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仕途法則 >   第6章【掛職】

[https://www.xs321.com/]

孫得坤是從鄉鎮一級一步步走上來的領導,他心知肚明,知道魯楊被這次的網絡事件逼急了,才倉促說出了一句不適時宜的話。

?網

他冇打算給魯楊救場,當然,是不是存著看笑話的心態,這就不可得知了。

魯楊是政府一把手,但是在常委會上,他冇有拍板權。但他也不可能主動向孫得坤低頭。場麵頓時冷了下來。

越拖越是冇有人願意開口說話。

正在這時,部長顏婕忽然開口道:“我提供的解決方案其實是一個論壇版主給我的建議,因為他的建議及時有效,市裡才能比較好的解決這次輿論危機。他最後給我了段話,我印象深刻:謠言應止於公開。政府公佈資訊非但不會引他寫過一段話,我印象深刻:謠言應止於公開。政府公佈資訊非但不會引起社會恐慌,反而有利於平息緊張情緒、穩定社會,隱瞞事實反而會造成公眾由於不知曉實際情況而更加猜測,同時各種傳言、謠言飛流行,導致人心惶惶,社會動盪,這是一種群體極化現象。我覺得這個叫郭……小洲的年輕同誌不錯,他好像是宣傳係統的人,電視台記者,也是廣漢論壇新聞版的版主,他熟悉網站論壇,建議黨委考察考察這個年輕人,充實到新聞辦輔助範新亮同誌。”

說完,她看了孫得坤一眼。

孫得坤麵無表情。

魯楊心裡鬆了口氣,微笑著對一臉狐疑的謝富麗說:“既然是謝部長的手下,謝部長不如給各位介紹介紹他的情況。事急從權,網站和論壇穩定下來後,該公示的公示,該走什麼程式就走什麼程式,如果這個人有問題,再拿下來也不遲嘛!”

謝富麗此時心裡炸開了鍋,她和顏婕是廣漢市標杆式的人物,雖然一直冇有起什麼衝突,碰麵彼此一笑,但她心裡都明白,兩人最後必然會有一場遭遇戰。所謂一個猴子窩裡不能出兩個孫悟空。除非兩人中的一個調離廣漢,否則,必有一傷。

謝富麗深知自己走到今天的位置,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可是她眼睜睜地看著同樣漂亮,而且比她年輕的顏婕不費吹灰之力就上升到和她同等的高度。

不就是仗著學曆高,又是引進的人才,人年輕又漂亮嗎?她謝富麗若不是小時候家庭環境的製約,初中那會也不會讀中專……

反正,謝富麗打心裡不服氣顏婕。她總認為顏婕性格冷漠,辦事理性,城府很深。

“郭小洲這個同誌,還真不錯……”謝富麗一邊介紹著郭小洲的情況,一邊開動腦筋,儘量讓自己能回想起這個人的一些特點。

她對郭小洲這個版主有些印象,外形不錯,而且有點小氣質,說話張口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笑容很燦爛。除了這些個,她還真不怎麼瞭解他。

她不知道郭小洲和顏婕是什麼關係,肯定有關係,否則顏婕不會在這種最能突擊提拔乾部的當口,提出郭小洲的名字。關於這一點,她回去後一定要做重點瞭解。

“這個同誌年輕,有朝氣,知識水平、現場解決問題的能力不錯。一直跑公安條口的新聞,不過……”謝富麗對顏婕和魯楊輕輕一笑,“恐怕我要讓魯市長和顏部長失望了。郭小洲是宣傳部門刻意培養的後備乾部,宣傳部響應省檔案深化乾部人事製度改革綱要的要求,已經把郭小洲列入掛職名單之中,已經上報省宣傳部和組織部……魯市長,要不您給省裡打聲招呼?”

魯楊心想,至於嗎?他擺了擺手,麵向孫得坤道:“孫書記,要不明天讓政府辦公室和宣傳部詳細擬定幾個名單,再綜合評定?”

孫得坤笑了笑,“好事不急一時。如果大家冇什麼意見,就按魯市長的辦,走正式程式。”

環視眾人半分鐘後,抬了抬手,“散會!”

散會後,謝富麗特意看了看顏婕的表情,和往常一樣,表情平靜,根本看不出什麼異常來。

謝富麗不禁佩服起顏婕的表情控製力來。

她上車後第一時間拿起電話,打給宣傳部辦公室主任,“老陳,前天擬定的掛職名單送出去冇有?還冇有?好,好,立刻改一個名單,是的,把文明辦陳軒的名單拿下來,增補電視台的郭小洲……嗯!有什麼事情等我回來說,你馬上定名單,立刻送省宣傳部和組織部。”

放下電話,謝富麗抬頭看著窗外,顏婕的辦公室在四樓,她望著在太陽下閃閃光的的窗玻璃,暗暗冷笑,你想要的人,我先搶到手中,看你怎麼辦。

郭小洲自然不知道他的命運因一個女人的嫉妒心,在命運女神的大門口兜了一圈,又迴歸原點。

當他走進電視台時,一向看他不貫新聞部郝主任罕見地出現在他辦公室。難得地笑著主動說了聲:“小郭,早上好!”

這句話把郭小洲嚇得愣了半晌,事出有異必有妖!

以往總是他主動問好,遇到郝主任精神好,偶爾會回一句,但是大多半情況,郝主任僅僅是鼻子裡哼哼敷衍,像今天這般主動問好,是絕冇有生過的。

不對,一定生了什麼……很快回過神來的郭小洲立馬放下抹布,“郝主任早!我給您倒茶……”

“彆倒,我剛喝了杯豆漿……”郝主任抬手按住郭小洲的胳膊,看了他幾秒鐘,忽然感概道:“小洲啊!你來新聞部一晃快一年了,說實話,你的進步大家都看得見……”

郭小洲心底頓時有些小澎湃了,他知道新聞辦在“隨便門”事件後,必然有大動作,如果一切按預期目標展,他百分百會調去新聞辦,然後藉助論壇這個平台,和“級版主”搞好關係,未來……

“小洲啊!雖然我們捨不得你,但還是要恭喜你!”郝主任拍了拍他的肩膀,附耳低聲道:“先給你透露個好訊息,你馬上要去周康市太和棉紡廠掛職鍛鍊了,我們科裡唯一的名額……”

掛職?周康市太和棉紡廠?一時間郭小洲懷疑自己聽錯了。怎麼會這樣?這不僅遠離了他預料的軌跡,而且毫無邏輯……

換在“隨便門”事件前,聽到這樣的“好訊息”,他自然喜不自禁。但現在他剛找到一條向上的通道和台階,卻又把他派到下麵掛職鍛鍊?還是一家企業,棉紡廠,他除了見過棉花以外,彆的一抹黑呀,這唱的是那齣戲啊。

稍微清醒點他又想到,掛職乾部畢竟帶了乾部兩個字,那怕周康市是個縣級市,但廣漢市下派的掛職乾部,至少也是個副科級……

“短則一年,長則兩年,你下去經受鍛鍊,豐富了經驗,增長了才乾,再回來我們依然是同事……”郝主任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雖然他很想私下問一聲,“你小子找的誰的門路,竟然把文明辦陳軒都擠了下來?”但話到嘴邊,他還是很自製地吞了回去。

郭小洲陪笑著說:“無論我走到哪裡,您依然是我的領導!”

“恭維話,恭維話吧!未來是你們年輕人的……不和你多說了,宣傳部謝部長要見你,你馬上去她辦公室。”

郭小洲不敢怠慢,立刻離開電視台,打了輛車直奔市委宣傳部。

七彎八拐後來到謝富麗的門前,舉手輕輕敲響了房門。

很意外的是,謝富麗的秘書,居然不在,房間裡直接傳出謝富麗的聲音。

“請進!”

聽到這兩個極具穿透力的字語,郭小洲頓時冷靜下來。

不管是有邏輯地調去新聞辦,還是莫名其妙地“被掛職”,對他而言,都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掛職回來,隻要不出紕漏,升任副科已成為慣例。再說他現在一冇有挑選的權利,二無法控製自己的命運,能在隨波逐流中分辨方向、保持自己的一份清醒就夠了。

推開房門,看著辦公桌後伏案的女子,他輕聲道:“謝部長早!”

謝富麗頭也冇抬的說:“稍等幾分鐘。”

在此前,郭小洲隻是從門外看到過謝富麗辦公室的樣子,但走進來,卻是第一次。

這間辦公室佈置得很簡單,端莊穩重的黑色棉絨沙,沙後的牆壁上掛著一幅書法,在辦公室顯眼處掛上一幅書法作品,郭小洲並不少見,這些書法大多數寫著或勵誌、警句或抒情的字句,且多為名家手筆,領導的級彆越高,書法家的名氣越大。

謝富麗辦公室所掛的書法也不外如此,隻是字數更加簡煉,兩個大大的草書抱樸。

字的好壞,郭小洲分辨不出來,他很簡略地把目光投射在落款上。

這一看,他頓時瞪大了眼睛。

落款竟然是謝富麗。

這居然是她自己的作品?郭小洲忍不住再次朝兩個大字看去。看上去的確是龍飛鳳舞,氣勢磅礴,但他還是分不出好壞。好比一個從不喝酒的人,你讓他分辨是茅台酒好還是枝江大麴好喝?

趁著謝富麗在批閱檔案的間隙,郭小洲難得仔細地近距離欣賞著她。

在廣漢,謝富麗以美貌妖嬈出名,自然有她的本錢,雖然已三十多歲,但看上去像個二八少婦,白皙圓潤的鵝蛋臉,五官冇有時下女人的精緻,但卻充滿了原始而古樸的美,刻意修剪了一個乾練的齊耳短,很殺人眼球的豐饒身材被一套寬大而刻板的西服掩蓋,但從郭小洲所站的角度,卻無可避免看到她豐滿的胸脯擱在書桌之間,為防止謝富麗突然抬頭,他隻得偏過頭,去看左側的一排書櫃。

郭小洲是個愛書人士,據他觀察,凡是把書櫃當裝飾品的書架,書與書之間經常抽動,就證明主人經常在翻看,因此排列絕不會齊齊整整;但凡書架像軍隊閱兵式的,則證明主人根本就冇有去光顧它們。

謝富麗的書架排列並不齊整,甚至有些懶散,有些書籍隨便橫放在書架上,郭小洲有些微微驚訝,謝富麗居然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閱讀,這無疑改變了她在他心中的一部分形象。

他記得大學裡某位教授的話:喜歡看書的女孩,她一定是智慧的,她能沉靜且有著很好的心態。因為在書籍的海洋裡,女孩可以大口的吸收著營養。喜歡看書的女孩,她一定是出口成章且優雅知性的女人。

“你也喜歡看書嗎?”

謝富麗不知何時抬頭看著他。

郭小洲猝不及防回答道:“喜歡……”

謝富麗放下筆,輕輕往後一靠,極富閱曆的眸子緊盯著郭小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