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歐朝陽家裡出來,周永青請示郭小洲,是不是馬上返回陸安。

郭小洲一看臨近中午,他說先在順山找個地方吃了中飯再返回陸安。

張翔對順山比較熟悉。他駕車朝順山一家小有名氣的餐廳駛去。

郭小洲在車上拿出電話,給甘恒打了個電話。

來了順山一趟,不去看望下甘子怡的長輩,實在說不過去,打個電話問候一聲也免於兩人將來見麵難堪。雖說甘恒在順山冇有多大實權,但看著甘子怡的麵上,表麵禮節是要給的。甘子怡為他付出了多少,他心裡清楚。

電話還是甘恒的秘書徐家成接的。

雙方都很客氣。

徐家成很委婉的說,甘市長去企業調研,問郭小洲什麼時間返回陸安,還說郭小洲有時間的話,他代表甘市長請郭小洲吃個便飯等等。

張翔駕車在車流中穿行。

一輛紅色的半舊摩托車跟在他們的車後。騎摩托車的男人穿了一件寬鬆的黑色圓領T恤,黑色運動長褲,帶著黑色摩托頭盔。騎車男人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前麵的轎車,即使在紅綠燈路口停車時,他的雙腿似乎有些緊張地左右交替著撐地。當前麵的車輛啟動時,他的摩托車總是第一時間急促地跟上,但又似乎刻意保持著速度,始終冇有超越。

在順山市市中心有一條小吃街,街道不長,兩旁密密麻麻全是各種招牌的餐廳。

張翔把車停在一家餐廳門前。

和往日一樣,周永青第一個下車,殷勤地替郭小洲打開後排車門。

郭小洲下車後,有些疲憊地揉揉眼睛,剛邁腿時,一陣摩托車引擎的轟鳴傳來。

周永青和郭小洲不約而同回頭看去。

一輛黑色的摩托車疾停在他們身後三米處。

周永青眼神射出一絲反感,現在的小青年真不像話,在人流密集的街道上疾停疾行,完全不遵守交通法規。

郭小洲撇了一眼後,便轉回臉。和周永青並肩朝餐廳大門走去。

此時,張翔下車,眼睛不經意中看了黑色摩托車車手一眼,摩托車手的屁股微微抬起,但冇有完全離開車座,他的右手伸入懷中,腰部陡然間挺直。

然後他的右手舉起一把黑色的手槍。

張翔剛走兩步,耳朵裡聽到細微的“哢嚓”聲,對於這樣的聲音他並不陌生。槍支保險打開的聲響。

隻是退伍多年,他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幾乎兩秒鐘後,他驀然回頭,看到摩托車手的手槍對準郭小洲的背心……

張翔臉色劇變,大聲尖叫一聲,“縣長快躲開……”然後他用力朝摩托車手投擲出手中的車鑰匙。

郭小洲和周永青驚訝地回頭,看到的是黑色的手槍槍口。

“砰!”手槍發出劇烈的轟鳴。

不知道是不是槍手本身緊張還是槍法欠準的緣故。

這一槍從郭小洲的肩頭擦過,射在對麵餐館的玻璃上,玻璃炸裂,然後是餐館裡的數聲驚叫聲。

郭小洲第一反應是呆愣,第二反應是逃跑。

他和周永青分頭向餐館猛衝。

摩托車手的手槍再次發出聲響。

“砰!”郭小洲的右肩部位濺起一絲血花,強大的打擊力和前衝的慣性使得他踉蹌前撲倒地。

也就是他的倒地使得他逃過一劫。

第三槍再次打空,擊中了餐館的收銀台。

但很快第四槍響起,郭小洲倒地後,逃生的本能驅使他一個側滾,但子彈還是擊中他的腰部。他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無力地匍匐在原地,無法動彈。

摩托車車手的頭盔玻璃麵罩下那張靜止得略顯木訥的臉上,閃過一絲激動,很快又消失。他眼中顯出瘋狂和決心,再次瞄準郭小洲的脊背,他有十足把握,這一次郭小洲即使不死也隻剩下半條命。

就在他扣動扳機的瞬間,張翔大吼一聲,舉起街邊的一輛自行車,朝著摩托車手扔了過來。

“砰!”槍聲再次響起。但由於摩托車手要躲避飛扔過來的自行車,槍口偏離目標,斜射在另一家餐廳的木門上。

正當他舉槍再次瞄準郭小洲之時,張翔怒吼著朝他猛衝過來。

此時他有兩種選擇,繼續朝郭小洲射擊。但隨後不可避免地被郭小洲的司機纏住,逃不了被現場抓捕的下場。

還有一種保險的選擇是,先射殺這個司機,然後再搞定郭小洲。

摩托車手選擇的是第二種選擇。他移動槍口朝猛衝過來的張翔射去。

張翔一個右滾倒地避讓。子彈打空。

摩托車手再次舉槍朝郭小洲瞄準時,周永青眼疾手快把街道邊上的一塊施工標示鐵牌移到郭小洲身前,他也趁機鑽到鐵板之後。

摩托車手連續射出三槍,子彈擊中鐵板發出沉悶的聲響。

這時,遠方傳來警車的嗚鳴聲。

摩托車手恨恨地發動摩托車,呼嘯著朝街邊的小巷裡疾駛而去。

張翔起身追了兩步,聽到身後傳來周永青的疾呼,“郭縣長,郭縣長……快報警,叫救護車……快……”

餐館裡也傳出哭聲,“死了,死人了……”

張翔臉色慘變,飛身趕回郭小洲身邊。

…………

…………

摩托車手駕駛著摩托車在巷子裡飛快的穿行著,沿途撞到不少路人,惹來一陣陣大罵聲。他全然不做任何停留。

五分鐘後,他來到一條無人的小巷,看到巷子邊有個垃圾桶,他把車停下,快速脫掉頭盔和身上的衣服。

原來他早有準備,黑色的圓領T恤裡邊是一件白色的短袖襯衫,黑色的運動長褲裡邊還有一件藏青色西褲,然後脫掉運動鞋,穿上備用的輕便皮鞋。

把換下來的衣服和手槍一股腦扔進垃圾桶。

離開前,他特地冇有抽出摩托車上的車鑰匙,頭盔放置在座位上,然後大步流星跑出小巷。

穿過了兩個巷子,外麵的一條不怎麼寬的舊街。

街道上冇多少行人,但是他的運氣很好,一輛綠色的計程車行駛過來。

他立刻招手。

上車後,他儘量不讓自己發出粗重的喘息。

“去順山第一公園。”

司機看著他渾身被大汗濕透,好奇地問了句,“今天的溫度不高啊,你怎麼熱成這樣?”

他緊張的說,“有點急事,跑了一會,趕時間。”

司機見怪不怪地啟動汽車。

而就在他離開巷子垃圾桶兩分鐘後,一個嘴裡叼著煙,罵罵咧咧的男人從一個門裡鑽了出來。

大概是打牌輸光了錢,他一邊走一邊罵:“你們***等著,老子去拿錢來翻本,老子不信總這麼背。”

氣呼呼走過摩托車後,他突然停腳回望,看到摩托車上的鑰匙,他臉上一喜,左右看了幾眼,不像是個“籠子”,於是他試探地騎上車,扭了一把車鑰匙,然後帶上頭盔,轟起油門,歪歪扭扭駛出了巷子口。

話說這個倒黴鬼騎這摩托車上了路後,筆直地朝城郊的一個摩托車修理鋪駛去。他尋思著,這輛車雖然不新,但牌子過硬,怎麼著也能賣個千八百快。算是能彌補今天牌桌上的損失。

摩托車上了大街後,很快被監控探頭髮現。

於是,幾輛警車和交警的摩托車很快出現在他車後。由於在通報中這個疑犯攜帶槍支,極其危險,車輛並冇有靠得很近。

偷摩托車的男人聽到警笛,回頭一看,好幾輛警車緊追不捨,他心中頓時暗暗叫苦,尼瑪不就偷了一輛摩托車嗎,公安搞出這麼大動靜?

好在這些警車一直和他保持距離。

而他的前方大街上,突然出現一排路障和大隊荷槍實彈的警察。

偷車賊鬱悶得想死,我擦……值得玩這麼大場麵嗎?

他現在開始後悔自己貪圖小便宜了,看到右側有條小巷子,他不顧巷子有個水果攤擋道,猛轉彎,朝巷資駛去。

後麵的警車向指揮中心彙報,“呼叫指揮中心,疑犯騎車逃入複興三巷,這個巷子隻有兩個出口,請堵截另外兩個出口,確保捉拿疑犯。”

偷車賊騎車衝入巷子後,第一時間扔掉給他帶來天大麻煩的摩托車和頭盔,朝著另一側出口逃竄。

五分鐘後,在另一個出口,十幾名警察把舉槍瞄準他,大喊,“疑犯立即舉手投降,否則開槍……”

偷車賊聽到一道道保險打開的聲響,望著黑洞洞的槍口和防暴警察們,他頓時嚇得尿了褲子,當即舉手跪地,顫聲道:“我投降……彆開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