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還冇有獲得官方宣佈,但郭小洲即將履新圳市市長的訊息還是開始瘋傳。

而郭小洲的辦公室門前也“畫風”突變,人滿為患,電話絡繹不絕。

最為明顯的是,市委書記常一丁連續兩天邀請郭小洲參與“武江市20XX年成果彙報”,以及市人大召開的年終工作總結大會,郭小洲都作了重要發言。這已經釋放出一種高調歡送信號了。

作為市長,田紅兵的姿態擺得更低。說實話,終於送走了郭小洲,他心中是鬆了口氣的。不管換什麼人來坐常務副市長的位置,也不可能比郭小洲給予他的壓力更大。

當然,武江經過郭小洲這兩年的治理,從重工業轉型到武江城市圈的建設,到順武廣經濟走廊概念區等等,都將昭示著武江有五到十年的黃金髮展期。甚至可以這樣說,有了郭小洲打下的基礎,武江不再需要“才華橫溢”的市政府領導,而是老老實實按部就班的沉穩領導人選。

田紅兵第一次,也許是最後一次邀請郭小洲家宴。

郭小洲刻意留出一個晚上,就是想跟田紅兵聊聊。雖然他赴圳市任職幾乎板上釘釘,但他太明白什麼叫“人走茶涼,人亡政息”的道理。

武江是他的髮際之地,甚至是他未來走入頂峰的基石。

他自然不想武江在他走後,變得一團亂遭。再美好的風景,也架不住破壞。建設難,破壞易。

總體來說,常一丁和田紅兵這兩位黨政一把手大方向是合格的。冇有這兩個人的支援,他在武江是乾不出成績的。

哪怕常一丁對他一直抱有敵視態度,田紅兵多半也是看熱鬨的敬而遠之心態。但在建設大武江的態度上,三人保持著“求同存異”的共識,區域性可以阻擾甚至小敲打,但大局方麵卻巍然不變。

他和田紅兵的態度一致,郭小洲也不希望武江再產生一個強力的常務副市長,他不怕繼任者不聰明,就怕太聰明。

如果他要走,這個繼任者很關鍵。

關於繼任者的問題,他至少要和五個人達成共識。武江的兩位黨政一把手,省裡的黨政一把手,還有顏婕。

而實際上他要說服的隻有一個人,省委書記丁毅。而明天,丁毅將親自見他。

至於周其昌,至少這個時刻是不會違揹他的建議的,包括常一丁和田紅兵。

說實話,官員升遷調動前後,這種乾擾人事認命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但官場中有很多東西你是要順從的,不順從你就會被排斥開,人不能做異類,官場中尤為不能,這是鐵律,誰也更改不得。

在不挑戰大規則的前提下,可以適當變動一下小規則。再說,作為前任,他這有相當的建議權。

坐在田紅兵家的客廳。

兩位市政府大佬首次“推心置腹”的開始談論繼任人選。

郭小洲也明白,田紅兵在接任者的問題上其實發言權微不足道,但站在工作的角度上說,也很重要。

不僅需要田紅兵的支援。

而支援和反對的力量是相相加成的。

就郭小洲心中而言,他更屬意韓雅芳接替他的位置,可是韓雅芳的資曆實在是太淺了,而且剛剛纔提拔為雲河市常務副市長,競爭力微乎其微,根本不可能。

那麼還能用誰呢?他的班底中韓雅芳已經是最靠近這個位置的人,彆的人更加不用談。

秦國棟倒是不錯的人選,政法係統出身的他,沉穩有餘,開拓不足,正符合繼任要求。可人家秦國棟下一步的目標至少是市委副書記,而且秦看起來有些粗放,但實際城府比田紅兵還深。田紅兵能不能駕馭得了秦國棟也是個問題。

賈石也是個人選,能熟悉自然的延伸發揚他製定的“政策”,但賈寶玉太過於騎牆,常一丁不大欣賞,田紅兵也未必喜歡。因為賈石這樣隱忍型的人物一旦上位,也許將是非常強力的,另外,賈石也屬於“才華橫溢”的一類,雖然和郭小洲相比有一些差距。

再說,郭小洲對賈石還是小有芥蒂的。當初郭小洲剛來武江時,賈石不冷不擋,不偏不倚,雖然最後還是拜服在他的工作魅力上,但前幾天他失勢的訊息蔓延時,賈石卻再度變成老樣子,不僅刻意躲避他,還在他安排的一個工作上有意為難,試圖“表現”出他和郭小洲其實並不是一夥的。避免遭牽連。

冇有人是聖人。郭小洲當然很快排除了這個人選。

關於接任者,田紅兵幾乎冇有態度,他很大度的表示,會尊重郭小洲的推薦。實際上,他的態度冇有多大用處,他不如送郭小洲一個人情,落個交情人脈。

郭小洲其實有一個人選。不僅夠資格,而且比秦國棟還沉穩,既有地方縣委書記執政履曆,又有省商貿工作經驗,最重要的是,這個人屢經浮沉,經過磨礪,又是自己人。

這個人是薛高陽。

不管他是高是低,始終站在他身邊的朋友。

從商貿廳副廳長的位置上過渡到武江常務副市長的位置上,要說高調也行,從級彆上說平調更合適。作為從基層走上來的領導,又熟悉商貿部門,特彆是熟悉全省商貿格局的眼界來說,將來在發展大武江的路上,有交叉有加成,他還能獲得成剛和顏婕的支援,常一丁和田紅兵不抵製的話,薛高陽未來未必不能借大武江高升一步。

至於徐雲飛魏哲任茜等人,目前的位置不適合再動。

而他想動一動的,是程國棟和顧北,包括現任大湯縣委書記柯保平,還有魏格生,這些基本資源至少在表麵上和他不重疊,能上一步冇有人能說閒話。

而不能動的人,是他的幾任秘書,包括現任秘書胡君逸。這幾人一動就有可能給他造成不良影響。

雖然他還冇有和胡君逸交流。但有過暗示,胡君逸如果選擇在武江,就介紹給下任常務副市長;如果胡君逸選擇跟他去圳市,也不可能繼續擔任他的秘書。

晚上離開了田紅兵家,他馬上去拜訪了常一丁。

常一丁大概心中有自己的合適人選,態度有些為難,一名常務副市長兼市委常委,分量不小。

但是郭小洲早有準備,他提出讓劉長裕擔任市委秘書長一職。反正常一丁早就想對秘書長動手。麥上行的心腹,他敢長時間留在身邊?

作為交換,劉長裕的提名由常一丁親點,那麼劉長裕自然對常一丁感恩戴德,成為他的忠心大管家。

這晚常一丁和郭小洲談得很高興,考慮到時間關係,郭小洲半小時後離開了常一丁家,趕往左雅的住所。

都說懷孕的女人精神比較敏感,而且脾氣很差。這一點,郭小洲冇有在甘子怡和謝富麗身上看到,但是,卻在左雅身上體現得淋漓儘致。

作為女性高官和政治家庭出身的謝富麗和甘子怡,自我剋製和調適能力極強,但左雅就不行了,她大體上是普通女人,在懷孕期間和前夫離婚,父母家裡給她帶來很大壓力,加上郭小洲工作忙,又不方便來陪她,哪怕郭小洲給她請了月嫂,還有跑跑經常陪她,但她還是比較情緒化的經常撥打郭小洲的電話。

就在郭小洲驅車進入左雅所在的小區時,一道陌生電話打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