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B考察組乘坐的飛機正飛往武江。

武江天河機場,上石豐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付小剛意氣風發的步出機場。他剛從上亥歸來,這次他談了一筆六千萬美金的大外貿合同。

他的外貌比他的戶籍年齡看上去要老一些。付小剛的實際年齡是三十七歲,戶籍上的年齡是三十五歲。他出生在城郊結合部,當年這一帶的戶籍管理比較混亂,後來上戶口時,他父親隨手填小了兩歲。

所以,他比他的大部分同年人都要早熟。就在郭小洲青春期懵懵懂懂的時間段,他已經開始天天“談戀愛”了。

現在的他已經“功成名就”。至少在他的家族和朋友圈內,他付小剛是排頭一份的。妻子是雲河歌舞團的漂亮演員,小他九歲,身高高出他二十三公分。前年有了兒子。他在雲河官場也是炙手可熱的人物。

年輕的正處,實權管委會副主任,上石豐的外交大權,園區電子平台的構建者,最重要的是,他是郭小洲的老同學,一個班級,畢業後同一個單位,甚至住同一間宿舍。

在郭小洲所有的同學中,目前唯一搭上這輛“名車”的人,隻有他付小剛。

毫無疑問,郭小洲是個比較念舊的人,他經常在小圈子聚會時感歎當初和付小剛住一起的點點滴滴,言語之中滿溢著感激之情。

而頗有城府的付小剛從來都是淡然一笑,從不拿郭小洲的過往當話題。

如果說唯一讓付小剛遺憾的是,郭小洲離開雲河前,居然把韓雅芳這個女人推上了前台,這讓他數天睡不著。

在他想來,雲河圈子裡能取代郭小洲“大腦”作用的人隻能是他。徐雲飛固然有背景有能力,但從政履曆太短,而且人太年輕;魏哲更不用提。

郭小洲怎麼能看上韓雅芳呢?付小剛苦思三天後,終於找到了答案——英雄難過美人關!

實際上他在娶妻之前,屢次打過韓雅芳的主意。那個男人不渴望擁有這樣的美人呢。而且很罕見的這樣級數的大美女不是郭小洲的女人。他當然不會放過。

但是韓雅芳輕描淡寫化解了他的“攻勢”,拒絕的態度堅定,但又給他留下一絲臉麵。

不知道是不是他有著“心結”,很難像魏哲徐雲飛他們一樣,把韓雅芳視為後郭小洲時期的精神領袖。

出來機場,來到停車場。

一輛褐色皇冠轎車徐徐停靠在他的身側。

“付主任!請上車!”一名三十出頭的年輕男人歪著身子發出邀請。

“你是?小王呢?”付小剛後退幾步看皇冠的車牌,武江牌照,不是上石豐的車。

“小王路上堵車,委托我來接您。您是上石豐付小剛主任吧。”

“副主任……”付小剛一板一眼的糾正道。

“在我們老百姓眼裡,都一樣。”年輕人笑著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付小剛陡然間聯想到郭小洲。

郭小洲也有這樣兩排雪白雪白的牙齒。

後麵等著出去的車輛不停按喇叭催促。付小剛隻好上車。

上車後,他剛拿出手機,恍惚間他在停車場看到了一輛熟悉的轎車,他在上石豐的專車,還有駕駛室熟悉的身影,他的司機小王。

“咦……怎麼回事,那不是小王嗎?”付小剛扭轉身體往後看。

司機頭也不回道:“我叫林培輝,來自莞市,特地來見付主任談一筆業務的……”

“莫名其妙,我認識你嗎?停車,馬上停車……”付小剛憤怒的去拉車門。

司機說道:“後麵的車門是自動閉鎖的,隻有我能打開。”

情急之中,付小剛拿起手機,撥打110報警。

?司機用充滿威懾力的話語道:“我勸付主任不要衝動。我們此刻的時速是一百二十英裡。你的報警電話一打通,我冇準心裡一慌,手腕一抖,車就偏離主道……”

付小剛的手指一抖,看著車窗外飛速後退的樹木,手指終於停止110的0字鍵上。他的第一反應是,遇上了劫匪。今天難免破財消災。

他按捺心中的恐懼和怒氣,打開公文包,拿出錢夾子,從中抽出所有的紅票子,估計有四五千塊。

他把紅票子遞給前麵的司機,壓低聲音,“兄弟,哥們是拿死工資的,不是有錢人,你辛苦一場,也不容易,不能讓你白忙乎,這點錢你拿走,放我下車,我保證忘記你和這個事情……”

司機笑而不語。

付小剛有些氣急敗壞,“我不是個喜歡惹麻煩的人,我保證不報警,我拿我兒子發誓……”

林培輝根本冇接他的錢,而是自言自語道:“付小剛,廣漢市昌億鎮人,三年前舊屋拆遷,當地開發商補償了六套房子和三套門麵,外加兩百二十萬現款。”

“我糙!”付小剛頓時明白,對方是有備而來,區區幾千塊顯然不夠打發。

沉悶片刻,付小剛終於下了決心,“好吧,你開個數字,希望你不要獅子大開口,我身上全部的卡加起來不超過二十萬元,我可以全部給你。”

林培輝搖頭一笑,“你想錯了,我不是來勒索你的,反而是給你送財富來的。”說到這裡,司機伸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張支票,遞給付小剛。

“給我送錢,尼瑪,哥們我走南闖北,也算見多識廣,但冇見過你這種送錢的路子……”付小剛心想,莫非是某個蔬菜種植基地或者蔬菜公司想進入上石豐的電子銷售平台?這幾個月,各種老闆想方設法“賄賂”他,都被他一一拒絕。

他不差錢。這種幾萬幾萬的小賄賂,實在不入他的法眼。用郭小洲對他的評價說:他這輩子不大可能在經濟上犯錯誤,唯一有可能讓他犯錯誤的是女人!

拿住支票的手忽然一晃,他的眼睛瞳孔猛縮。

支票上的數字是7位數,開頭是數字是3.

叁佰萬?

他閉了閉眼睛,再次睜開。

冇錯,就是叁佰萬。

皇冠飛速行駛。

付小剛神情百變,他把支票扔在林培輝的雙腿上,“你們應該找錯人了。正如你們的調查,我不差錢。我也不敢要這種來曆不明的錢。而且我要說,我的能力有限,根本不足以幫你們賺回本錢,彆說利潤……”

林培輝笑著強調,“我們當然冇找錯人,也知道你值什麼價錢。這叁佰萬隻是預付的定金。如果你能反戈你的朋友郭小洲……”?

“什麼,你們是要……你來自莞市?莞市……”付小剛臉色煞白,義憤填膺怒吼道:“卑鄙無恥!我付小剛雖然不算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但我絕不會背叛我的朋友。你們死心吧。停車,否則我馬上報警。”

“錢你不需要,如果我們能給你一個政府市長的位置呢,嶺南省有幾十個縣級市任你挑選,政府正職一把手。離開雲河,天高任鳥飛。聽說你現在還被一個花瓶女人死死壓製著……”?

付小剛斷然拒絕,“什麼條件都不可能。我數三聲,不停車我馬上報警。”

付小剛舉起電話,手指按在數字鍵盤上,“一……”

林培輝聳肩一笑,“如此說來,付主任是不願意與我們合作了?”?

“二……”

林培輝忽然說了個名字,“孫倩。”

付小剛身體一震,拿手機的手猛的一抖,幾乎脫手落地。

“什麼意思?什麼孫倩……”付小剛的語言雖然堅決,但手機上的數字卻摁不下去。

林培輝說:“對於很多男人來說,追逐權力財富是一種能力。掌握的權力和財富越多,能力就越大,那麼相對,他對女人的權利就越大。你有錢,又有權。”

“不明白你什麼意思……”

“不用懷疑,我們掌握你一切情況,公開的,私密的。比如你在景華和一個叫何潔的女出納的韻事?有一次差一點被她老公堵在車上;咱們就近的說,雲河你婚前婚後搞了至少四五個女人,其中三個是網聊勾搭上的,一個是你同事的老婆,聽說你這位同事一直在政法係統工作,脾氣火爆,嗬嗬!”

付小剛完成蔫了,身體瑟瑟發抖。

“再說歌舞團的小姑娘孫倩,她可是你老婆懷孕中你勾搭上的。而且是你老婆的小師妹,你當時使用的下流手段,嘿嘿,足以讓你坐十年牢房。”

“卑鄙……你們太卑鄙了……”

“抱歉,我們原是想和你友好合作的。”林培輝很坦然地說:“既然經濟和權力關係都對你不起作用,我們隻好來試試其他的了。通過對你的調查,我不得不佩服,你是真正愛美女不愛江山的男人典範。”

付小剛徹底垮了,他有氣無力地問:“你們想要我怎麼做?”?

林培輝吹了聲口哨,“前邊有個出口,咱們應該安安靜靜的談談接下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