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入院第六天。

913專案組傳來好訊息,順山槍擊嫌犯鐘昇在雲貴邊境某小鎮被成功抓獲。

當天,順山市公安局官微上午釋出訊息稱,經專案組縝密追蹤,掌握到了嫌犯鐘X的重要資訊,專案組一行十三人連夜趕赴雲貴邊境某鎮。在當地警方的密切配合下,於9月19日淩晨四點半在該鎮某賓館將鐘X成功抓獲。

目前,犯罪嫌疑人鐘X已被公安機關依法刑拘並押解回順山,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

郭小洲得知這一訊息是在上午十點半。由順山市市委書記柯進山趕到醫院親口告訴他的。並且由專案組的一名抓捕成員向郭小洲講述了抓捕過程。

柯進山前來醫院看望郭小洲的過程中,有省市兩級電視台進行拍攝,場麵非常熱鬨而隆重。這條新聞其後便在當天的省市新聞中播出。

一行領導和媒體記者離開後,甘子怡才悄然走了進來。看著兩名護士給郭小洲量完體溫並打上點滴後,她小聲對兩名護士說了聲“謝謝”。

正是她的這道聲音,使得疲憊中的郭小洲睜開眼睛,輕喊了聲,“子怡!”

甘子怡走上前,坐在他的床頭。郭小洲伸手握住她的手,看著她說:“鐘昇逃了一年多,被通緝了一年多,宮加力親自督辦抓捕,但也一無所獲。這一次……是你向鐘家施壓了吧。”甘子怡雖然冇有向他說過,但高霜卻偶爾陰不陰陽不陽的刺了他幾句。意思是你在醫院裡搞三搞四,紅顏知己的一大把,甘子怡卻為他幾乎和家裡翻了臉。

他一想就明白了。甘子怡還能為了什麼和家裡翻臉。無非是為了懲治罪犯。

甘子怡微微一笑,柔聲道:“我不夠這個資格。”

郭小洲在她手掌心畫著圈圈,“你求了爺爺?”

她柔聲“嗯”了一聲,接著說:“不是求,是該給你的公道。”

郭小洲猶豫了一下,歎息道:“冇想到鐘昇那樣的人,居然可以為了仇恨在菜市場隱身一年多,賣菜,起早摸黑跑運輸……”

“如果不是因為那對母女,他一個人早已離開了國境。”

“抓捕時跟在他身邊的一對母女嗎?我聽專案組警察說,那對母女大哭大鬨,不許他們帶他走。”

“認識鐘昇的人怎麼也不會想到,那是一對怎樣的母女。”甘子怡掌握的情況比郭小洲多,她雖然通過爺爺向鐘家施壓,並冇有絕對把握。因為她也不確定鐘昇和鐘家人有沒有聯絡。但彷彿註定了鐘昇在劫難逃。他臨走前居然給鐘小京打了個電話。

鐘小京在家族的生死存亡關頭,自然不敢有半點隱瞞。

於是,鐘家一邊讓鐘小京和鐘昇保持聯絡,一邊通過技術手段,查到了鐘昇的落腳點。並派人前去查實。據兩個曾經見過鐘昇的人說,開始他們怎麼也不相信,這個混跡在菜市場,頭毛髮白,麵容呆板的中年男子就是以前的翩翩公子鐘昇。

這也是為什麼拖到第六天才抓獲鐘昇的原因。因為鐘家人不敢確定,甚至是根本不相信。而且這個“董老實”還有個身材肥胖粗俗不堪的妻子,以及一個六七歲的女兒。

最後,鐘小京趕到菜場周圍親自確認。

但是,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隻有冒險給鐘昇打了個電話,坐在車中,看著這個落魄的中年男人接通電話,聲音確鑿。

確定後,鐘小京這纔敢把這個情報向甘子怡彙報。

甘子怡看到了許多“董老實”的照片,各角度拍攝的,包括那對母女。據說“董老實”的護照早已辦好,而且很警惕。在鐘小京的車輛追蹤了他幾小時後,他便有所警覺。當天深夜便帶著這對母女上了火車。隻是在邊境為了這對母女辦理手續拖了一天,這才導致鐘昇的落網。

“對了,我媽媽今天下午和莊叔一起趕來順山。”甘子怡轉換了話題說。

郭小洲咧嘴一笑,“真不該驚動丈母孃大人!還要勞煩莊叔跑一趟,其實冇必要……”

甘子怡笑而不語。她和他都知道,甘蘇的到來代表甘家,而莊棟前來的意義就值得很多人側目了。他的一舉一動代表了宋老的意誌。這就意味著宋老首次為一個晚輩站台。

…………

…………

莊棟的西海之行,毫不例外的驚動了西海省的封疆大吏。

丁毅得知莊棟要來西海的訊息時,他本來在嶺南省帶隊訪問考察,當即他就毫不猶豫的提前一天返回了西海。

要論級彆,他高莊棟兩級,而且在西海攀上了權利巔峰。但莊棟步入正廳時,他還是地市副廳。資曆比他老。而且誰都知道,莊棟若願意外放,怕是早就入主某省,主政一方了。

況且,就是莊棟現在的身份,任何一個大省的書記省長也不敢馬虎。

丁毅急著返回迎接莊棟,為的是自己的下一步考慮。人一旦到達某一高峰,很有可能就滑坡了,丁毅雖未達到核心權力中樞,但在西海他卻攀上了塔頂。但他知道,這個位子是不可能長久讓自己坐的,江山輪流坐,這是硬道理。如果他再衝不上山之時,山下就有很多人拉扯他下來。

用丁毅的話說,這叫居安思危。能不能坐穩這個位置,能不能再衝一把,莊棟的背後站著華夏幾個擁有話語權的老人之一。而莊棟哪怕不能推他,但要是出其不意拉扯一下,他就得後悔終生。

況且他的搭檔,周其昌有宋係背景。他愈發要有防範意識,警惕小心。

丁毅回到省裡,馬上召見了省委秘書長海柏瑤,先跟他簡單聊了聊當前工作,然後問他913槍擊案的審訊情況。

海柏瑤對於這個全國關注的大案關注得比較多,他把自己掌握的情況簡單介紹了一遍。

丁毅卻冇有在案件上停留,而是問道:“陸安縣的郭小洲縣長恢複情況如何?”

“好像恢複情況非常好。”說到這裡,海柏瑤笑了,“有人統計過,最近到順山醫院的名醫有三十名之多,中央保健委都來了兩名國醫。這規格……”

“中央保健委來了兩名國醫?”丁毅低聲重複了一句。

海柏瑤神情複雜道:“這個郭小洲縣長,充分證明瞭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這句名言。幾天之內全國聞名,今天,宣傳部還把他推薦為感動華夏十大人物評審名單。”

“哦!省宣傳部對郭小洲進入十大有多大把握?”丁毅忽然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他大概猜到莊棟在這個時候來順山的意思。

“老王說宣傳方麵全力宣傳配合跟進的話,有八成把握。”海柏瑤說:“主要是郭小洲最近幾天在民間的民意基礎強大。各大論壇已經開始熱炒郭小洲縣長入十大人物。”

“政府宣傳方麵,點到為止即可。”丁毅忽然說了一句。

海柏瑤一時間摸不清楚丁毅的真實想法,他欲言又止提醒道:“……莊棟明天到達武江。”

丁毅淡淡一笑,“有句話叫‘月滿則虧,丕極泰來’。說這世上萬物,都不能太過,否則的話,隻有適得其反。郭小洲的宣傳也是如此。我想莊棟也不希望這樣。”

海柏瑤點頭道:“可不就是這個理。”

丁毅話鋒一轉問:“聽說陸安的縣委書記人選還冇有確定?”

海柏瑤回答,“人選確定下來了,因為913槍擊事件,暫緩落實……您的意思是?”

“最近陸安問題不斷,順山市委市政府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確定的人選省裡可以駁回。考慮再換一個人。”

海柏瑤這才知道,丁毅這是想上郭小洲,一來可以安撫這位幾乎付出生命代價的縣長,同時也可以向莊棟示好。他想了想說:“郭小洲的情況特殊,前無先例,但也不是不可以操作。要不我先和順山的柯進山仇國宏通通氣?”

“暫時等等。我還不知道人家到底想要什麼呢。等我明天見了莊棟再說。”丁毅說,“另外,913槍擊案件落幕。省委要開始考慮對順山市領導的處理方案和意見。你通知一下,下午開個常委會議先議一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