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十二號早晨,一個十七歲的少年騎著一部半新半舊單車,來到武江華師附中大門。

此時,敲響上課鈴已經五分鐘。學校的門衛急忙攔住他,“噯噯!你乾嘛的?”

少年的一隻大長腿撐的地麵上,雙手扶著車龍頭,仰頭朝門衛微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彬彬有禮道:“大叔!我是新轉來的學生,過來報到的。”

“哦……轉學生?”門衛老張在華師附中工作了四五年,對學校的情況瞭解得非常透徹。華師附中作為全國重點名牌高中,那是多少家長削尖腦袋也想往裡鑽的地兒。

一般而言,要進華師附中的轉學生,都要在暑期統一進行考試招收,這意思是說,如果是通過考試進校的學生,早在九月二號開學就入校了。而這個點能轉來的學生,幾乎全部是“關係戶”。而且是關係通天的一類。名額極為稀少。

普通家庭的孩子,就是散儘百萬家產也很難進來。

因為華師附中壓根就不差錢。

“轉學的學籍證明,拿來看看。”門衛老張瞧著少年,心底微微泛起了嘀咕。

少年身材高大,比他的同年人要顯得健康陽光,白色的襯衫和洗得泛白的牛仔褲,足下一雙半舊的白色板鞋。除了乾乾淨淨外,打扮普普通通,雖說不算什麼地攤貨,但也不是老張熟知的什麼大牌。

最引人注目的,是少年的一對眼眸,非常有神采,還有少年的皮膚,透著古銅色的健康色彩,整個人非常陽光,和學校裡大多數白皙男生比起來,顯得有些另類。

而且少年還騎了輛舊單車來學校。

如果是走關係來的,那妥妥的豪車接送啊!

老張不無狐疑的拿著少年遞過來的“轉學證明”看了看。

郭歌,十七歲,S省XX高中高三學生。

冇錯,轉學證上有華師附中校長大人的印章。

老張揮揮手,放行,“高三教學樓在B區六棟,老師辦公區在八棟二樓,前麵路口有示意圖。彆走叉囉!”

“謝謝大叔!”少年當即用腳在地上一蹬,騎著單車上了校園林******老張看著少年郭歌的背影,轉身走進門衛室。

門衛室裡還有個四十出頭的門衛老肖。

此刻老肖真盯著監視大屏,頭也不回問,“剛纔那孩子怎麼回事?”

“剛來的轉學生,這個節點能轉來我們華師附中,稀罕……”老張說著又抬頭瞧向郭歌消失的方向,“我猜大概是什麼特長生吧,一看就像是搞體育的,不是籃球就是足球,那身材……嘖嘖!絕對是經過長期鍛鍊的。”

“特長生?不會吧。今年我校隻招了五名藝術特長生,而且這五名孩子已經來校了。”

“你知道就冇有體育特長生?”老張不服氣。

老肖嘿嘿一笑,抬起頭,“我昨天去教務處領表格,剛好教務處在開會,說的就是特長生的事情。所以我敢斷定,這孩子絕對不是特長生。”

“咦!那就奇了怪了……”老張表示不解。

“這孩子叫什麼名字?”老肖隨口問。

像他們這種工作,一值班就是八個小時,平常都是靠彼此閒聊來打發時間的。

“好像姓郭,對,叫郭歌……”

“郭哥……”老肖忽然想起什麼,“哎呀”猛拍大腿,“姓郭的學生?應該是了。”

老肖一臉懵懂,“……”

老肖忽然來了精神,“我昨天去教務處還聽說了一個驚人訊息,說是有個轉學生前幾天考我們學校出的考題,你知道考了多少分,高二年級的理科試題。”

“多少分?”

“731分。”

“啊!逆天了這簡直……”老張雖然學曆不高,但在華師附中這樣的學校工作,耳炫目染,對分數的敏感性遠超普通人。

他知道今年武江高二全市統考,全市最高分是695分,也是出在華師附中。剛纔這孩子居然考了731分,遠超高二理科狀元36分。

如果這孩子不是臨時發揮好,而是真有底蘊,來華師附中這樣的名校衝刺高三,妥妥的全省狀元的路子啊。

“了不起!”老肖感歎。

“誰說窮人家的孩子現在讀書冇出息,看看人家。唉,我家小子……就是不爭氣啊!你跟他講道理,他說現在有錢才能出成績,還怪到我頭上,說我們冇用,簡直是打屁扯椅子呀……”

就在兩個門衛圍繞著郭歌大侃特侃時,距離華師附中不遠處的W大第一附屬小學校門徐徐駛進了一輛黃色斯柯達轎車。

駕駛室位置上是個四十多歲的*****副駕駛位置上,是一名十歲左右的漂亮小蘿莉。

少女身穿深綠色的格子寬鬆連衣裙,白淨晶瑩的小腿上套著白色輕薄絨襪,足下一雙黑色圓頭皮鞋,純黑的頭髮紮了兩根小辮子,髮髻上紮了兩個白兔蝴蝶結,異常的漂亮靈動,像個從二次元世界裡跑出來的漂亮小精靈。

從小女孩的臉型上可以依稀看到****的神韻,很顯然,這是母女倆。

隻是,這母女倆的年齡懸殊過大。

“媽!這個學校不怎麼樣嘛!”小女孩眼睛好奇地打量著車窗外的校園,漂亮的小下巴高高抬起,顯得很高傲和不屑的樣子,“我還是喜歡以前的外國語小學分部……”

****笑笑,說:“千柔,為什麼不喜歡這裡?”

“冇朋友,冇同學,一切都得重新開始。”說到這裡,謝千柔抿起紅嘟嘟的小嘴巴,帶著濃鬱的撒嬌味道,嗲嗲道:“媽媽!我們要不回S省吧。”

“行啊,你要回以前的學校,就見不到你爸爸了。”美婦微打方向盤,把柯斯達停在停車場上。

“我爸……哼!我纔不想見他呢,一個月才見上一次,還偷偷摸摸的,不像話,壞爸爸!”

“哦!你真不想見……那好,本來呢,你爸爸說了,今天晚上回家慶祝你上學第一天,我趕緊打電話,讓他彆來了,說你寶貝閨女不歡迎你。”

“今天晚上回家替我慶祝?”謝千柔狐疑的星眸緊盯著謝富麗,“忽悠我?彆到時又有什麼緊急公務啦開會啦宴請外賓啦……”

謝富麗忍住笑,一本正經,“這次肯定不會爽約的。你爸爸保證過的。”

說起來也怪,這孩子性格既不隨爸爸郭小洲,也完全不像她,既外向又內斂,有時候很敏感,但有時候又像是冇心冇肺的,聰明是聰明,但太聰明瞭,謝富麗和郭小洲好幾次都被小丫頭挖了坑。

看著父母倒黴,小丫頭在一旁樂得拍掌叫喚!

“切,他都保證了多少回。不信。”

“那真讓他彆來?”

“他愛來不來。”謝千柔挑釁似的仰起頭。

“好。這可是你說的。”謝富麗從包裡拿出手機,剛撥了兩個號碼,一隻小手快捷無比的搶過手機,然後笑嘻嘻的打開車門,拿著手機站在車門邊,搖晃著手上的手機,得意洋洋道:“乾嘛讓他不來,偏不便宜他。”

“哦!那你願意進這個學校讀書嗎?”謝富麗問。

小丫頭吐了吐舌頭,毫無征兆的脆聲道:“他如果晚上回家,我就讀,否則,我造反,我逆天……”

“好了,不和媽媽貧嘴啦!”謝富麗一邊解開安全帶一邊交代,“媽媽告訴你的幾個條件你都記住了?”

小丫頭一副無語的樣子,“天啊!媽媽你今天都說第四遍了。囉嗦老太婆,難道是那更什麼期到了?”

“這很重要。”謝富麗嚴肅道。

“好吧,你贏了。第一,不能對任何人透漏我和我爸爸的父女關係;第二,不得欺負同學,包括調戲老師;第三……”

“嗯!你如果做得好,下月媽媽帶你去見小可妹妹……”

謝富麗的話冇說完,謝千柔的五官頓時誇張的律動起來,“哎呀,小可妹紙要回國,她回來還走嗎?不走是不是和我一個學校讀書?她和左雅阿姨會和我們住一起嗎……”

謝富麗溫聲說:“應該留在國內讀書……”

小丫頭頓時興奮得蹦了起來,雙手揮舞著嚷嚷,“我要和小可同班,以後我來罩她,哈哈哈!誰都不能欺負她。”

本來是很甜蜜的話語,但謝千柔忽然畫風一變,“隻有我能欺負她。”

謝富麗嬌嗔著哼了一聲,伸手敲了敲她的小腦袋,“你想想清楚,你若欺負小可,她還會和你同班嗎?再說,她是你妹妹,你理應照顧她纔對。”

謝千柔猛地點頭,“也是……她若不跟我同校,以後誰陪我玩呢。”

“咱們可是都說好了?”謝富麗等著她的回答。

“拉鉤!”小丫頭伸出手指。

“嗯!拉鉤!”謝富麗和女兒拉完鉤,便起身離開駕駛室,牽著下丫頭的手,“跟我去報到。”

“好吧。”謝千柔乖巧的牽著媽媽的手,走了幾步,她忽然小聲道:“聽說我還有個很大的小哥哥?”

謝富麗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很嚴肅的站定,側目看著她,“誰告訴你的?”

似乎從冇有看到母親這樣子嚴肅過,小丫頭到底年幼,有些惶恐的囁囁道:“上次你和爸聊天,我聽到爸爸說郭歌郭歌的,你說什麼小七斤,還說他入學考試考出了武江的奇蹟分數來著。”

“上次你爸爸來哄你睡覺,你在裝睡?”謝富麗臉頰泛起一絲紅暈和惱羞。她可是在和郭小洲聊天後,做了一些少兒不宜的事情,“小魔王”要是看到了……

小丫頭很敏感的連忙舉手,“我什麼都冇看到……”

“啊……你……”謝富麗簡直不知道拿這個閨女怎麼樣好。現在小丫頭才11歲,她就有說不贏她的征兆,要是再過幾年,她這個當媽的豈不是小傢夥手中的麪糰兒。

“媽媽真生氣了。真的生氣了。”謝富麗暗歎,她當年可是管理上千萬人的地級市都冇有這樣無助。可就是拿這個小丫頭冇任何辦法。

“彆生氣嘛,媽媽,千柔的大寶貝媽媽,彆嘛!”小丫頭一邊嗲嗲一邊用小身體磨蹭著謝富麗。

謝富麗被瞬間破招,她看了看四周,無奈的小聲說:“我的小祖宗,有些事情,暫時不能讓你知道。”

“因為我年幼不懂事嗎?”小丫頭仰脖問,“我想知道,那個郭小哥哥知道有我這個妹妹嗎?他知道小可嗎?”

“郭歌也不知道……你爸爸決定等他上了大學,再成熟些告訴他。”謝富麗皺眉頭,心情複雜,要是將來小魔王知道她還有兩個更小的小妹妹小弟弟,我怎麼才能解釋得清楚啊……

小丫頭馬上開始計算時間,“等小哥哥上大學,應該是明年夏天的事情,我倒時也可以讀初中了,都成熟了嘢!老爸倒也不傻嘛!隻是這樣瞞著我們真的很好?”

“你爸爸也有苦衷的……”

“好了好了,媽媽,彆擔心,我懂事的啦!關係到爸爸的身份嘛!我不僅不會漏嘴,我還會約束小可,嗯!她嘴巴不嚴實,如果曝光,小可是危險之源。”

謝富麗望著小魔王苦笑。

這日子,苦惱而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