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3日上午,陸安縣召開全縣領導乾部大會。順山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孫庭出席會議並作講話。會議由陸安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辛福主持。

會上,市委組織部部長孫庭宣讀了《順山市委關於陸安主要領導調整的決定》。

“根據工作需要,省委市委決定,郭小洲同誌不再擔陸安縣縣長職務,擬任順山市陸安縣縣委書記職務,同時提名免去其陸安縣人民政府縣長職務。”

除了主席台上的一乾縣委常委,會場一片嘩然。

這個宣佈太突然了。這段時間一直在熱炒白擁民擔任縣委書記,好多乾部都開始提前走門路,套近乎,打基礎。

不是板上釘釘了嗎?劇情大逆轉?

許多人甚至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剛纔說誰擔任縣委書記,郭小洲?”

“不是白擁民嗎?怎麼會這樣……”

“稀罕,稀罕呐!陸安縣可是又破了個記錄,郭小洲代縣長不到三個月,便升任縣委書記,國內都冇有這個先例吧。”

“白書記呢?”

“你們冇發現,白書記今天壓根就冇到會。”

“我也感覺奇怪,白書記居然冇參會……”

市委組織部部長孫庭不動聲色地停頓片刻,等台下的一輪聲停在,他再次宣讀,“另外,順山市委決定,白擁民同誌不再擔任陸安縣縣委副書記職務,另有任用。”

台下再次躁動。

這是什麼節奏?白擁民去職,另有任用。按常規來說,另有任用多半是升遷或平級調動。那麼白擁民到底是平級調動還是升職呢。

孫庭強調:“這次陸安縣委縣政府領導班子的變動,是市委充分考慮陸安領導班子結構,從全市全縣工作大局出發,根據陸安發展穩定的工作需要,經通盤考慮、慎重研究決定的。這充分體現市委對陸安縣領導班子建設的高度重視和對陸安工作的肯定。長期以來,特彆是近幾年來,在陸安縣委、政府的正確領導下,縣黨政領導班子始終團結和帶領全縣廣大乾部群眾,解放思想,銳意進取,改革創新,真抓實乾,認真貫徹落實市委市政府的重大工作部署。特彆是陸安新能源汽車基地的啟動,有力的填補了我市新能源的產業空白……”

“當然,問題也不是冇有。特彆是在環保生態上,陸安要走的路還漫長。”孫庭說:“我相信,在新領導班子的帶領下,在諸位的努力下,不遠的將來,這片充滿生機的熱土將會煥發出更為嶄新的容顏,一座‘生態新能源城市’將展現在我們麵前,而每一個為陸安建設付出了辛勤汗水的人,必將會載入新區輝煌發展的史冊。”

常委們帶頭鼓掌。場下也響起一陣陣掌聲。

這場會議由全體在職擔任過縣級正職領導的老領導,縣人民政府黨組成員,各鄉鎮(管委會)書記、鄉鎮長,縣直正科級單位和中央省市駐陸安單位黨政主要負責人等參加。可以說是精英薈萃。

但偏偏最應該出席的兩個人卻冇有出現。

郭小洲情有可原,人在醫院治療恢複期間。

白擁民呢,他去哪兒了?

他此時正等候在農業廳廳長關祥興的辦公室外,等待接見。

他現在徹底明白了什麼叫“冰火兩重天”。一天之內,他從天堂跌落低穀。他甚至有做夢的感覺。噩夢!

昨天,市委組織部部長孫庭打電話請他去順山。他一時間欣喜若狂,應該是進入正式談話程式了,然後是一個星期的公示期,再然後,他就徹底坐穩陸安的一把手位置了。

他等的已經急不可耐了。

他興沖沖地趕到順山市委辦公大樓,喜氣洋洋地對每一個人點頭微笑。但他冇想到的是,孫庭卻給了他最沉重的一擊。

“擁民同誌,我代表市委通知你……”

白擁民還在笑,他甚至想好瞭如何應答的話,然而聽著聽著他霍然色變。眼睛直愣愣地盯著孫庭,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經市委研究決定。郭小洲同誌不再擔陸安縣縣長職務,擬任順山市陸安縣縣委書記職務……”

“白擁民同誌不再擔任陸安縣縣委副書記職務,另有任用。”

不再擔任陸安縣縣委副書記?這句話冇有問題,在他的意料之中,隻是次序錯誤,而且名字錯誤。應該是他,為什麼變成了郭小洲?

“擁民同誌,你也不要有什麼想法和包袱。領導班子是經過認真考慮才下的這個決心。你在陸安的工作大家都看在眼裡,原本讓你挑擔子就是因為你積累了豐富的工作經驗,能夠獨當一麵開展工作。但是,你也不要因此灰心。黨組織希望你繼續發揮優勢,主動作為,把心思和精力放在工作上。也請你放心,我們會儘一切可能為你施展才能提供機會、創造條件、搭建平台……”

白擁民腦子裡迅速跳過幾個問號,旋即,又像清醒過似的,他直言不諱問,“為什麼是郭小洲,我如果記得冇錯的話,他頭上代縣長的‘代’字還冇有拿掉……”

孫庭不慌不忙道:“建設陸安新能源基地是市委、市政府落實‘順武廣經濟走廊感念區’和省委關於區域發展戰略的重大舉措,全市人民熱切關注,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寄予很大的期望,提出了很高要求。產業立縣、高科技振興、區域輻射更需要開拓型乾部。選派年輕的知識型乾部到最重要的崗位,充分表明瞭市委、市政府對陸安的極大關心和支援。”

孫庭親自給他新增茶水,語重心長道:“你也知道,現在縣委書記的選拔任用,要按程式報經省級黨委常委會議審議。市委隻有舉薦權。”

白擁民心裡暗罵,這種官腔老子也會打。什麼年輕化,知識化,還不是你們一句話。

他又問了一句話,“我的位置呢?”

孫庭說,“市委正在研究中,不要急。先放鬆休息休息。”

後來他幾乎冇聽清楚孫庭說了些什麼。直到離開,他都不能理解,為什麼會突然逆轉?是他自己太自以為是,得到訊息後冇有‘行動’。送錢?外界都說誰送得多誰能得利,那是不瞭解情況的人在瞎傳,官場不是地商業界,官位也不像某一塊地,可以明碼標價、互相競標,最終誰出價更高誰得手。官場中到了縣級正職一把手的高度,比拚的絕對不是錢,而是權利背後的東西。

令他想不通的是,他壓根都冇跑。餡餅就砸中了他的腦袋。他就是想去‘行動’,也找不著對象啊!

走出市委大樓的瞬間,他驀然止步,是郭小洲撬了他的牆角。一定是。郭小洲是唯一的得益者。是郭小洲開啟了超級人脈,於是,他成了墊腳石,笑料。

他確定。

當天,他乾脆留在順山,跑動所有能跑的資源。

吃一塹長一智,白擁民在行動,也在總結,為什麼到手的蛋糕飛走了?是他自己過於樂觀。他現在考慮的是新位置新地方。

孫庭話裡的意思再明白不過,陸安高層是要大換血了,而且一切會圍繞著郭小洲來組建。他不僅失去了書記的位置,連副書記也失去了。那麼是不是有可能安排他擔任縣長?

白擁民越想越覺得靠譜。

他一冇犯錯誤,二冇在陸安樹立政敵。上級不可能無緣無故把他就地拿下,卻不給個說法。但是他還是有些想不通,郭小洲還在醫院半死不活,他的擬任通知已經下達,他白擁民還奮戰在第一線,卻突然拿走所有,如果是把縣長留給他,也該通知他了啊。

但是他在順山忙碌了十幾個小時,卻一無所獲。

第二天清晨,他直接趕來省城武江,他想到了一個人,一個雖然離開了順山,卻猶有影響力的人物,前順山市市長、現農業廳廳長關祥興。

他雖然和關祥興冇有特彆的關係,但他的老上級,他的提攜者,前任順山市委副書記和關祥興的關係不錯,兩家還是結了個遠親。關祥興的侄兒娶了對方的一個遠房親戚。

他委托對方聯絡到了關祥興。

關祥興答應見他一麵。

白擁民在關祥興辦公室外等候之時,關祥興接到一份省委組織部下發的乾部公示檔案。他非常感興趣的看著公示名單。

其中,郭小洲的公示名單在第一位。

公示時間從9月23日至10月1日止。公示期間,任何單位和個人均可通過來信、來電等方式向省委組織部反映公示對象在德、能、勤、績、廉等方麵存在的有關問題。反映情況和問題應實事求是,客觀公正。為便於覈實、反饋有關情況,提倡反映人提供真實姓名、聯絡方式或工作單位,我們將嚴格遵守工作紀律,履行保密義務。

落款是**西海省委組織部。

關祥興看完公示檔案,抬頭問秘書,“陸安的白擁民是不是在外麵?”

“是的!”

關祥興眉頭一挑,伸出五指敲擊著辦公桌,忽然道:“你去告訴他,今天冇時間見他。”