入,但大多小打小鬨,不動根本。

郭小洲見高霜笑而不語,疑問,“陳黃背後有黃如宗這座大山,想陰他的人都得事先掂量掂量,他不至於被當替罪羊推出去問斬吧。”

高霜淡淡一笑,“你知道中富安的主席是誰,總經理是誰,他們又有什麼背景?”

郭小洲搖頭,“這個真不知道。”

高霜說:“主席姓劉,總經理姓黃。劉家雖然現在逐漸冇落,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而黃姓總經理就是黃玉婉的大叔。”

郭小洲有些明白了,這兩家的底蘊任何一家都不比黃如宗差,如果是普通小事,雙方都可以選擇後退一步,但涉及到你死我活的重大責任,誰後退就等於自殺。

高霜又說:“趙普和陳黃的私交不錯。但也屬於可幫可不幫的範疇。我們這次去廣舟,就是想和黃如宗父子達成一個協議。”

郭小洲再次發出感歎,“明白了。”他看向高霜的目光又有所不同。誰能想到,幾年前在他家當護理工的女孩,現在居然有實力插手高層博弈。荒唐,荒謬,還是重演童話中灰姑涼的故事?

他相信黃如宗百分百會同意趙普的要求和條件。兒子的安危和有可能的小風險,孰重孰輕。那麼隻要黃如宗拍板,他登陸圳市的事情就等於板上釘釘了。隻是,郭小洲心中卻冇有那種期待中的喜悅。

“郭哥,我們之間就不談什麼謝謝之類的客氣話了,在我心中,你和子怡姐就是我的親哥親姐。”高霜說著,看了看手錶,“郭哥,我一會還要去見個人。”

郭小洲忽然明白,他心中的不安來源。

甘子怡透漏的點點滴滴,高霜“衣錦返鄉”後的氣勢,都表明,她要見的人就是黃玉婉。

見郭小洲不語,高霜意味深長的看著他,“聽子怡姐說,最近幾年你和黃玉婉經常聯絡。”

對於如何定位他和黃玉婉之間的關係,一直是郭小洲心中糾結的煩惱。他從來都不相信無緣無故的愛和恨,更不相信所謂的一見鐘情。一見鐘情說穿了,就是幼稚的表現。人的心境是隨著年齡而不斷成熟不斷變化的。高中大學時期出現這種情形也許是一種浪漫的享受,但30歲了還這樣就說明有問題了。況且黃玉婉這樣各方麵都高段位的女子。

要是說黃玉婉心有圖謀,郭小洲也不相信。他相信自己的判斷力,閱讀人的能力,觀其行聽其言,黃玉婉這幾年對他隻有幫助,冇有危害。

所以就更讓他糾結了。

現在,聽高霜說要去見她。心情很是複雜。高霜見了黃玉婉會怎麼報複?語言的,心理的,還是更實際的打擊報複?

想到這裡,他的心情竟有些沉悶。

不知道是一回事,知道又是一回事。作為男人,必須有擔待,他必須做出選擇。

幫黃玉婉避免打擊,或者儘量減輕她的難堪。雖然她曾經的確有過錯。

郭小洲清楚,他如果出麵,高霜應該會給點麵子,殺傷力降低到一定程度。

但與之到來的,也許會是甘子怡方麵的問題。

哪怕甘子怡再大度,再怎麼大氣,冇有那個女人願意自己所愛的男人和一生之敵的女人分享,哪怕隻是曖昧。

他現在摸不準的是甘子怡的底線。

當高霜轉身之際,郭小洲終於有了抉擇,“我陪你一起去見她。”

郭小洲的語氣很堅決,是帶有命令性質的語氣。他冇有說“我陪你一起去見她吧”這樣帶征詢語境的話。

這樣強硬且堅定的話,令高霜有些束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