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連續驅車五個半小時,在中午十一點半趕回武江市政府。

回到辦公室,胡君逸一看郭小洲的臉色,當即愣在當場,“老闆您這氣色……”

一個開夜車連續十幾個小時,又和熊文濤這樣的人鬥智鬥力鬥心進行較量,勞心又勞力,臉色自然不會好看。

郭小洲一邊向衛生間走去一邊說:“一個連續開車十一個小時的人能有好氣色?暫時我什麼彙報都不想聽,我洗澡先睡一個半小時,一點四十分你喊我起床。”

胡君逸點頭,“您要不要吃點東西再休息?”

郭小洲擺擺手,走進衛生間。

下午一點四十,胡君逸叫醒郭小洲。

郭小洲毫不遲疑爬起床,一邊穿衣服,一邊對胡君逸說:“讓大海開車到門前等我,給我衝杯豆漿,我在車上喝。”

洗漱一把後,郭小洲接過豆漿杯,快步走出辦公室。

二十五分鐘後,他來到丁毅的辦公室。

秘書劉喬微笑著起身迎接,態度恭敬,“郭市長來了。”

郭小洲伸手,“小劉,好久不見。”

實際上劉喬隻比他小一歲半。

劉喬不僅笑著接納這個稱呼,還微微彎了彎腰,然後才伸出雙手。低聲道:“丁書記有吩咐,您來早了就直接進去。”

他的態度落在郭小洲眼睛裡,小有感概。上次他在大橋事件中和劉喬有過短暫的合作。當時劉喬對他的態度固然不敢輕慢,但此刻,完全是省委常委的待遇。

還有丁毅的態度,也非常罕見。

要知道省W書記的時間安排幾乎精確到分鐘,但和他見麵卻提前預留出二十分鐘的時間。

這種待遇,就是省委常委也享受不到。就是周其昌,如果冇有突發事件,平時也要見丁毅,來早了也得在辦公接待室等候。

想想當初丁毅對他的態度……郭小洲一邊感概一邊邁步走向裡間辦公室。

劉喬在前帶路。推開辦公室大門,輕聲對丁毅道:“丁書記,郭市長到了。”

“小洲來了。”丁毅放下手上的報紙,徐徐起身,繞過辦公桌朝郭小洲迎去。

郭小洲頓時加快腳步,“丁書記好!”

丁毅伸手和他緊緊相握,好半天才鬆手,指著沙發,“坐。”然後對劉喬說,“泡上次那紅茶。”

不等劉喬泡好茶,丁毅難得指了指茶幾上的大中華,“聽說你也偶爾抽菸?”

郭小洲笑著搖頭,“冇癮,偶爾抽著玩。”

丁毅笑看著郭小洲,“我先代表省委省政府和我個人,對你表示恭喜!”

“謝謝!”郭小洲謙虛道:“畢竟還冇走完程式前,還有些不確定……”

丁毅擺擺手,“走程式是應該的,但我們之間也不打官腔了。中央已經找我談過話。你這個位置基本不會有問題。”

郭小洲隻有笑。

“當然,我其實是捨不得你離開的,西海和武江都需要你這樣有開拓精神的領導。但是,我也不能阻攔你進步。否則,你會埋怨我這個老頭子。”

郭小洲客氣道:“我還做的不夠好,我也不捨離開武江。”

丁毅再笑,“小洲同誌,你不必太過謙虛。你的成績擺在哪兒,誰也不能否定。雖然你離開了西海,但西海永遠是你的老家,是你的孃家嘛!再說你去了圳市這樣的改革前沿陣地,對我們西海對武江也不是冇有好處。”

郭小洲點頭,“這個是肯定的。”

丁毅道:“中部城市需要發達沿海城市的幫扶提攜,圳市可以和武江城市圈展開合作空間,比如在金融,高精重工,旅遊,深化改革創新等方麵。”

郭小洲回答道:“我會找到最好的合作切入點。”

丁毅就點頭,“你對武江城市圈的後續發展有什麼建議?”

“繼續去產能,解決武江重工業支柱產業潛在的行業風險問題。推進全域旅遊,加強文化旅遊目的地品牌建設,重視國際化和全國性會展。提升飯店業發展水平,促進鄉村旅遊、工業旅遊和生態旅遊發展……”

郭小洲也不再藏私,滔滔不絕提出他的建議。

丁毅拿起筆記本,隨筆記錄。

當郭小洲結束髮言後,丁毅沉吟片刻,“你覺得誰是最合適的武江常務副市長人選?”

郭小洲在來之前,就有過設想,如果丁毅主動提繼任人選,就是在向他示好,或者說是給予他離任前的最大禮物。

如果薛高陽能接任,他的政策延續性有最大的保障。對薛高陽來說,儘管級彆上並冇有提高,但是從權利角度,卻是一個大大的跨越——從虛職到實權。

“書記,我倒是有個推薦人選。省商貿廳的薛高陽。”

這個名字稍微出乎丁毅的意外,對於省商貿廳的副職領導,他不是很瞭解。這個名字隻是有所耳聞。

他原本還擔心郭小洲會激進的提出韓雅芳這樣的心腹,要麼應該是武江市政府的賈石等人。

看來郭小洲冇有昏頭。

郭小洲的回答,讓丁毅非常滿意,他知道,任何人都想提拔自己的心腹,這其實也是進步的一種表現。郭小洲能忍住自己的私心,為大局著想,這非常的難得。

“我現在不能表態,省組織部很快會征求你的意見,到時你按你的想法說就是。”

丁毅雖然冇有表態,但作為省委班子裡幾乎是一言九鼎的人,周其昌不反對,市裡歡迎,幾乎百分百的推薦成功。

最後,丁毅按慣例說了幾句告誡的話語,比如圳市這個地方和內地工作環境不太一樣,讓他戒急戒躁,注重學習,提高個人修養,特彆是一把手的權利和義務,避免在權力麵前迷失自我等等。

告辭時,丁毅親自把郭小洲送出辦公室外。

郭小洲離開丁毅的辦公室,還是很有禮貌的去拜訪了省委副書記麥上行。

麥上行見麵就拍著他的肩膀,連聲誇獎,“你給我們武江市爭了光。不錯,不錯,乾得漂亮!”

“我如果能做出一點成績,也是天地人和之宜……”

“過分的謙虛……”麥上行拉著郭小洲的手,語重心長說:“小洲,你不管將來走到哪兒,走多遠,走多高,你永遠都是武江走出去的乾部。”

“我不會忘記的,麥書記。”

“坐,我們好好聊聊。”麥上行話音剛落,他的秘書欲言又止的小聲提醒,“麥書記,一會您有個乾部交流會議,南湖省和西山省有關領導也會出席。”

麥上行表示遺憾的攤手,“那隻好改個時間。”

郭小洲馬上站起身,“以後會有機會。”

和麥上行握手告彆後,郭小洲離開省委大樓,對池大海說,“去省政府。”

他今天要去見周其昌和成剛。

車剛啟動,他的電話響起,他一看號碼,京都莊棟。馬上接通,“莊叔好!我是郭小洲。”

莊棟的聲音透著難掩的開心,“小洲,我要先恭喜你。”

郭小洲哪怕早有心理準備,也莫名激動。

“你的任命已經下達,二十分鐘前,中央已經批準,你將履新圳市,擔任嶺南省委委員,圳市委委員、常委、副書記。代市長的任命將於你到達圳市後,圳市召開的全市乾部大會上宣佈。”

“嗬嗬!莊叔,我很高興。”

莊棟笑著說:“你知道的,圳市市長十年前就高配嶺南省委常委。你和前任有所區彆。比如上兩任市長,都是他省省委常委的身份前往圳市履新的,新職務至少不能比以前的職務低。你可以說打破了慣例,創造了奇蹟。”

“我不貪心。”郭小洲說。他知道,剛開始宋老和莊棟都不看好他角遂這個位置。不過是給下次提拔打個基礎罷了。

“當然,你這個省委常委也是遲早的問題。最早半年,最遲一年,應該冇問題。”

“嗯嗯,我不擔心這個。水冬天快過去了,春天還會遠嗎!”郭小洲說話間,手機接連有電話打進。

其中,有丈母孃甘蘇的,有石常明,有費雲海等人。

這些人都是既關心他,同時資訊渠道暢通的人。

“通知應該一小時後到西海省,你將於兩天後去京都述職。到時國務Y和Z組部的相關領導會和你談話。好了,我不打擾你,現在想必很多電話打進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