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B考察組一行的飛機降落武江。

西海省省*委副書記麥上行和新任省委組織部長顏婕雙雙接機。兩大省委常委同時出麵,規格之高前所未有。

這也可以看出西海省上下對考察組的重視。

其中固然有齊愛民這個ZZB巨頭的關係,同時也表達了西海省對郭小洲的支援力度。

相比之下,ZZB到訪嶺南,接機的不過是一名副省長和組織部常務副部長。

由於在到訪武江之前,雙方已經確定了對接名單。齊愛民隻是在看到接機名單時稍有吃驚。見麵後,自然和風徐徐,風輕雲淡的一番寒暄後車隊前往梅湖賓館。

齊愛民上了麥上行的車。

兩人曾經照過幾次麵。隻是那時的麥上行根本冇有單獨和齊愛民見麵的機會。

但對彼此的瞭解程度,應該都很高。

對齊愛民這位ZZB巨頭,全國各省市重要領導冇有誰不瞭解。

而作為ZZB巨頭,不敢說瞭解全國的省市高官。但對各省排名前列的省委高層,還是非常瞭解的。

因此,雙方都冇有過多的客套試探。

麥上行開門見山說:“齊部長,關於這次組織部們考察。我代表省委省政府,省組織部堅決支援郭小洲同誌。”

齊愛民打了個哈哈,耍起了太極,“這次考察對象很明朗,莞市和武江都是我國經濟發展較快的城市。針對性也強,其目的也很明晰,那就是要加強圳市經濟發展工作。”

說到這裡,他話鋒一轉,“你們省市支援是一回事,考察乾部的最終結果,還靠事實說話,他的能力和成績以及發展趨勢是否符合要求。”

麥上行笑著說:“這些年來隻要是乾部提拔考察,嶺南和東部沿海城市非常強勢,咱們內陸特彆是中部地方的乾部很少能和沿海兄弟城市競爭。這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但是這一次,我們武江的小洲同誌不管是政治還是經濟能力,都不遜色甚至超越沿海地區的乾部同誌……”

齊愛民淡笑,“組織部們一切都按規程走,小洲同誌行與不行,有考評標準。”

“我相信ZZB領導和同誌的工作能力。”麥上行還想給郭小洲說好話,他鍥而不捨道:“BW鋼鐵重組,小洲同誌功不可冇。還有武江城市圈這麼龐大的工程,幾乎囊括了大半個省市的係統工程,協調性複雜性前有未有,其風險可想而知,他敢於力排眾議拍板,僅此一點,他足以勝任任何領域。”

齊愛民笑而不語。他冇想到麥上行不遺餘力的推崇郭小洲。

說起來,他在嶺南省和圳市莞市考察熊文濤時,可冇有領導給予熊文濤如此高度的評價。

他不知道麥上行話語是否言過其實。但不管是麥上行如何推郭小洲,還有老領導海部長為熊文濤說情,他心中都有自己的衡量標準。

到了他這個高度的領導,公平公正早已超越其政治敏感性。更何況中央高層幾大巨頭的眼睛都在關注。

他倒向熊黃兩家,必然會得罪宋係。

所以,他在下來考察前,已經給自己定下了基調。

不搞任何小動作,一切憑事實說話,堅持原則是第一要素。

他會帶著最真實的考評資料回京。把最終決策權交給組織部和國務院。

最終不管誰勝出,都不會影響到他。

反過來說,他如果有所偏袒。反倒是給自己找麻煩。

車到梅湖賓館。

麥上行把齊愛民送進賓館,然後告辭離開。

考察組成員回到各自房間休息,顏婕親自陪同齊愛民。

當秘書離開房間後,齊愛民笑看著顏婕,“小顏,西海省組織部們的工作有冇有阻礙?”

顏婕很自然的替齊愛民倒了茶水,輕聲道:“身上的擔子雖重,但有省委省政府的支援,我有信心不拖組織的後腿。”

齊愛民搖頭,“僅僅不拖後腿是不夠的。目前你是全國唯一的女性省組部長,我相信你一定能拿出耀眼的成績。”

顏婕笑笑,“謝謝齊部長支援。以後我有什麼問題,找您你可彆推脫。”

齊愛民嗬嗬一笑,“小顏,我認識你有十六年了吧。當年你還在民政部門工作時,我們就相識。”

顏婕眼中露出回味,“當年您的脾氣可是很大的。”

齊愛民哈哈大笑,笑指顏婕,“你居然還記得?”

“怎麼會忘記呢,我當時差點就哭了鼻子……”

齊愛民擺擺手,“好囉,咱們言歸正傳。你說實話,西海省組織部們對郭小洲同誌的評價。”

“您要聽實話嗎?”顏婕問。

“當然。你和我還藏著掖著?”

顏婕肅容道:“不管是西海省還是武江市,對郭小洲同誌的評價非常之高。我們周省長前幾天還說,如果不是擔心影響小洲同誌的前途,他真捨不得放他離開。”

“哦!”齊愛民微微挑眉。

“如果郭小洲同誌順利登陸圳市,不僅是對郭小洲同誌工作的獎勵,也是對我們西海和武江市委市府工作的最大肯定,這說明武江城市圈的發展模式值得借鑒、學習和推廣。這不僅僅是我們一個省的成績,也是我們中部省市在經濟發展中注重到了因地製宜和綜合平衡,我相信,中央之所以把他列入考察名單,也是看中了他在經濟工作上的能力。”

齊愛民看著顏婕,感歎道:“評價這麼高?”

“實事求是嘛!”顏婕笑道。

齊愛民喝了杯茶,若有所思道:“圳市不同於華夏任何城市,它有它的特殊性和特殊地位。所以我們在選拔圳市黨政主要領導的時候就更是要慎重,一定要充分考慮地方實際情況,選好人,用好人,將合適的人選安排在合適的位置上,充分發揮其作用。”

雖然顏婕和齊愛民之間的關係非常好,有長達十幾年的交情,而且在顏婕擔任省委組織部長的關鍵點,齊愛民是發揮了關鍵作用的。但顏婕覺得她該說的能說的都說了。齊愛民冇有表態也在她的意料之中。這也讓她微微有些擔心。

如果她都無法說動齊愛民,這意味著郭小洲真的要和熊文濤硬碰硬了。

所以她不在繼續囉嗦,而是看了看時間,“丁書記半小時後和您見麵。您先休息片刻?”

齊愛民點點頭。

顏婕隨後退出房間。

…………

…………

ZZB來武江考察郭小洲的訊息在一天之內就在省市裡傳開了,這年頭的確冇少多少訊息能保密,無數人都為之側目。

?武江為一個經濟並不算吐出的中部城市,其地位在建國後不斷滑落。成長起來又能走出去的年輕高級乾部也屈指可數,目前唯一還活躍在政治舞台的似乎隻有經貿部部長金楊了。

?這一次郭小洲能否走出武江,似乎是整個武江官場的希望。

至少,武江籍的領導走出去的越多,對武江的未來都有好處。

郭小洲趕回武江後,顯得很是平靜。他中午還很悠閒的回家陪甘子怡吃了午飯,下午去到市政府,剛進辦公室,就接到顏婕的電話。

“來一趟我的辦公室。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